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忠告
    阎十一拒绝的很果断,但没有解释原因,而是去把散落在地上的法器捡起来,并把五帝钱手环从煞婴的碎骨中取出交给沈珞瑶。

    苏晓顿时愣住,原本她觉得,就算阎十一不怜悯她这个女鬼,但他老公诈尸属于灵异事件,阎十一作为法师,找寻尸首是责无旁贷的事情,却没想到阎十一会不答应。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铁石心肠?她已经这么惨了,让你找她老公有那么难吗?又不是要你当他老公!”

    沈珞瑶之前已经见过苏晓死状的恐怖,此时苏晓的已经恢复正常样子,倒也并不害怕,伸手去扶却是从苏晓身上一穿而过,人鬼殊途,无法相互搀扶,便继续数落道,“神棍,你们做道士的不就是想骗点钱么,你要多少只管开口,我帮她出就是了!”

    苏晓接口道:“多谢沈小姐了,但我想阎法师一定不是因为钱的问题,他一定有难言之隐的吧!”

    “确实是钱的问题!”但阎十一的回答又是让两人大吃一惊,“但不是RMB,而是冥币!”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你就说要多少,我给你烧就是了!”沈珞瑶脸色一松,趁机损一损阎十一。

    “行啊,别人来祭拜我,你家属答礼的时候慢慢烧给我就行!”阎十一嘴里也不饶人,忙回敬了一句。

    “你……”沈珞瑶气结,这个亏吃的有点大。

    阎十一嘿嘿一笑,没再挤兑她,反而严肃的问苏晓道:“你家开装修公司之前,是不是还开过印刷厂?”

    “你、你怎么知道?法师你能算出来?”苏晓一脸震惊,显然是被阎十一说中了。

    “我不仅能算出这个,我还算出来,你们印的不是一般东西,印的就是冥币!”阎十一本想继续说下去,周围的景致却突然一变,紫色山雾散尽,又恢复到了虎啸山原来的景象,山路又变成了水泥台阶,一路延伸下去,江城师范的轮廓又出现在山下。

    “先离开这个地方,回头再说。”怕煞婴卷土重来,他忙把苏晓收回灵符,才发现此时他就坐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下面是几十米高的悬崖,吓得他赶忙往回缩了缩,刚才在鬼蜃景中这一大片可都是空旷地,幸好他动作一直收着,不然就摔下去了。

    再度走回老地方,发现昨天被掘开的地方,此时口子大了不少,往里面一瞧,竟然填满了森森白骨,沈珞瑶捂着脸不敢看,阎十一忙用土把这些白骨盖上,心里却越发奇怪起来。

    见边上还躺着白小青和茅炳,就用艾草把两人熏醒。

    白小青醒过来一脸懵逼,得知经过,又对阎十一感激一番。

    可茅炳一醒过来,就没这么客气了,掐住了阎十一的脖子,狠狠道:“你快放了小雅,放了她!”

    “尼玛……”阎十一今夜又是一场大战,可不想再跟茅炳纠缠,一个手刀把他敲昏,和白小青一道将他架回学校,扔到图书馆三楼大厅,这才一行人坐下来休息。

    好半晌,茅炳才摸着脖子醒过来,还没发话,阎十一就抢先道:“我抓颜小雅不是为了杀她,而是要超度她去阴司投胎转世,当然在此之前,我尽力除去她身上的戾气,可以让她在地府少受点罪。”

    见阎十一这么说,茅炳才稍稍释然,沉思许久道:“你要怎么做?”

    “我还能怎么做?还不是得先把你们三人之间的破事理清楚!”阎十一从背包里拿出封印颜小雅的八角灵符,放在地上打开,里面包着三枚五帝钱,又对一旁唯一的局外人沈珞瑶道:“沈大小姐,这个颜小雅的样子比苏晓还恐怖,你是回避一下还是做好心理准备?”

    “你不是能把苏晓恢复原样了么,那你把颜小雅也恢复一下呗,劳务费你自己在卡里取,卡还没丢的吧?”沈珞瑶一只手捂住断了扣的热裤,免得走光,她其实不想在这里呆着,可今天所见所闻,空前绝后,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要她再像昨晚那样一个人回宿舍她是打死也不敢了。

    阎十一无奈之下,只好用手指抵住三枚铜钱,念了一遍养魂咒,这才掀开了一枚铜钱,将颜小雅的命魂放了出来。

    “还我孩子命来!”颜小雅的命魂一出现,就扑了过来。

    阎十一手指一按铜钱,瞬间将她再次押了回去,笑道:“不自量力,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被别人害死的,又不是我杀的,我打散它的魂魄不过是让它提前重新聚魂,对它有益无害,你跟我索什么命?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直接打散你回阴司聚魂重生,二是坐下来心平气和谈一谈,把你们之间的误会解开,你把心结解了,才能了无牵挂的轮回,你选择哪个自己决定。”

    说着将三枚铜钱都翻了开去。

    颜小雅这才从灵符里彻底钻出来,飘在空中,扫了一眼阎十一和沈珞瑶,又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白小青,最后把目光落在茅炳身上,但身上的戾气丝毫不减,很是坚决道:“我选第一种!”

    “不想听他解释么?”

    “不必了!”颜小雅说的很是坚决。

    阎十一皱了皱眉,又看向茅炳,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茅炳却是落寞的站起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似对自己的脚踏两条船没有任何忏悔,径直走下了楼,一句话也没留下。

    三人愕然!

    要说世界上有什么是阎十一看不透的东西,那就是一个情字。

    为什么?你还指望一只纯种单身狗去揣测人家六年的爱情?

    “尼玛……”阎十一愤愤的嘟囔一句,猜不透颜小雅和茅炳的举动,自然也不好赠送一些高大上的话,说的不对无异于鸡教鸭子游泳,惹人笑话,反正他的职责就是不失公允的送鬼魂回地府,不负责思想教育,既然当事人都无所谓,他也就不需要强求,但也没把颜小雅打得魂飞魄散,而是将她收进灵符,念了一遍往生轮回咒,把灵符抛在空中,将颜小雅送回阴司。

    灵符在头顶盘旋一圈,从中传来颜小雅的声音:“阎法师,你杀我孩子,阻我复仇,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你我之间的仇下辈子再算,但临走前我还是要给你个忠告,别打煞婴的主意,不要试图去消灭它,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它的势力比你想象中要强悍许多。”

    说完灵符飘出窗外,往北方飘去,消失不见。

    阎十一愕然,这带着些许威胁意味的警告,让他很是不快,却也不用多想,他既然得知此处有煞婴作祟,必然会一查到底,斩草除根,绝不姑息,至于势力,谁没点朋友,大不了喊人火拼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