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獒变
    阎十一不敢想象这一爪子拍到身上会是什么滋味,估计伤筋动骨都是轻的,拍正了一下子小命就交代了,更不迟疑,翻身而起,想要再度爬树,把鬼獒困在荆棘丛里。

    这鬼獒也是真的发怒了,屁股上插着的勾魂笔把它的原始兽性完全激发出来,一跃而起,也跳到了树上,大爪子一拍就把树干给拍断了。

    阎十一大骇,赶忙跳到另一棵树上,回头一看,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这些树都是只有十几年树龄的朴树,枝干都还很细,阎十一一个人站上面都摇摇晃晃,再上来个几百斤的狮面鬼獒本来就要断了,再加上鬼獒含怒一抓,整棵树拦腰而断,断裂处几道抓痕清晰可见。

    “你是狗啊喂,有点节操行吗?还学人猴子上树!”阎十一脚下的树又被扑过来的狮面鬼獒拍断,忙又换了棵树,回身对着鬼獒的双眼打出几枚五帝钱,把鬼獒打落树下,对秦丹秋大喊道:“你快解决了岛国冬瓜,这黑狗蛋子疯了!”

    另一边,鬼獒的主人,白袍人的处境可不比阎十一好多少,被秦丹秋逼的节节败退不说,身上已经有了不少剑伤,手上的折扇也被削断了一截,仅仅用以护住各处要害。

    他嘴里不断喊着岛国语,似乎在呼唤狮面鬼獒,但兽性大发的狮面鬼獒始终没有回应,这使得他更为着急。

    可奇怪的是,他始终没有向轿子里的那位求救。

    “嘶啦!”

    秦丹秋的长剑划过,白袍人胸口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立时倒在地上,秦丹秋长剑架在白袍人的脖子上,喝道:“收了那魔物!”

    白袍人不得已念了咒语,正在追击阎十一的狮面鬼獒立时化作一抹黑烟,消失在当空,插在它屁股上的勾魂笔也掉了下来。

    阎十一这才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捡起勾魂笔走过来,一脚踏在白袍人的胸口,调侃轿子里的神秘人道:“轿子里的那位,再不出来,我可真要亲自进去请你了!丑媳妇儿总得见公婆呀!”

    轿子里的人没有说话,反倒是白袍人居然不怕死的挣扎起来,反而将两人扑倒在地,力气之大,前后判若两人。

    阎十一和秦丹秋感到其中有怪异,忙站起身向后退去。

    只见白袍人猛然抬头,露出一张极为狰狞的脸,居然是狮面鬼獒的脸,在两人的惊讶中,白袍人体型暴涨,瞬间变成了狮面鬼獒,爪子抬起,率先拍向秦丹秋。

    事出突然,秦丹秋没时间闪躲,将长剑挡在身前架住爪子,却依旧被鬼獒巨大的力量拍到了路边的树上,弹了回来,重重砸在地上,胸口气息一窒,吐出一口血来,却是站不起来了。

    见秦丹秋失去了战斗能力,狮面鬼獒又扑向阎十一。

    “尼玛,这什么鬼法术,好好的人怎么就变黑狗蛋子了!”阎十一赶忙往后退去,震惊不已。

    “应该、应该是一种类似请神上身的法术!”秦丹秋挣扎着坐起来,靠在路边,直感全身的骨骼都要断了,本就受伤的右手几乎没了知觉。

    “请神上身可以理解,请狗上身不嫌丢人啊!他这是年轻的时候狗粮没吃够么?”阎十一再一次爬上树,在树上乱窜,这一异变让他一时间腾不出手来反击。

    “斩仙飞剑!”秦丹秋也知道阎十一的处境很是危险,便忍着疼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左手把长剑扔了出去,但准头差的太多,不仅没有伤到鬼獒,反而引起了它的注意。

    鬼獒从树上跳下来,跃回小道上,伸开爪子,又要拍向秦丹秋。

    “仙剑请回头!”秦丹秋咬着牙喝了一句,长剑去而复返,没有奔着鬼獒的脖子去,反而阴差阳错插进了鬼獒的菊花,疼得它嗷叫不止。

    “爆菊!”

    阎十一看着这一幕,顿感菊花一紧,本还想夸几句秦丹秋剑法好,却见鬼獒凶性大发,张嘴咬向秦丹秋的脖子,情势危急,刚忙跃上鬼獒的背,揪住它的耳朵,骂道:“都这样了还想耍流氓,人家脖子粉嫩嫩的,怎么能被你这畜生咬!”

    鬼獒被揪住耳朵,头低不下去,恼怒的吼叫着,不断扑腾,想要把阎十一颠下来。

    “呕……”阎十一都有些晕车的感觉了,一不做二不休,用勾魂笔挑起一道黄符,对准鬼獒的眼睛刺了下去,黑色的血水立时从鬼獒的眼中喷涌出来,溅了他一脸。

    巨大的疼痛传来,鬼獒双爪捂着眼睛,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嚎叫不止。

    阎十一从鬼獒背上跳下来,远远躲开,来到秦丹秋身侧,以作保护,免得鬼獒狗急跳墙。

    鬼獒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身形逐渐变小,再度变成白袍人,但勾魂笔和长剑依旧还插在他的右眼和菊花上。

    白袍人从地上爬起来,先拔出屁股上的长剑扔在地上,疼得他整张脸都变形了,却显得更加狰狞。

    喘着粗气,白袍人恶狠狠得看向两人,当着他俩的面,用双手紧紧握住了勾魂笔,脸色一凝,用力一扯,连笔带眼球拉了出来,末端还连着神经纤维,简直恐怖至极。

    而更让两人心惊的是,满脸是血的白袍人居然狞笑起来,把串在勾魂笔上的眼珠直接吃了,疯狂的笑道:“你杀了我,我的家族绝不会放过你的!”

    阎十一和秦丹秋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内心中满是震撼,这样自残的人实在太可怕。

    白袍人满目狰狞,右眼空洞,恍如冥界来的恶鬼,寻常人看到这一幕,估计就得吓晕过去。

    阎十一以为他要拼命了,却没想到白袍人将勾魂笔一扔,七窍中不断有死光射出,虽然并不明亮,却让人很是不安。

    “不好,他这是在施展死咒!”阎十一大惊。

    所谓死咒,就是人临死时用所有怨念催动的咒法,施加在仇人身上,以便于门派家族的人找到仇人为他报仇。

    在华夏国,尤其是修道之人,都讲究息事宁人,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样的咒法是极少有门派传承的,也就岛国这个嗜杀成性的民族会有这种邪恶咒法代代相传。

    阎十一知道这一点,此前还没想要他性命,但见到白袍人方才吃掉眼珠的举动,让他感到后怕,那是在食眼明志,一旦让他施法成功,以后报复起来,自己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阎十一顺势在地上一滚,捡起秦丹秋的长剑,四柱凶煞剑诀再度施展开来,脚下罡步踏起,带着劲风,急速奔向白袍人。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颠倒,以煞诛邪!斩!”

    一股强烈煞气自阎十一体内爆发而出,气势惊人,却是劈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