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书中妖仙
    白小青什么心情离开的,阎十一不知道,反正他就见到白小青是捂着脸跑出校门的。

    送走了白小青,他这才正了正颜色,看了看眼前这扇发生两起命案的窗户,打量起图书馆的内部结构来。

    大学四年,作为学渣一名,阎十一来图书馆的次数一个手指都数的过来,此时仔细这么一瞧,才发现图书馆还是很大的,或者说很空旷,还有点阴冷。

    图书馆一共六层,一二两层全是自习室和机房,第三层开始,每层有四个图书室,和十几个阅览室,供全校学生看书自习用的,现在时间还早,学生还不多,阎十一挨个检查过去,来到最西边的图书室时,感觉到了好几股气息。

    鬼气,妖气,还有书籍陈旧的霉气。

    阎十一把几排书架检查了个遍,终于确定了一处气息最浓的角落,这里放着的都是道家典籍,《老子》《庄子》《列子》《黄帝内经》《周易》……不一而足,书籍上蒙着厚厚的灰尘,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这里翻书了。

    “胆子够大,敢藏在道家典籍中!”阎十一从每本书上面抚过,感受着邪气的变化,这里邪气虽浓,他却没法找出邪气的源头,“奇怪了,难道不在这儿?”

    阎十一思考了片刻,拿出八枚五帝钱,以八卦方位摆在地上,手上结印。

    “阎君展鬼乱纷纷,神奇白马出天成,收斩黄都六洞鬼,七二夫人随后兵,大帝赦令钟天师,马行随后斩妖精,吾今念起惊妖咒,妖邪百煞化为尘,急急如律令,现身!”

    阎十一一掌拍在八枚铜钱中心,震开的气流沿着掌心扩散开来,威力不强,可气流碰到书架上的书籍时,书架上的书籍却是像多米诺骨牌异样一本本翻倒,一直向门口延伸出去。

    “想跑!”阎十一疾步而上,手中祭出两道镇鬼符贴在书架的尽头。

    书翻倒的趋势立即窜到另一个书架上,阎十一继续贴符,不断将范围缩小,将藏在书里东西逼出来。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东西和其他邪物不一样,都快被困死了,还一直待在书里不露面。

    阎十一也不犹豫,贴上最后一张符,将这东西所有的退路都封死,把他再度逼回到那堆道家典籍中,那些道家典籍一本本倾倒,最后只剩下一本道德经孤零零立在那里,还很人性化的瑟瑟发抖。

    “还不现身?要等我动手吗?”阎十一手里拿着符咒,只要贴上去,这东西就别想再出来。

    “大·法师饶命,小老儿这就出来。”

    一个巴掌大的华服老头从道德经里钻出来,跪在书架上,给阎十一磕头,“小老儿乃是一介书中仙,从来没有害过人,还请大·法师放过小仙!”

    “你也敢自称仙?”阎十一看着这么点大的白发老头,不禁好笑,“你从道德经里出来,别说你是假扮老子他老人家装神弄鬼,那你胆子可大了,敢冒充道祖法身!”

    “不不不,小老儿不敢!”书中仙赶忙摆手,说道:“小老儿是老子先师著道德经时,他院中的一颗葫芦籽,听先师讲道数十载,有所顿悟,脱去凡胎。又因资质愚钝,没能跟随先师羽化登仙,只能栖身于书籍之中。”

    “这么说,那两个死了的人不是你害死的?”阎十一了然,这就是个妖仙,葫芦籽成精,但由于资质上限太低,没法达到更高的境界,不然修炼两三千年,怎么着也得有通天彻地的本事,绝不会窝在书中。

    “大·法师可莫要冤枉了小老儿,小老儿一心向善,从来没想过害人,何况小老儿只能在书中遨游,没法离开害人的。”

    “那你总知道凶手是谁吧?”

    “知道,也不知道!”

    “你耍我是吧?什么叫知道也不知道?”阎十一以为老头存心戏耍他,说着就要把符咒贴上去。

    “大·法师有所不知,小老儿是跟随这本道德经来到此处,到此不过四十来年,但这邪物很早以前就已经在这里了!”书中仙娓娓道来,“这邪物在这所学校建成之前就存在了,四十年来,害死的人远远不止最近这两人。只不过在三十三年前,有几个像大·法师这样的年轻人,来这里把那个邪物给彻底封印了,这学校才得以安宁!”

    三十三年前?难道是爸妈、师父师叔他们?

    阎十一问道:“那些人叫什么,长什么模样?”

    “这个小老儿不知,小老儿当时害怕那几个法师把我收了,就老老实实躲在了这里,没敢出去!”

    这么胆小的妖仙,阎十一还是头一次见,又道:“既然封印了三十几年都没出事,最近怎么又开始出事了?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这个小老儿不知,我只知道,那个邪物在六楼,小老儿不敢上去。”书中仙如实道。

    阎十一则是将信将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一张符咒把书中仙封在了道德经里,这才走出图书室往六楼走去,却见六楼楼梯口使用铁栅栏焊死的,他进不去,强行破门显然不行,门还没破开,估计就被保安当小偷抓起来了。

    看了看手机,已经九点了,才知道耽误了不少时间,阎十一怕秦丹秋等急了,就在门上贴了两道镇凶驱邪符,先回九溪镇置办应用之物,等下次和校方沟通好后,再作打算。

    ……

    九溪镇派出所,杨强智点了一颗烟,眼皮子直抖,突然一拍桌子,对小菜鸟道:“你去盯着那个小子,看他住那!”

    “杨队,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找到他立马打他一顿,给你出气!”小菜鸟信誓旦旦道。

    杨强智却是站了起来,狠狠拍了一下小菜鸟的后脑,说道:“你以为我这么小气?”

    “不是因为他顶撞你吗?”

    “笨蛋!你没发现他左臂上有伤吗?”杨强智又抽了几口烟,见小菜鸟还在回忆,说道:“那是子弹打出来的伤,而且受伤不久!”

    “哦,我知道了,杨队你觉得他是恐·怖分子,对不对?”小菜鸟灵光一闪道。

    “对你一个头!”杨强智又是一掌,说道:“恐·怖分子想进华夏国,一千年以后再说吧!我就怕这小子是杀人犯或者是毒贩子,快去找几个有经验的兄弟,好好盯着,我要在调任前再破个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