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鬼子煞婴
    没了颜小雅的控制,沈珞瑶昏倒在地,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淡,眼若秋波宛转,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

    若论姿色,与秦丹秋平风秋色,不逞多让,最重要的是人家年少多金,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白富美,就是点太背。

    煞婴吓退了颜小雅,这才四肢着地,匍匐着靠近沈珞瑶,在沈珞瑶身上各部位嗅了嗅,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她的牛仔热裤上,小手伸过去想要把热裤脱下去。

    “看不出来还是个小色鬼!”阎十一立在一旁看着,可能是热裤太紧,小鬼拽了好几下也没拽下来。

    “学长,它这是要干嘛?是想把沈珞瑶那个了?”白小青偷摸走上来,看到这一幕,有些害怕又有点好奇。

    “它倒是想,可惜它没那功能。”阎十一手上勾魂笔一转,握在手中,准备出手了,“我看它是想回到某些不可描述的地方回炉重造!”

    白小青脸腾地一红,问道:“它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要往别人肚子里钻?”

    联想起刚才报信女鬼苏晓破了鬼身的模样,下体几乎被洞穿,极有可能就是这个煞婴干的,想通了这一点,阎十一才道:“这倒不能全怪它,就像人或者动物一样,想要好好活下去,必须有个像样的窝,它既然是千年煞婴,原本的母体可能已经腐烂消失,无处安身,才会本能的要找个安身的地方,女人的肚子自然就成了它最向往的地方。”

    白小青有些害怕,下意识摸了摸小腹,又问了一句:“可这个小鬼看上去有三四岁小孩大小了,怎么进得去?会很疼吧!”

    “不会很疼,但会死!”阎十一看着煞婴的脑袋,和排球差不多大,估计没几个姑娘受得了这么大的尺寸,这就可以想象女鬼苏晓死时的痛苦了。

    此时煞婴已经咬开了沈珞瑶热裤上的口子,把热裤拉下去许多,露出里面蕾丝**阎十一看了一眼,吸溜着鼻子,总感到鼻腔里热热的,再看下去估计就得控制不住决堤了,不敢再耽搁,提着勾魂笔点向煞婴的后脑。

    煞婴修炼千年,可不是普通鬼怪可以比的,尽管阎十一贴了藏身符依旧被它察觉到了危险,向前纵了开去,落在一丛灌木上,脑袋很是诡异的一百八十度旋转到背后,瞪着血红的眼睛,发出又尖又细的声音,道:“你是谁?”

    “哟呵,千年煞婴果然不一样,居然会说话!”阎十一不作停留,一击未成继续欺身而上,剑指夹着一张灵符,手腕一翻,灵符燃起,在空中画了个八卦,直点向煞婴的额头。

    以灵符为引,八卦起势,这一招点实了,一般鬼魂早就该魂飞魄散,可阎十一的手戳到煞婴的额头就好像戳到铁板上一样,居然一点作用也没有。

    反倒是煞婴发出咯咯的笑声,很是轻蔑。

    “别笑的太早!”阎十一还有后招,他一开始就不认为这一招就能解决问题,出手之时就将勾魂笔藏在袖中,此时手腕一抖,勾魂笔落到手中,趁煞婴不备,捅进它的眉心。

    “噗呲!”

    “嗷——”煞婴双手托住勾魂笔,发出凄厉的惨叫,不停地挣扎,想要从勾魂笔下逃脱。

    “这可是阴司判官笔,粘住了就别想跑!乖乖让我把你的三魂七魄收了!”阎十一这三年多来,研究最多的就是这根勾魂笔,已经完全掌握了它的用法,这勾魂笔的功用便如其名,勾魂夺魄,但凡鬼魂被它沾上,就别想跑,就算是向林月芹这样的鬼妖也极有可能被收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阎十一希望的方向发展,当他正想催动勾魂笔吸了煞婴的魂魄时,他才发现,这个煞婴体内居然空空如也。

    “没有魂魄?怎么可能?”阎十一大惊,但他立即就明白了,这个煞婴并不是本尊,只是个傀儡,被煞婴用一缕魂识控制,心里顿感挫败,当年他就被林月芹的一缕魂识袭击,四年过去,他又遇到个煞婴也能分出魂识,这让他更加担心起这个煞婴,这么强的修为,本尊必然也不会弱。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伏在一边的颜小雅突然起身,伸长指甲朝阎十一扑过来。

    “等的就是你!”阎十一当然不会把颜小雅忘了,左手一翻,一个灵符折成的八角纸包出现在手心,里面包着的是三枚五帝钱,这是他在来的路上折的,就是用来收颜小雅的。

    可他的手还没抬起来,煞婴居然放弃了抵抗,双手一把抓住阎十一的左手。

    阎十一手势一滞,眼见颜小雅长指甲已经到了脑门上,本是想抬脚把颜小雅架住,却见一把铜钱剑从空中斩了下来。

    “学长,我来帮你!”白小青双手握着青蚨剑,脸色又惊又怕,斩向颜小雅的手。

    白小青身上贴着藏身符,颜小雅看不到她,但凭借本能双手往后一缩,躲过了铜钱剑,偏过头用扭曲的鼻子嗅了嗅,便知道阻断她致命一击的人是谁,不禁新仇旧恨勾起,凭直觉扑向白小青,“白小青,纳命来!”

    “啊——”白小青看着颜小雅扭曲扁平的脸,大叫起来,赶忙往后退,青蚨剑不断乱挥。

    “你别过来呀!”阎十一没想到白小青这么仗义,虽然就算白小青不出手,他也伤不到,但一个普通小姑娘能有这样的勇气,的确不容易,见她被颜小雅吓得满地乱爬,忙道:“别慌,憋气,她只能闻到你呼出的气!”

    “哦!”白小青忙捂住口鼻,一点点往后悄悄退去,果不其然,颜小雅顿时立在当场,很是不甘心的在林间猪突豨勇,想要误打误撞把白小青找出来。

    毕竟是新死的鬼,就算修为精进极大,一些内在的东西还是不能一下子提升上来,比如在对付道术的经验上,显然没有煞婴那么敏感。

    冲撞了一阵,颜小雅才回过神来,想要杀掉白小青,必须先把阎十一杀死,这才转过身,再次扑向阎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