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女鬼申冤
    听着电话里立即传来N种猜测,阎十一不禁汗颜,说道:“姐,你别把你弟弟想的这么龌龊行不行,我要敢做这些事儿,你能饶过我,师父她老人家也得给我废了。我是想跟你说,昨夜我遇到了点意外……”

    然后把遇到白袍人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这种牵涉到国家安全的事,还是交给警察处理比较好。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派人去查的!”电话里阎琉舞的语气也严肃了许多。

    “还有姐,你帮我调查一下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最近的监控什么的,最好能备个份,我想看看!”阎十一又想起来刚才在图书馆的事儿,索性一起说了。

    “你们图书馆又有什么事儿,和那个岛国阴阳师有关?”

    “不不不,这个牵涉到另外两件事,一件是动物科学专业的黄金蟒丢失,还有一件事是连续两个月都有人在图书馆摔死了!”阎十一道。

    “你说的是许建国和颜小雅的事吧,你们校方跟警方打过招呼备过案了,至于什么黄金蟒丢了,多大点事儿,要我这个刑警给你查,亏你想得出来!”

    “不是姐,我是觉得这两个人死的挺离奇,事情没想象中那么简单,你帮我查查嘛!姐,好姐姐……”阎十一贱嗖嗖的撒娇道。

    “行行行……最听不了一个大男人撒娇,我给你查还不行!”阎琉舞立即投降,她就这么一个弟弟,那是她老阎家田里独出一根苗,不惯着他惯谁,又道:“那明天九溪山庄见,记着,别耍花样,是两个人一起来,要是有三个人更好!”

    阎十一挂了电话,心说不就两个人么,哪来三个人,再又一想,顿感老姐才是老司机啊!

    把事情都交代完,阎十一又打了个电话给他师父肖紫玉,可惜关机,只好先躺下休息,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十一点。

    阎十一睁开眼,见天黢黑,连灯都没开,就抱起生死簿摆弄起来,可惜依旧没反应,屏幕还是黑的,估计小萝莉还在睡美容觉。

    阎十一心说这生死簿这么能睡,要真有一副萝莉身体,那也得胖的没人样。

    既然生死簿没法用,他也只好先洗了把脸,偷偷开了卧室的门,见秦丹秋还没醒,便来到厨房煲了一锅八宝粥,等秦丹秋醒来可以吃,而自己则胡乱摊了几个煎饼填肚子完事。

    然后继续躺沙发上摆弄生死簿,可才躺下,一阵冷风从阳台窗户吹了进来,夹杂着森森鬼气。

    阎十一拿眼看向窗外,只见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鬼艰难的翻过阳台爬了进来,三十岁上下,长相不错,气质温婉,身上散发出与容貌极不相符的戾气和鬼气,胸前挺翘,纤腰肥臀,裙下两条白生生的大腿。

    女鬼动作生涩,显然没死多久,还没适应鬼身,阎十一用生死簿作掩护,偷偷欣赏女鬼的身材,心里好奇,这么个新死女鬼来自己这里有什么目的,只见她飘进屋中之后,站到阎十一身后,试探了一番,见阎十一没发觉才张开嘴伸出细长的舌头,绕在他的脖子上,正要收紧,阎十一手上一翻,剑指夹着一枚五帝钱点在舌尖之上,被点中的地方冒起一股白烟,舌尖瞬间变得焦黑,溃烂开来。

    “啊——”女鬼一声尖叫,收回了舌头,身上戾气暴涨,十根手指变得尖细,插向阎十一的脑袋。

    阎十一翻身跃起,用生死簿夹住女鬼双手,同时将七枚五帝钱以七星排列放置掌中,拍在女鬼眉心,炸裂开来。

    眉心乃是鬼门之首,此时被破,女鬼立时动弹不得,原本姣好的皮肤变得枯黄,皮肉一块块脱落下来,露出森森白骨,小半边脸只挂着几丝血肉,连露出来的牙齿也是残缺不全,肚子起起伏伏,破裂开来,肠子拖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刚才的温婉气质荡然无存,一双没有眼皮的眼睛瞪着阎十一,即恶心又恐怖。

    “你这是个什么死法?”阎十一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破了她的鬼身,显露出来死亡时的样子,他以前跟着师父全国各地走,见过不少惨死的鬼魂模样,但这么惨的还头一次见,好像是被野兽活活啃食而死的。

    女鬼没有回答,厉啸一声,双手扯下整张脸皮,顺带把七枚五帝钱也扯了下来扔在地上,露出来全是肌肉的鬼脸,吼叫着扑了过来。

    “还敢来?”阎十一并不躲闪,拍开女鬼的手,拽住女鬼的头发,从背包里拿出一瓶菊花酒往女鬼嘴里灌了下去,沾了点酒水在其额头写了个定字,口中喝道:“六丁伏鬼,定!”

    女鬼四肢顿时不能动了,好像被人押着一样,任由菊花酒灌进体内,从下体流出,和血水混合流了一地。

    “大·法师饶命,我有急事回禀!”女鬼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把酒瓶吐了出来,声音凄楚,只是与这狰狞的外形有点格格不入。

    “打不过才讨饶,是不是有点晚?”阎十一也没动手,坐到沙发上,皱了皱眉,下意识看了一眼卧室,这么大动静怕打扰秦丹秋休息,稍稍压低了声音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大·法师你昨夜在虎啸山救下的两个女孩有危险,颜小雅要害她们!”女鬼的声音很是急切。

    “白小青和沈珞瑶,怎么回事?”阎十一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沈珞瑶先不说,白小青身上有我法力加持的大五帝钱手环,如果颜小雅接近,我不可能感觉不到。”

    “这我不清楚,我只听颜小雅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么念叨的,说十二点之后在虎啸山上把她俩杀了,用来修炼!”女鬼似乎比阎十一还要急切。

    阎十一没有直接动身,边换衣服边拿出手机拨通了白小青的电话,却是关机,心里顿觉有些不安,极有可能颜小雅去找白小青了,便背起背包要去看一眼,见女鬼还跪在地上,索性用灵符将她收了进来,一边下楼一边问道:“你和颜小雅什么关系?”

    女鬼被收在灵符里,声音从灵符里传出来,“我其实和颜小雅是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