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暴躁老姐
    “不可能吧?我抓的都是黄金蟒,要是蛇妖,我不可能感觉不到!”阎十一对阴邪之气十分敏感,他都察觉不到,这妖可就不简单了。

    秦丹秋沉思半晌,又道:“未必是蛇妖,昨晚来的那对穿红白衣服的男女,身上就有若有若无的妖气,我几乎感觉不到!”

    “他们?”

    阎十一皱起眉头,林月芹和那对叫做红玉和白玉的男女实力都很强,他自感一对一打起来都未必能占到便宜,“这些黄金蟒是学校刚买的,还在幼年期,伤人都未必做得到,这两人要是想借蛇行凶,还不如直接动手,没必要这么做吧!反倒是我送蛇回学校的时候,有些奇怪的发现。”

    还不等秦丹秋开口,阎十一又把学校图书馆的事说了出来。

    “以你所说,你们学校的图书馆里确实很有可能存在邪物!你现在就带我去看一眼!”秦丹秋正要出门,脑袋又是一晕,无法行动,小肚子也发出“咕咕”的抗议声,不禁脸上一红。

    阎十一赶忙将她扶回卧室,让她先休息,说道:“我在六楼贴了镇凶符,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我去摊煎饼,你先躺会儿,马上就好!”

    出了卧室,阎十一直接去了厨房,这里也有一套完整的摊煎饼工具,是他平时创造新口味煎饼用的,当然以前的试吃者是柳絮,今天却是秦丹秋,这让阎十一更为卖力,一连摊了九个,每样口味都有,最后还摊了个所有口味大集合,这才端着一大盘的煎饼果子走进卧室。

    秦丹秋已经铺好了床褥,正要起身,阎十一赶忙道:“别动别动,就躺床上吃,一来你身体虚弱,二来以前柳絮就这么干的,她说这样躺着舒服。”

    说着把煎饼放下,打开电视,调了个搞笑综艺节目《奔跑吧,逗逼》助兴,才挑了综合口味的煎饼递给秦丹秋,说道:“这煎饼从上到下一共八种口味,我也是第一次做,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尝尝!”

    秦丹秋靠在床头,接过煎饼,轻启朱唇,小小咬了一口。

    “不不,吃煎饼得大口吃,这么淑女可吃不出味道!”阎十一拿起个煎饼,一口咬了一半,很好的做了示范。

    秦丹秋这才大咬了一口,但也只咬了煎饼一角,却立即被煎饼中那特有的酒香和花香所吸引,不由得又咬了一口,两口……却是口口齿颊留香,而每口的味道又各有不同,八种酒味八种花香,简直让人回味无穷。

    吃完一个后,也许是酒精的作用,秦丹秋的脸颊微微泛红,却别有一番韵味,她本就滴酒不沾,此时却是有些微醺,连看阎十一的眼神也有些迷离。

    “不再吃一个么?”阎十一连吞了五个煎饼,才打了饱嗝,心满意足。

    见秦丹秋摇了摇头,神色迷醉,睡衣半敞,香胸半露,立时一个激灵,赶忙别过脸去,心里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可心中那股骚动却是越来越强烈,赶忙关了电视,逃出卧室,盘溪坐在沙发上默念静心咒。

    许久之后,心里才平静了点,再度回到卧室,见到秦丹秋已经睡着了,也不敢多看一眼,将被子盖上,然后退出来带上门。

    要不是他道心弥坚,都有冲动在朋友圈上征求“强·奸最多判几年”的答案了!

    他此时才明白,一个人真的不能单身太久!

    就在他脑袋里做着思想斗争的时候,猪八戒背媳妇儿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居然显示的是暴躁老姐,吓得他差一点没把手机扔出去,脑子里轰的一声把所有杂念炸得烟消云散,平定了许久才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立马传来无尽咆哮:

    “你个臭小子,小王八蛋,这么久才接我电话,想死是不是?老娘我到江城了,麻利儿的报地址,五分钟后必到!”

    阎十一把手机放在离耳朵一尺远的地方,免得耳膜被震破,这位声音震天的好汉就是他的亲姐姐阎琉舞,当兵十年,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蹦出来了。

    要说阎十一害怕的女人,除了师父肖紫玉,就属阎琉舞了。对于肖紫玉那是出于敬畏之心。但阎琉舞不一样,那是他的童年阴影,只要惹她不高兴,缺胳膊断腿那都是小事儿,反正是没好果子吃。

    可毕竟十年没见,阎十一心里还是很想念她的,把电话拿到耳边,谄媚道:“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让部队赶回来了?”

    “小王八蛋,不会说点好听的?我这是复员回乡!本来是想回甬城上班的,师父说让我来江城,说你小子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有命劫,让我来看着你。你今年是二十四岁了吧,生日是什么时候来着?哦对,你是端午节生的,好像没几天了吧。”

    “命劫?哦哦,对对对,你不说我还忘了……”阎十一这才想起来,师父曾说过这事儿,只是他没往心里去,“姐,你怎么也迷信上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又没做过亏心事,我就不信生日那天会有天雷来劈我。再说了大衍之数五十,去一生变,老天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咱们凡人一个防着也没用啊……”

    “行了行了……别跟我讲这些虚头巴脑的,当年我选择当兵就是因为听不懂师父说这些东西!你麻溜的报地址,我要过去!”

    阎十一看了一眼卧室,有些犹豫,要是姐姐来了,肯定清净不下来。

    “还不说,信不信我一分钟内查到你住的位置?老娘这十年特种兵可不是白当的?姐姐我刚在市局刑警队上任,正好想试试队里的卫星定位系统。”

    阎十一赶忙道:“信信信,就算你不当兵,闻着味也能把我找出来,但是姐,我这里真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藏着女人?那正好,我正好给你把把关,长兄如父,长姐如母!”

    阎十一忙又道:“别别别……你还是先别来,昨晚上我被折腾了一夜,到现在还没睡呢。”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小小年纪不学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别纵欲过度了。”

    “哪跟哪啊?我是因为别的!”

    “少废话,别解释!那就明天一早六点,到九溪山庄门口见,师父在这里有一栋别墅,给咱们姐弟了,你明天过来看一眼。顺便带上那个折腾你一夜的小妖精,我要看一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能配得上我弟弟!告诉你,别耍花样,不然把你扔之江里喂鱼!挂了!”

    “等等等等……”阎十一赶忙喊住,擦了擦脑门上一头的汗水,才道:“姐,你现在不是刑警队的嘛,我报个案行不行?”

    “要自首?你犯什么事了?杀人?强奸?先奸后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