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破军符阵
    “这话可别乱说,被别人听见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阎十一可管不上沈珞瑶的怨念,在剩下的几张黄表纸上画了几道符,心理作用下,依旧疼得他呲牙咧嘴,画完之后,才放进嘴里吮了吮,止止血,心中突然一凛:“这算不算和沈大小姐间接接吻了?”

    当然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手下不停,将九道符纸以九星顺序排列成一个小符阵,勺柄向外,把破军星位对着涌过来的僵尸,手上不断变化手印,“破军开封,化气为耗,远承七杀,近接贪狼,右弼左辅,有根化禄,连绵不绝,诛邪!”

    咒语念毕,冲在最前面的僵尸已经到了符阵之前,当其中一只僵尸触碰到破军星位的灵符之时,整个符阵立时起了连锁反应,破军两旁的右弼星位和左辅星位上的灵符率先燃起,将最前排的僵尸逼退,接着则是勺口的贪狼星位灵符燃起,由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五个阵位的符咒依次传递火焰,好似传递能量一样,传到最前面的破军星位上。

    破军星位上的灵符火焰爆燃,好似一道烈火流星,朝着涌过来的僵尸群冲了过去,被灵符火焰冲击到的僵尸立时粉身碎骨,化为烟尘,左右没被烧到的僵尸,则被符阵发出的强烈气劲全部震散,倒在地上,胳膊大腿掉了一地。

    一时间,尘土飞扬,骨灰肉沫满天飞。

    这是天机门独有的鬼术破军诀,以右弼左辅双善星为基,借七杀贪狼双凶星之力,横扫眼前所有一切阻隔。

    自四年前阎十一从师叔唐四藏那里偷来了四柱凶煞剑诀,他就一直勤于练习,这破军诀虽然是符阵,却因威力如宝剑出鞘,势如破竹,才被记录在剑诀之中。

    沈珞瑶捂着嘴,瞪着眼,被这威力惊人的一击吓得不轻,要不是青烟所见还以为穿越到哪个仙侠世界了,再度回过神来之时,眼前却不见了阎十一的身影,顿感不安:“他去哪儿了?难道和僵尸同归于尽了?那我怎么办?谁保护我?呸呸呸,我才不要这个神棍保护……”

    另一边煞婴也是惊呆了,它也没想到阎十一这么强,正想伺机偷袭,没想到阎十一却不见了。

    “小朋友,你是在找我么?”

    就在这时,阎十一在它的背后出现,这破军诀除了借九星之力大面积冲阵之外,最高明的就是以南斗六星中的七杀将星为援,乘乱杀入敌军后方,取上将首级。

    阎十一此时就邪邪的笑着,高举勾魂笔,对着煞婴的脑袋插了下去。

    “不要!”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苏晓从灵符中飞了出来,居然不顾危险挡在了煞婴身前,阎十一赶忙偏转方向,擦着苏晓的肩膀刺了过去,但也因这么一变故,没能刺中煞婴。

    煞婴见机往虎尾湖里逃窜。

    阎十一将勾魂笔甩了出去,却没能射中。

    “你干什么?”阎十一大怒,本来他可以将煞婴一击毙命的,却没料到苏晓这个时候会出来捣乱,后悔刚才忘了在灵符上加一道封咒。

    “大·法师息怒,虽然我是被它害死的,但它真的太可怜了,还未出生就死了,还被困在虎尾湖中一千多年,我不忍心……”

    “你知不知道你这回放它走,会有多少个像你这样的女人被害死吗?难道被它杀死的人不可怜?”阎十一没控制住心中怒气,发起火来,“坏人就是被你这样的老好人惯出来的,有多少愚昧的善良,就会有多少无耻的邪恶,你明不明白?”

    “法师,我知道我做得不对……”苏晓辩了一句,“但不论道佛,都讲以德报怨,大慈大悲,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谁都有活下去的权利不是吗?”

    “你一个女鬼还给我上起课来了?”阎十一拧起眉头,站起身来,喝道:“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当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对于伤害你的人,就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算是逆来顺受的佛门,也并非你口中所说的大慈大悲,救人苦难乃为大慈,怜悯众生乃为大悲,它是智慧的,百利众生,而不像你助纣为虐!

    更别说我道家的境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圣人不以感情用事,遵循宇宙大道,才能成为天地,成为圣人。我作为法师,最为重要的责任就是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煞婴本属于冥界,我诛灭它就是送它去该去的地方,就像我现在要送你去阴司一样!”

    “不不,法师,我知道错了,我还不能去阴司!”苏晓跪在地上,不断磕头请求。

    “你觉得有和我讨价还价的理由?”阎十一此时还在气头上。

    “我的天魂还在煞婴手里,魂魄不全,如果法师把我送回阴司,我也不能投胎,只能成为孤魂野鬼!”苏晓道出实情。

    “这个……”阎十一愣住了,知道此话不假,魂魄不全就成了半魂鬼,这种鬼是不能投胎的,只能留在阴司等待聚魂,他作为法师自然不能为了省事就把魂魄不全的鬼送回阴司。

    此时他心里也有些后怕,刚才幸好没把煞婴打得魂飞魄散,不然很有可能连同苏晓的天魂也打散了,可又想到煞婴跑了,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好机会了,便道:“好,我暂且留你在阳间,不过你不能再当老好人了,你要是再敢擅自阻碍本天师捉鬼,我就立即让你魂飞魄散!”

    “多谢法师宽宏大量!”苏晓的神情没有因此缓和,反而更加凄苦道,“我其实还有一件事相求,我之所以还留恋阳间,除了天魂被制,还有一个原因是还没找回来我老公的尸首,想到年迈的公公婆婆没了儿子儿媳,现在连儿子的尸首也没了,我于心不忍,我总该把我老公的尸体找到,既安我的心也能安公公婆婆的心!”

    “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管你老公的尸首?”见到苏晓那逆来顺受的模样,说好听了那叫菩萨心肠,说难听了就是愚昧无知。

    “所以,我才想请法师你帮我这个忙!”

    “不行!这个忙我不能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