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命在旦夕
    阎十一抬头一看,却见白袍人居然被一双玉手抓着双肩悬在了空中。

    不禁擦了擦眼睛以为看错了,但的的确确,白袍人的肩上只有两只手,一股极为不安的心绪涌上他的心头。

    这双玉手,似曾相识!

    “咯咯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自黑暗中传来,一张美人脸落在阎十一的肩头,是个女人脑袋。

    阎十一忙将手腕一翻,将长剑刺向这个脑袋,身体就势一滚,躲了开去,见这女人脑袋就这么孤零零悬在黑夜之中,惊道:“林月芹,果然是你!”

    “好久不见,小朋友!”林月芹的脑袋飞到那顶轿子边上,她修长柔美的身体才扭着腰肢从黑暗中款款而来,没有脑袋和手臂,显得极其怪异,最后与脑袋合到一处。

    林月芹又操控双手,与身体合到一处,手握白袍人的脑袋,手指甲扣进去,将半死不活的白袍人瞬间吸成了干尸。

    然后扔下白袍人的尸首,对着轿子里的人道:“血污仙前辈,主上已经恭候您多时了,请您移驾,这两个小朋友交给我收拾。”

    “嗯!”

    帘笼挑起,轿子里出来一个高大身影,是个身着大红道袍的赤发中年男子,生得剑眉鹰目,棱角分明,不怒自威,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一派的掌门。

    但更出奇的是,这男子脸上刺着许多字,都是小篆:死敕、不赦、重冥、重戾、邪戾、逆天、诛灭、永镇……一共十八个词,三十六个字。

    阎十一眼神骤缩,这些字不是别的,正是十八层地狱每一层恶鬼必经的刑罚,墨刑,只有在脸上或者耳后刺了字,这恶鬼才会被带入相应地狱受罚,直到刑期结束,再去其他地方。

    但不管这个恶鬼去哪里,这些刺字是不会消失的,就算鬼魂业障消除,可以投胎转世,刺字也会跟随投胎,变成胎记。

    因此就有传言说,脸上有胎记的人都是恶鬼转世,当然也仅仅是传说,恶鬼就算在地狱里刑期结束,也只会投入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三恶道,极少投胎成人,一般人脸上就算有胎记,也是后天形成或者其他原因。

    但阎十一此时可没工夫想这些,这男子脸上刺着三十六个字,也就是说男子将十八层地狱中的酷刑都经历了一遍,即便是十恶不赦的逆天恶鬼,也不会有这个待遇,这得是犯下了多重的罪孽?

    阎十一不敢想象,只呆呆看着男子。

    男子此时也朝阎十一看过来,露出一个迷之微笑,没留下任何言语,转身朝着龙吟山山顶的方向踏空而行,逐渐消失而去。

    “小朋友,看够了么?”林月芹扭着腰肢,款款而来,犹如风摆荷花,十分娇俏,看了一眼秦丹秋,见她伤的不轻,不能动弹,便不以为意,又看向阎十一道:“你我之间的账今天是不是该清算清算了?”

    一听这话,阎十一眉角直跳,经过将近四年的休养生息,林月芹必然恢复了伤势,并且达到了九幽鬼妖巅峰,实力不可同日而语,而自己此时左手又有伤,想要逃走倒是没问题,可还有个秦丹秋,总不能扔下她一走了之。

    一伤一残,想从九幽鬼妖手里逃脱,简直天方夜谭!

    便尴尬笑了笑,说道:“你看这四年,我也没趁你养伤的时候动手杀你,你是不是也得等我伤好了,咱们再斗法?毕竟你生前也是法师,要讲究公平、公正、公开对不对?”

    “厚颜无耻!”林月芹冷哼一声,把玩着自己的长指甲,冷冷道:“你是怕我杀了这女天师吧?不然就算受伤,你也未必逃不了!”

    “额……”被一语道破心中所想,阎十一顿时语塞。

    “那我先杀了她好了,免得你老是挂记她,发挥不出实力!”林月芹咯咯直笑,卸下左手,悬在秦丹秋脑袋上,随时可以取她性命。

    “别别别……”阎十一忙道:“你和我的仇,与别人无关,看在大家都是法师的份上,你放过她,我随你处置就是了!要杀就杀吧!”

    “你以为我不敢么?”林月芹一见到阎十一这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很是恼怒,掐着阎十一的脖子提了起来,怒道:“你们阎家的人都这么不惜命?为了女人都能豁出命去?你要救她,我偏要杀她!”

    林月芹的左手猛地落下,抓向秦丹秋的脑门。

    “没那么容易!”

    阎十一一探背后,才发现方才一番大战,背包丢在远处,勾魂笔也落在地上,身上一件法器也没有,可谓弹尽粮绝,掏了掏口袋,总算摸出来一个大五帝钱手环,就是沈珞瑶不要的那个。

    此时情势危急,他也不管效果如何,将手环往林月芹手腕上一缠,手上结印,念动咒语:“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电风火,官将吏兵,若闻关名,迅速来临,驱除幽厉,捉拿精灵,永镇龙神,功在天庭,急急如律令!”

    手环上的红线自动收紧,五枚大五帝钱扣入林月芹手腕中。

    “乾坤借法,破!”

    红线燃烧起来,立时将林月芹的手腕烧出一条黑印。

    林月芹感到疼痛,将他甩了出去。

    阎十一没了制约,就地一个翻滚,想捡起不远处的勾魂笔,然而还不等他抓住勾魂笔,一条白嫩大长腿从旁边扫了过来,踢在他的肚子上,将他踢飞出去。

    等阎十一回过神来,林月芹已然到了身前,尖长的指甲抵在他的喉咙上,五帝钱手环烧出来的印子清晰可见。

    “还真以为自己能逃走?”林月芹凶相毕露,脸上的血管都浮现出来,就好像有无数条血虫在她脸上爬行,“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啪!”

    就在林月芹的指甲即将插入阎十一喉咙的一刹那,一抹亮光闪过,指甲应声而断,不远处的地上则插着一根尺许长的鱼刺。

    “是谁!”林月芹警惕的抬起头,却是见到一对男女栖在一棵树上,男子一身白衣,女子一身红装,长得却都十分的好看,或者说妖魅,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不是人,至少不是普通人。

    “白玉,红玉,你们敢来搅我的好事?”

    “我们主上也想要这两个人的命,这才派我和红玉来抓他们,所以他们的命不能给你!”白玉摸着自己的两撇八字胡,淡淡笑着。

    “就凭你们?”林月芹的气势全然爆发出来,好似如临大敌一般。

    “就凭我们!”红玉作为女子,也是毫不示弱,手上拿着两根鱼刺做成的骨剑,和白玉一起攻了上来,“今天谁赢,这两人的命就归谁!”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