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有妖气
    话分两头,完全不知情的阎十一还在百货大楼里拎着大包小包闲逛,他从沈珞瑶卡里取了他应得的一万,但没把卡丢了,想着下次遇到还回去。

    取出的钱还没捂热,就花的差不多了,都是给秦丹秋买的东西。

    虽然秦丹秋给了他钱包,但要他花女人的钱,他可做不出来,这辈子,除了他师父肖紫玉,其他女人的钱他可没花过一分。

    最多加一个林月芹,毕竟从她的棺材上得了那么多五帝钱……

    “被子、枕头、衣服、鞋子、毛巾、内衣、牙刷、眼罩……最后还有一包姨妈巾。”阎十一才把所有东西放在了地上,一一清点,包括秦丹秋指名要的被子和睡衣,几乎女孩子能用到的东西他都买了。

    他能考虑这么周全,功劳还得记在柳絮身上,柳絮几乎懒到连街都懒得逛的地步,化妆品和衣服都是网上购买,生活用品自然就让阎十一代劳了,包括她用的姨妈巾。

    回到住处,看到卧室门开着,还以为秦丹秋走了,探头往里看了看,见她正盘膝入定,阎十一才松了口气,把大包小包放在床边,又把钱包也交还了回去,说道:“看看,还缺什么?”

    秦丹秋看着一地的包裹,楞在当场,忙看了看钱包,却是一分没少,惊讶道:“花的你自己的钱?”

    “你来我家,就是我的客人,我怎么能花你的钱呢”阎十一道。

    “可……你也不用买这么多呀!”秦丹秋只是想要一条干净的被子和一件睡衣换洗,没想到阎十一把所有应用物品都买了,不仅有睡衣,还有贴身内衣裤,看了一下尺码,居然和自己穿的一模一样——36D!

    秦丹秋俏脸一红,皱眉瞪着阎十一,面色冰冷。

    阎十一立时明白了,赶忙摇手解释道:“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不是趁你睡着的时候偷看来的,我就是看了一眼瞎猜的!猜……对了?”

    秦丹秋却是冷哼一声,把内衣放在一旁,继续查看其它物品。

    阎十一心道完了,色狼这个标签,在秦丹秋心里算是被彻底烙上了!

    事实上,阎十一看女孩子胸部猜胸围也不是纯瞎猜的,而是大学四年的艰苦磨练,每天坚持在夕阳下蹲守学姐学妹,在随风逝去的青春里总结经验,才有了今天的火眼金睛!

    “这是什么?怎么有两件?”秦丹秋捡起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来两件皮卡丘睡衣。

    “额……这是你要的睡衣,我也不知道有两件,当时店老板说买这个合适,我就买了,这件大的……是个意外!”

    阎十一没有撒谎,当时睡衣店老板娘见他手里提着的都是女士用品,以为他有女朋友,才给他推荐了情侣睡衣,他没仔细看就买了,“要不这件大的我穿吧,反正我也没睡衣。”

    “那这两件呢?怎么说?”秦丹秋却在睡衣里抖出来两件情侣T恤衫。

    “估计是赠品,赠品!”阎十一也不好解释太多,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拿了大件的睡衣和T恤,讪笑着退出卧室,“你也累了,洗个澡再睡比较好,舒服些!”

    “我先收拾,你先洗吧!”秦丹秋看着一地的东西,心绪有些波动,这感觉让她很是不舒服。

    心静止水,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如果连心绪都控制不好,道心自然不稳。

    于是坐在床上再度入定……

    阎十一很快洗完澡,穿着那件大号皮卡丘睡衣从浴室出来,看上去不像皮卡丘却像小黄鸭。

    秦丹秋也拿着衣服走出卧室,此时的她,面容如昨夜第一次相遇时那样,神情冷峻,气质冰冷,欺霜压雪,宛如广寒宫中的仙子,高不可攀。

    阎十一看着秦丹秋的背影,心中满是讶异,心说怎么变了个人似的,感觉好陌生!又想着女人本就善变,多愁善感,她又受了伤,难免心情不好,也就不多想,躺在了沙发上从秦丹秋包里拿出生死簿,继续研究。

    半个多小时,秦丹秋洗完澡,穿着皮卡丘睡衣出来,配上她的美丽容颜,却是一点都没有违和感,若是有宠物小精灵长成这样,估计得被人抢破脑袋了。

    “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没礼貌?”秦丹秋见自己的包被打开了,有些符咒法器散落出来,脸就更冷了。

    阎十一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冒失,毕竟是人家姑娘的包,而且此时秦丹秋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不认识一样,似乎昨夜两人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一样,不自觉站了起来道歉道:“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再研究研究生死簿,其他东西并没有动过!”

    “这一次就算了,请你以后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秦丹秋弯腰将背包收拾好,夺过生死簿,犹豫了一番,又把生死簿还给阎十一,说道:“既然生死簿认你为主,就由你保管吧!”

    说完提着包回卧室,却猛然一阵头晕眼花,身体不受控制得跌坐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大手伸过来,及时从后面托住她。

    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阳光从窗户外直射进来,照在两个相互依偎的年轻人身上,男子面容刚毅,英姿勃发,女子丰姿艳丽,玉质天成。

    鲜黄的睡衣完全融入到阳光中,分不出彼此。

    秦丹秋恢复了意识,触电般从大手中脱出,扶着沙发,胸口起伏不定,方才入定后的心如止水,顿时化成无止尽的波涛汹涌在身体里拍打着,皱着眉头瞪了阎十一一眼,眼神几乎要杀人了。

    “你……没事吧?”阎十一见她脸色好,但那股陌生感却是消失不见。

    “没事!”秦丹秋强作镇定,许久才稍稍缓解。

    “哎呀,我真笨!”阎十一突然大叫一声,把秦丹秋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又要玩什么幺蛾子,只听他道:“从昨晚到现在,你还没吃过东西吧?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心悸无力才有鬼了!你等着我给你摊煎饼去,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等等!”秦丹秋却是叫住了阎十一,揪住他的衣服闻了闻,最后把注意力落到阎十一的手上,说道:“刚才你抓过蛇?还不止一条!”

    “这你都知道?”阎十一大惊,心说这姑娘该不会是属狗的吧,鼻子这么灵,他刚还洗了一遍澡,居然还能闻出来,这以后要是娶她做老婆,别说和其她姑娘出轨了,就算跟别的姑娘拉个手都能闻出来,这日子想想都吓人。

    “不是普通的蛇,有妖气!”秦丹秋又仔细闻了闻,才确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