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意外双修
    “我就拿你打个比方,嘿嘿嘿,打个比方……”阎十一彻底被打败了,斜着眼偷偷瞄了一眼秦丹秋,老脸一红,继续问生死簿:“那我的排名呢?多少名?”

    “无!”生死簿上只显示了一个字。

    “为什么?我怎么说也是法师,实力不比她弱的好吗?”阎十一满脸的纠结,“还有为什么她在法术界排名怎么这么靠后?她好歹也是天师道箓,整个法术界也没几个天师吧?”

    “小簿簿所指的法术界,是指整个阴阳两界鬼、仙、妖、魔、人、兽等一切非正常生灵,不仅仅是人类法术界。”

    “那我怎么样才能进这些榜单?”

    “天机!”

    “汪……信不信我咬死你!”阎十一没好气道,问了一晚上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生死簿才安慰性显示一句话:“有志者事竟成,主人不要气馁,就好比主人追姑娘一样。俗话说:癞蛤蟆能吃到天鹅肉,方显难能可贵!只要主人能奉行胆大心细脸皮厚三大真理,咬定青山不放松,任他东南西北风,必然有一天会有一丢丢可能成功的!”

    阎十一却是更加难受,什么叫一丢丢可能?

    若生死簿要真是个萝莉,阎十一必然会让她屁股开花,打得她哭爹喊娘,让她这么埋汰自己。

    但人家毕竟是宝物,阎十一也只好厚着脸皮把这件事揭过,继续道:“你为什么叫我主人,你不该属于她么?”

    生死簿显示:“小簿簿本来是有主人的,但很久很久以前,主人他就战死了,小簿簿就被遗落在了人间,呜呜呜……后来被龙虎山的道士找到后一直供在龙虎山,这一次小簿簿是专门为认主人而来,至于为什么你会成为小簿簿的新一任主人……”

    “天机,对吧?”阎十一看着那个省略号,就知道生死簿想说什么。

    “还是主人聪明,冥冥中自有定数,小簿簿是灵物,只依照天道而行,相信主人日后自会逐渐明白!”

    秦丹秋也道:“之前,师父特地让我带着的,说是有缘人自会来取,没想到会是你!”

    既然秦丹秋也这么说,阎十一只好暂时信了,但其中的因果他却难以看透,若是他师父在或许能给他些启示,又问道:“小簿簿,你是生死簿,除了查看人的功过是非,还有哪些功能?总不会只用来给我灌输一些没用的泡妞教程吧?”

    “呜……天要亮了,小簿簿困了,等天黑了,小簿簿醒了再告诉你!”

    随即,生死簿的屏幕暗了下来,任凭阎十一怎么呼唤也没有反应。

    “想来她本就是阴司之物,不喜阳光的吧,也或许你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她的灵力耗尽了,需要恢复!”秦丹秋瞧了一眼东边,果然已经微微泛白,才安抚有些狂躁的阎十一。

    经过一夜连续不断的生死搏命,此时算是安定了,阎十一觉得林月芹和那对叫红白玉的男女不会来了,才从阵法中走出来,扶着秦丹秋在附近的水潭边洗漱一番,把身上的血渍洗去,免得一会儿回到九溪镇吓到别人。

    两人坐在水潭边又休息了一会儿,阎十一继续研究着生死簿,心中却是越来越笃定,这四年来,他虽然天天坚持锻炼,道术也不曾丢下,但今日一战,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太弱,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的修行,决不能让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的。

    就在他沉思之时,生死簿的屏幕又突然亮了起来,跳出来一条提示:

    “成功焚烧死人树,获得功德一千,开启阴神修炼,晋升鬼卒一阶,道童二阶!”

    又连着跳了数条:“成功击杀一只白毛僵尸,获得功德三千,晋升鬼卒二阶,道童三阶!”

    “成功击杀白毛僵尸……晋升鬼卒三阶,道童四阶!”

    “成功击杀白毛僵尸……鬼卒四阶,道童五阶!”

    “辅助击杀一名岛国阴阳师,辅助击杀两名阴阳师保镖,造杀孽扣除功德一万;为华夏国铲除间谍入侵者,获得功德两万,晋升鬼卒五阶、六阶……九阶,晋升小旗长一阶,可用阴冥虎符召唤一名阴兵作战!晋升道童六阶,晋升方士一阶!”

    显示完之后,生死簿再度暗了下去,再没有异状发生。

    这么一来,不仅是阎十一,即便是见多了奇异事件的秦丹秋也是怔怔发愣,她斩妖除魔的事儿做多了,但也从来没有东西给她记录获得多少功德这种事,更没有道童、方士等等位阶的晋升提醒,往往都是她感到实力有大幅度提升,就是晋入了新的位阶。

    而作为当事人的阎十一,更是蒙圈了,手里捧着生死簿,呆若木鸡!

    这算什么?玩游戏呢?打怪还能升级?

    可为什么自己已经是天师实力,位阶却是从道童算起?

    为什么是两个头衔一起晋升?

    阴神修行和阳神修行可以一起?

    要是这样下去,岂不是人鬼两道都能吃开了?

    说不定等修到最后,连神界也能触及了!

    阎十一越想越是兴奋,没想到他的修行之路会是阴阳双修!

    意外,绝对是意外!

    这也是生死簿的功能之一?

    现在太阳还没出来,他却盼望着天赶紧黑,他有太多问题想要问小簿簿……生死簿了!

    “不对!”正在阎十一手舞足蹈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对秦丹秋道:“刚才生死簿上显示的最后一条信息你也看到了,咱们这算是正当防卫吧?怎么也算造杀孽,还要扣功德?难道以后被人追杀,不反抗等死?”

    秦丹秋回忆了一番:“不过还好,这次是功过相抵,国恩大过私怨,不然就损阴德了,看样子以后还是少杀生的好。”

    “对哦,昨晚死了五个人,都是命丧咱们手里,该不该去派出所自首呢?”阎十一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个问题。

    “这属于灵异事件,就算报警了也解释不清,反而给自己找麻烦!”秦丹秋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少了,许多灵异事件就是一些邪修所为,不得已的情况下就得除了他们,这些事一般事先都要与警方打过招呼,这样才没有后顾之忧,不然等事情完结再去报备,没有一定的关系很难了结。

    “也是,那四个保镖的尸体都被化尸粉化掉了,死无对证了都!”阎十一也觉得不靠谱,一拍大腿道:“那个阴阳师,尸体被林月芹吸干了,还扔在山上,我去处理了!”

    此时已经天亮,阎十一没什么好怕的,一个人再度回到打斗的地方,但阴阳师的尸体却不见了,只留下那瓶化尸粉。

    阎十一四周找了找,没有发现,极有可能被林月芹或者红白玉带走了,反正找不到尸体就好,这件事就没什么问题了,便回到水潭边,将情况和秦丹秋一说,秦丹秋也觉得这问题不大。

    此时旭日东升,阎十一坐在水潭边歇了歇脚,准备回住处,抬头一瞧,却是挪不开眼睛了。

    秦丹秋洗漱一番之后,身上的污血和泥垢还有些残留,头发也有些凌乱,在阳光的掩映下,却是明艳动人,白璧无瑕,粉嫩嫩的脸蛋吹弹可破,仿佛一朵出水的白芙蓉,仙容榜排第四,实至名归。

    阎十一不由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