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怕疼的天师
    僵尸包围圈外,传来沈珞瑶的叫喊声,她贴了藏身符,这些普通僵尸根本看不到她,她此时惊叫,不用想也知道是煞婴找上了她。

    阎十一赶忙用勾魂笔扫开围过来的僵尸,突围出去,正好瞧见煞婴抓着沈珞瑶的大白腿,往虎尾湖里拖去,沈珞瑶则尖叫着,用手敲打着煞婴的脑袋。

    “用手环!”见沈珞瑶已经被拖到湖边,阎十一赶忙提醒。

    沈珞瑶赶忙解下手环,就像扇阎十一那样,一巴掌将煞婴拍了出去,煞婴那白白的圆脑袋在空中飞行,乍一看就好像一只被拍飞的排球一样。

    “就你这手劲,加入华夏国女排的话,一个扣杀就能把对方打残了!”阎十一摸了摸自己略肿的脸,打趣了一句,将沈珞瑶扶起来,“我的手环好使吧?你现在知道钱花的不冤了吧?”

    “那、那你还、还有吗?给我来一沓!”沈珞瑶都快要哭出来了,“刚才用的劲儿好像大了点,手环打飞出去了!”

    见到沈珞瑶空空如也的双手,阎十一四下里扫了扫,才发现远处煞婴的脑袋上印着五个钱印,五枚大五帝钱深深嵌了进去,红线露在外面,构成一个梅花形状,样子有点滑稽。

    “你你你……你怎么做到的?”阎十一骇然,眼前这个可是千年煞婴,就算是以他的法力都未必能把它伤这么狠,沈珞瑶一介凡胎,居然仅仅凭借蛮力就能达到这种效果,简直不可思议。

    煞婴感受到头上的重创,小手想要把五帝钱扣下来,可一碰到五帝钱就被烫的直冒黑烟,几次尝试未果,它居然恼怒的把嵌着五帝钱的骨肉直接掰了下来,露出来猩红的脑仁,黑血顺着脸颊流下来,染红了半边白净的脸,显得很是违和和恐惧。

    但它似乎也被这五帝钱打怕了,没敢再次冲上来,嘴里嚎叫一声,村子里又涌出来一大波僵尸朝两人扑了过去。

    刚才阎十一已经灭了十几个僵尸,大概还剩下二十来个,边打边跑还是能收拾掉的,可此时加上袁家村里涌出来的,可就不下百个了,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这么下去,就算阎十一有以一敌百的实力也会被累死。

    “咬我一口!”阎十一见情势危急,出人意料的把食指伸到沈珞瑶面前,见沈珞瑶愣在那里,忙又催促道:“咬破我手指,没时间了!”

    “为、为什么?”

    “我没有多余法药了,要对付这么多僵尸,只能用我的天师血!”

    天底下能用来除鬼的血莫过于黑狗血和天师血。

    血为阳,黑狗最佳,黑狗血最为腥臭,腥臭属肺,肺属金,鬼魂邪物属木,强金克木,因此黑狗血可以驱鬼破法。

    而法师乃为人间判官,代天伐邪,其体内的血至阳至刚,修为越深,道箓位阶越高,血的阳气越纯,克制属阴的鬼魂效果越好。

    阎十一虽然还没有被阴司授予天师道箓,但修为早已达到,其体内的天师血正是诛邪杀鬼的最佳法药。

    “那你自己咬不就好了,你又不是没牙!”沈珞瑶皱眉不愿。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此乃孝道,我怎么能自己咬呢!”阎十一脸色很是扭捏,显然是没讲真话。

    “那我咬就行了?”沈珞瑶见阎十一神色怪异,立时会错了意,怒道:“你是不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占我便宜?”

    “咬个手指头而已,怎么就占便宜了……”阎十一本来心里没什么邪念,可此时一想,手指塞进沈珞瑶的嘴里,那画面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岛国的那些老师就常常这么干!顿时觉得旖旎起来,拿回手想自己咬破,可最后还是没敢,把手又伸到沈珞瑶面前,用蚊子一样的声音道:“我怕疼……”

    “什么?”

    “我、我怕疼,行了吧?”阎十一大声说了一遍,却是老脸通红。

    “死流氓,还说不是占我便宜,你之前被我扇了好几个巴掌,踢了两脚,也没见你喊疼啊!”沈珞瑶大怒。

    “那能一样吗?被人用枪打死,和被人逼着自杀哪个更吓人?”反正已经暴露了弱点,阎十一索性也不隐瞒了,他自小是被师父用棍子打大的,可谓是全身上下练得钢筋铁骨,理论上来说应该不怕疼了。

    但事实上,在他五岁的时候,他姐阎琉舞为了试验以血画符的效果和体现科学的严谨性,不仅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还咬破了他的手指来作对比食言,而且是十个手指的对比试验。而更丧心病狂的是,阎琉舞为了增强效果,还在他的伤口上撒了各种法药,还有——盐!

    十指连心,那种钻心的疼痛,想象一下就让人牙齿打颤,以此就可以预见阎十一当时幼小的心灵中覆盖着多大的心理阴影面积,自那以后,阎十一打死都不用血画符,最后他师父无奈之下,只能给他用法药调制的雄黄酒来代替。

    而现在,他背包中仅剩的一点朱砂已经用完了,只剩下几张黄表纸和勾魂笔,想要击退这么多僵尸,只能用自己的血。

    “你还是不是男人,还怕疼?”沈珞瑶狠狠鄙视了一番。

    “我当然是男人了,要不我掏出来给你看看?”

    “你敢掏我就敢看!”

    “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阎十一在身上摸索了一阵,眉角挑了挑,认怂道:“忘带身份证了,下次给你看!”

    “真怂!”

    “行行行,我怂行了吧?”看着这群僵尸越来越近,阎十一可没时间耗下去,“算我求你了行吧?我真是小时候有阴影,过不去心里这道关,你要是不咬,咱俩都得完蛋!”

    “可,可我下不了口!”沈珞瑶看着阎十一那双满是泥污的手,刚还见他抓那些僵尸,还有更让她恶心的是,平时也不知道阎十一用手干什么坏事呢,就算不干坏事,他上厕所的时候总得捏吧。

    “有什么下不了口的?就当啃鸡翅不就行了?”见沈珞瑶不住躲开,阎十一索性捏住她的下巴,硬掰开她的小嘴,把食指塞了进去,然后用力拍击她的下巴。

    “唔……”

    “哦——”

    两人同时惨呼!

    “呸呸呸……你敢对我用强!”沈珞瑶捂着下巴,拼命揉着,怒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