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有人跳楼
    “这些黄金蟒是江城师范经管学院的,既然你们警察来了,就由你们来送吧,送到图书馆三楼,那里有人接的!”阎十一说完转头就走,想着赶紧去商场买东西,免得秦丹秋没被子盖。

    “你回来!”杨强智喝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是江城师范的?”

    阎十一回转头,答道:“我就是江城师范的学生,刚才已经和学校确认过了!”

    “既然这样,这蛇就你送回去吧,我们警察很忙的!”杨强智挥了挥手,然后就上了车。

    “喂,你们警察不该查查这蛇怎么到这儿的?很有可能被人偷来的!”阎十一道。

    杨强智却是叫小菜鸟开车,留下一句话道:“你学校又没报警,蛇也找回来了,还查什么查?走走走……”

    两辆车扬长而去。

    阎十一也是一脸无奈,现在的官老爷还真忙!

    只好把蛇箱子交给李阿姨看管,自己先去买被子床褥,谁知时间太早,商场还没开门,就索性叫了辆面包车加了钱,司机师傅才答应送蛇去学校。

    到了图书馆,把黄金蟒交给动物科学专业的学生之后,他才来到三楼大厅准备下楼回去,却是见到大厅正面的窗口站着一个女学生,T恤短裙打扮,此时正探出去大半个身体,不知在看些什么。

    阎十一认识,这女学生不是别人,正是白小青。

    正要上前打招呼,白小青的双腿突然翘了起来,整个人翻了出去,阎十一大惊,一个箭步冲上去,正好抓住了白小青的粉嫩大白腿,却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

    此时白小青脑袋向下,裙子上翻,裙底下的春光一览无遗,阎十一强忍住鼻血,直感叹现在的商家太无耻,为了省布料,就给那么一小片。

    费了好大劲,阎十一才给她拉上回来,放在地上,斥责道:“不就失恋了嘛!不就被鬼吓着了嘛!用得着这么想不开跳楼吗?你的人生还长着呢,怎么活不是活,非要这么寻死觅活的……”

    白小青似乎也被吓得不轻,蒙了半晌,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救了,才哇的哭出声来,赶忙道谢并且解释道:“谢谢学长,又是你救了我,我不是寻死,我是不小心栽下去的!”

    “额……那也太不小心了,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从这儿跌下去非断胳膊断腿不可!”阎十一看了看白小青,见她气色并不好,不过身上的鬼气没有增加,又道:“你干嘛又来这个伤心地,还嫌伤的不够?”

    “不是,我昨晚想了一晚上,觉得有些奇怪,就想过来看看,颜小雅就是从这里摔下去摔死的!”白小青眼泪还没干,却又神秘兮兮道:“学长,刚才我探出头去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推我!”

    “不关我的事,我当时离你可远了!”

    “当然不是学长你了!”白小青露出一丝恐惧道:“就是我探出窗外的一刹那,就好像有千金重担压下来一样,人不由自主栽了下去!”

    “还有这种事?”阎十一惊道,也把身子探出窗外,好半晌也没一点事,往两边看了看,却发现图书馆三楼的窗户都是有防盗窗的,唯独这一扇窗户没有,回过头来问道:“这怎么回事?怎么就这扇窗户没防盗窗?”

    “我也是觉得奇怪才来一看究竟的!”白小青也是皱着眉头,“学长,你不是一直在北校区么,怎么也不知道?”

    “额……”阎十一其实已经半年多没进校门了,每天就是来摆摊卖煎饼,学校里的变化基本不知道,最多就是听听来买煎饼的学弟学妹们说点猫三狗四的八卦新闻,像图书馆少个防盗窗这样的小事自然没人提起。

    白小青却道:“其实我打听过了,在颜小雅死之前一个月,还有个人也在这里摔死了!”

    “什么人?”

    “就是给这扇窗户装防盗窗的工人!据说死状也很惨,但校方把这件事情也压下来了。”

    “连着死人,这就有古怪了!”阎十一心中有了一些计议,但并不打算告诉白小青,免得她害怕,又问道:“你知道茅炳今天去哪了?他是动物科学专业的负责人,今天丢了这么多黄金蟒也不现身。”

    “我、我不知道!”白小青脸色一惨,对被小三这件事还有些耿耿于怀。

    “我不是故意揭你伤疤……”阎十一也觉得问的有点突兀,“只是我昨晚看到茅炳身上的鬼气比你还重,估计被颜小雅母子缠得不轻,可能命在旦夕。虽然他是罪有应得,但我作为法师,不能看着他被厉鬼害死的。”

    “那……我给她打个电话吧。”白小青拿出电话。

    “你把他号码报给我,我打吧。”阎十一不想为难白小青,拨通了茅炳电话,过了好久,电话才接通。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似乎还没睡醒。

    “我是校门口那个卖煎饼的,昨晚我们见过,我们可以出来谈谈吗?”阎十一直接开门见山道。

    然而对面直接挂了电话,再拨过去,却已经关机了。

    阎十一则只能叹口气,看样子茅炳是误会了,以为自己和白小青有特殊关系,去找他理论的。

    “他不接电话,会不会有事?”白小青脸上露出关切之色。

    “我想他早就看到过颜小雅和那个鬼孩子了吧!”阎十一把思绪捋了捋,又道:“如果颜小雅要害死他,他早该死了,他今天没有露面,可能已经知道一些事情了。”

    “你是说颜小雅昨晚去找过他,把你的事说给他听了?”

    “有这种可能!”阎十一现在不怕颜小雅,而是担心颜小雅身后的那个邪物,短短二十天不到,就可以让颜小雅变成厉鬼,又对白小青道:“这图书馆里有点怪异,你最近就不要来了,等我查清楚之后,就把颜小雅母子收了。”

    又安慰了白小青几句,阎十一才让她先回去。

    “那个学长,你是不是都看到了?”临走时,白小青的心情显然好多了,却红着脸问道。

    “看到什么?”阎十一却是故作不知。

    “就是、就是学长拉我上来的时候……”白小青的脸更红了。

    “那个时候只顾着救你,能看什么?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别多想,去吧去吧!”阎十一挥挥手,让白小青离开,等白小青走到楼梯口,才贱兮兮道:“学长不会再额外收费了,省下来的钱,去马爸爸那儿买条好点的,你穿的这条那么小,还起毛了!”

    起毛了……毛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