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擒狗擒王
    “想好对策了?”见两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咬耳朵,白袍人喝了一句,笑道:“你二人的实力,我很是佩服,我岛国民族一向崇拜强者,若是你两没有受伤,相信还是可以与我的式神一战的!可惜了!”

    白袍人手上折扇一指,身侧的狮面鬼獒狂吼一声,向两人扑了过去。

    阎十一和秦丹秋交换了个眼神,按原定计划一左一右分散开来,绕过狮面鬼獒的身体直冲白袍人而来,阎十一的策略就是擒贼先擒王,只要能第一时间杀了白袍人,狮面鬼獒变成了无主之物就好对付多了。

    狮面鬼獒见二人并不正面硬刚,回转身再度扑了回来,依照白袍人的指示,直接扑向了秦丹秋,不管秦丹秋怎么闪躲,就是纠缠不舍,把阎十一一个人丢在了一旁。

    “你这色狗,也喜欢漂亮姑娘?”阎十一知道这是白袍人授意,但这就与他的原计划有冲突了,奔过去一把抓住狮面鬼獒的尾巴,从尾巴上不断的薅狗毛,嘴里大喊:“让你色,让你色,给你揪成秃尾巴老李!”

    任何动物,尾巴都是十分敏感的,何况是被拔毛,狮面鬼獒察觉到尾巴上传来的剧痛,放弃了秦丹秋,张开大嘴,回身就咬。

    “来呀,互相伤害呀!”

    看着那张血盆大口扑过来,阎十一就地一个翻滚,往远处躲避开去,从背包里取出符咒,用朱砂快速画符,包上五帝钱,用拇指和中指夹住,弹向鬼獒的脑门。这鬼獒倒也不傻,知道飞过来的不是好东西,抬起爪子拍了过去。

    它虽然不是僵尸,却也是鬼物,符咒照样起作用,一触到符咒,立即被符咒上的法力所伤,爪子被炸开一道口子。

    “嗷!”

    狮面鬼獒惨叫一声,尾巴和爪子上的疼痛,让它恨透了阎十一,嗷叫一声,再度去撕咬阎十一。

    阎十一略略估算,觉得还是有几分把握击杀鬼獒的,但这样硬碰硬会很危险,若是被鬼獒不慎抓到一爪子,不死也得残废,所以他还是采用了更加保守的方法。

    凭借他的体力和灵活的身体,不断以之字形躲避,山路很窄,可两边树多,很是方便他攀爬躲避,反倒是狮面鬼獒体型太大,扑到荆棘丛里得好久才能出来。

    而另一边,秦丹秋没了压力,与白袍人放对起来,她现在右手有伤,左手执剑,很是别扭,实力打了折扣。

    她心里很是担忧,能够控制这样强悍鬼物的人实力绝对不会太弱,这狮面鬼獒并不是普通的猫狗,既是杂交凶兽,又是阴冥之物,没有一定的实力绝对驾驭不了。

    她不知道阎十一是不是狮面鬼獒的对手,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尽快解决,否则一旦阎十一有所不测,鬼獒回头来对付她,两面夹攻,她是一点胜算也没有。

    也不迟疑,剑花挽起,平生所学尽数使出,攻向白袍人。

    白袍人心下一惊,以折扇抵挡长剑的攻势,却是立时陷入被动,险象环生。

    “我就说这矮冬瓜不中看也不中用吧!”阎十一攀在一棵树上,得意洋洋道。

    他对岛国阴阳师的了解仅停留在漫画上,但从侧面也让他知道,这些被称作式神的鬼物并不是随时可以驯养而成的,而是当做宝物一样历代传承,既然白袍人是安·倍晴明的后代,能传承到一个式神也并非没有可能,但能传承到式神,并不代表这个传承之人实力就强。

    又考虑到秦丹秋右手受伤太重,身体较为柔弱,单独面对鬼獒有些吃力,才定下的计策由他来拖住狮面鬼獒,让秦丹秋去解决了白袍人。

    “你怎么看出来的?”秦丹秋觉得这件事很冒险,倘若白袍人实力很强,他俩人本就处于劣势,分开行动反而分散了力量。

    此时鬼獒又陷在一处荆棘丛中,一时出不来,阎十一带着几分嘲弄道:“历史我不太懂,但我知道阴阳五行学说是唐代从华夏国由高丽传入岛国,距今一千五百多年了,如果岛国人不是蠢到家,那也该研究出一套极其完备的阴阳五行术才对!

    你想想咱们正一盟威道创建也不过两千年,以咱俩的修为布置五行阵,会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人破了?就算条件再简陋,施展出来的法术威力也不会小了,毕竟法术的强弱主要看的是施法之人,阵法只是辅助,若不是这矮冬瓜自身实力差到极致,怎么会连咱俩都困不住?”

    事实也是如此,白袍人的资质确实不高,尤其是阴阳术的造诣连先祖安·倍晴明的万分之一也没有,但他是安·倍晴明的嫡系传人,所以才传承到了这个狮面鬼獒,否则以他的资质,连做阴阳师的资格都没有。

    “八嘎!”被阎十一揭露了真相,白袍人恼怒之极,与困在荆棘丛中的狮面鬼獒对视一眼,狮面鬼獒这才跃了出来,放弃了阎十一,再度扑向秦丹秋。

    他知道阎十一实力更强一些,不好对付,秦丹秋身为女子,身体不强壮,又有伤在身,只要能解决了秦丹秋,再对付阎十一就好办了。

    阎十一自然不会让他如愿,忙从树上跳下来,再度抓住狮面鬼獒的尾巴,也不管左手臂上的伤,快速薅狗毛,嘴里还不断模仿李小龙喊着:“打打打打……”

    但这一回,狮面鬼獒在白袍人的意识控制下,没有回头,强忍着疼痛,拖着阎十一接近秦丹秋,来到近前,两只大狗掌高高抬起,露出锋利的爪子,朝着秦丹秋背上抓去。

    “啊打!”阎十一情知危急,身体高高跃起,两只手握住勾魂笔,对准狮面鬼獒的大屁·股刺了下去。

    “嗷~~~~”狮面鬼獒发出凄厉愤怒的吼叫,身体在半空中扭了过来,脑袋猛地撞到了阎十一的胸口,把他撞翻出好远,撩开如刀一样锋利的爪子,拍了下去。

    阎十一顺势在地上一个翻滚,堪堪躲开,原本躺的地方却是被狮面鬼獒拍出了个深坑。

    “我去,黑狗蛋子要不要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