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鬼恶人凶
    阎十一已经将勾魂笔刺穿了煞婴傀儡的脑袋,不断有黑血从煞婴脑袋中流出,顺着笔尖滴到地上。

    “咯咯咯咯……”煞婴面色痛楚,却依旧笑声阴森,两只小手死死抓住阎十一的手腕,指甲叩进阎十一的肉里。

    “我让你笑!”阎十一手腕吃痛,连着在煞婴傀儡身上贴了五道灵符,“乾坤借法,道法无边。破!”

    “砰砰砰砰砰”连着五次爆炸,煞婴傀儡的身体被炸得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化成血水。

    收拾了煞婴傀儡,阎十一没有停歇,回转身来,正好赶上颜小雅扑上来,手中八角灵符贴在手心,按在颜小雅的脑袋上,“天道清明,地道安宁,人道虚静,三才一所,混和乾坤,百神归命,万将随行,永退魔星,捉拿厉鬼邪魔,急急如律令!”

    法咒刚念完,颜小雅惨呼一声,被收进八角灵符之中,却还很是不甘心的冲撞着灵符,阎十一用手指弹了一下灵符,笑道:“别费劲了,我用三枚五帝钱压住了你的天地命三魂,只要我不放出你,就算煞婴来也打不开!”

    “学、学长,你把她杀了?”白小青战战兢兢从远处的山道走过来,指着阎十一手中的八角灵符,刚才收颜小雅的那一幕比电视上演的还要神奇,要不是她亲眼看到,她还以为是Duang~的一下加特技了。

    “没有!”阎十一把灵符扔进背包,“我要杀她,直接用杀鬼咒就好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她虽有戾气,但罪不至死,我先收了她,等会儿再施法拔除她身上的戾气好超度她去阴司投胎。现在最重要的是送你和沈……”

    阎十一低头一瞧,沈珞瑶还躺在地上,热裤已经退到了大腿上,肉色蕾丝***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夜色朦胧,山林幽暗,但本着对女性的尊重和欣赏,阎十一此时的眼睛却是特别的亮,像狼一样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小青,麻烦你帮她把裤子穿上……”阎十一轻咳几声,掩饰尴尬,捂着鼻子转过身去。

    “这么好的机会,学长不亲自动手么,我替你保密就是了?”颜小雅被收,白小青心里大为轻松,捂嘴轻笑,打趣一句,可当她刚蹲下身体,一根棍子敲在了她的后脑上,还没来得及交换,就昏了过去,“啊……”

    阎十一听到动静,回转身来,还没来得及查看发生了什么,那棍子就奔着他来了,赶忙往后退了一步,躲过棍子,才看清来人,居然是茅炳。

    “茅炳?你做什么?”阎十一骂了一声,白小青可是他前女友,居然也下得去手。

    此时茅炳却是眼窝塌陷,双眼赤红,整个人鬼气森森,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呼,棍子举起,砸向阎十一。

    “中邪了?”

    阎十一向后退了几步,躲过棍击,找了个机会将棍子抓在手中,用力一拉,随棍而上抓住茅炳的手腕,想要挟制住他,茅炳不甘示弱,发疯似的扑上来,毫无章法的撕扯阎十一的衣服,好像泼妇一般,很不寻常。

    阎十一再一看茅炳的嘴唇成黑紫色,有丝丝黑气从嘴里冒出来,微张的嘴巴里还有肉呼呼的东西蠕动,明白问题就出在这东西身上,当即扣住茅炳的手腕扭到他身后,另一只手扣住他的下巴,手上一使劲,使茅炳的嘴巴微微张开来,趁机将一张黄符塞入他嘴中。

    “吱——”

    黄符起了作用,茅炳最终传出好像老鼠的叫声,一团软肉从茅炳的嘴里钻了出来。

    阎十一将软肉抓在手中,才发现这软肉就是颜小雅腹中的死胎怨婴,原本像这样三魂七魄不全,灵智未开的凶婴是无法附身的,但它是颜小雅和茅炳的孩子,与茅炳血脉相通,这才能控制茅炳。

    第二次看到这东西,阎十一不会再放过它,一张灵符将怨婴完全包住,杀鬼咒一念,灵符引动地火,怨婴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烧成了灰烬,残缺魂魄化作点点精魄飞向北方。

    背上的背包内传出来凄厉的哭声和怨恨,颜小雅与怨婴血脉相连,感受到怨婴死去,不禁悲痛欲绝:“我要杀了你!”

    “别怨我无情,就算我放过它,它魂魄不全,不能投胎,留在人间迟早会被其他法师灭了,去了冥界也会成为无主凶魂,戾气深重,极有可能被其它鬼魂吞噬,还不如让我打散他的魂魄,过个几百年,怨气化尽,重聚魂魄,才能再入轮回。”

    阎十一没把颜小雅的威胁放在心上,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女一男,无奈摇了摇头,用所剩不多的朱砂写了三张定魂符,分别贴在茅炳和白小青胸口,等走到沈珞瑶身前时,鼻子又是一热。

    眼前春光无限好,刚才白小青还没帮她把裤子提上就被茅炳一棍敲昏了。

    “我是帮她穿呢,是帮她穿呢,还是帮她穿呢?万一被当成色狼怎么办?可这个样子,等她醒来误会我非礼她怎么办?我可不认为这位沈大小姐会封建到以身相许,估计不把我送派出所就不错了!何况这里还有个茅炳呢,万一茅炳先醒来,看到这一幕也不好。”

    阎十一挠了挠头,最终还是决定帮她穿好,免得一会儿尴尬,不过热裤太紧,比他想象中难穿,他又从来没给姑娘穿过裤子,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高,索性把沈珞瑶的双腿盘在腰上,把她的臀部抬离地面,这才勉强把她的热裤穿回去。

    “啊——流氓!”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深邃的山间回荡。

    “又是你个神棍,臭流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去死!”好巧不巧,沈珞瑶正好这个时候醒过来,见到阎十一把自己的双腿盘在他的腰间,姿势极其龌龊,伸手便是一巴掌,死死拍在阎十一脸上,同时两只玉足也没闲着,保护贞洁的潜能爆发出来,一脚踹胸,一脚踹裆,将他愣是踹出去两三米远。

    而就在阎十一被伤到要害,疼得不能自己的时候,山上突然起了一层诡异的紫色雾气,逐渐将虎啸山以及山下的江城师范给掩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