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狮面鬼獒
    秦丹秋控制着飞剑更为快速,先一步将手枪削断。

    这才收回长剑,右手上却是血流如注,而躺在地上的阎十一也没好到哪去,被子弹洞穿的左手手臂不断有血流出来。

    秦丹秋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给阎十一包扎好,将他扶起来,询问道:“你还好吧?”

    “没事,就是有点麻!”在华夏国,能尝到子弹的滋味,阎十一也算是“幸运”了,幸好没有伤到骨头,但也让他疼到整个左手都没知觉了,再度捡起勾魂笔,看着白袍人道:“喂,岛国矮冬瓜,现在就剩你一个人了,你是跑还是打?要么送你和这四个黑西服一起上路,要么请出轿子里的人救你!三、二……”

    但出乎意料的是,白袍人看了看死去的四个黑西服,没有惊慌,也不害怕,反而一脸淡定,好像死的不是他的手下似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塑料瓶子,打开瓶盖,将瓶子里的药粉倒在四个黑西服身上。

    四个黑西服身上立即冒起了白烟,发出恶心的臭味,顷刻之间就被腐蚀干净,渣都不剩,地上只留下四滩粘稠的黑色液体,估计连黑西服他妈都认不出来这是她儿子了。

    这粉末简直是杀人越货,毁尸灭迹必备良药!

    “卧槽,化尸粉?你以为你是海公公的后代啊?”阎十一大惊,虽然现在的科学技术想要弄点化尸粉也是轻而易举的,但亲眼看到,还是十分震撼的,而且看到白袍人手中的塑料瓶子里还有一大半粉末,不禁咽了口口水,威胁道:“你别想用这个对付我们,你还没过来,秦妹纸的飞剑就把你弄死了!”

    秦丹秋看到这化尸粉的效果,左手上的剑也是紧了紧,万一让这药粉沾到,死了倒也一了百了,若是化到一半,半死不活的,被毁了容,那才是最可怕的。

    “没事儿,你别怕,有我呢,他要是赶撒药粉,我就抱着他同归于尽!”阎十一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充起好汉。

    白袍人看着紧张的两人,却是轻蔑一笑,把瓶盖再度盖好,放入袖子中,说道:“这东西对活人没用,要用也得等我把你们全杀了!”

    “你早说呀,吓死宝宝了!”阎十一用右手拍拍胸脯,又道:“既然你不能用药粉,就你这小体格,能打得过我们俩?你总不可能比那四个黑西服厉害吧?不然你还雇他四个干嘛?识相的就赶紧投降,别等我动手!”

    白袍人却是松了松全身的胫骨,似乎是在做热身,根本没把阎十一的话放在眼里。

    “你别小看他,岛国的阴阳师我虽然没有交过手,但听我师父说,实力并不弱,尤其是他们的宠物,好像叫式神,很难对付!”秦丹秋的阅历稍微丰富一些,简单解释了一下。

    “这么厉害?”阎十一不太相信,但再一回忆,就有点眉目了,说道:“我记得之前有看过一本岛国漫画,里面有个人物就是岛国的阴阳师,好像叫安·倍晴明!”

    “那是我的先祖!我叫安·倍三原”白袍人做完了热身,看着两人嘿嘿冷笑,似乎在看两个猎物一般。

    “那个漫画里,安·倍晴明确实挺厉害的!”阎十一大学四年,交不到女朋友,只能变宅男,平时看漫画就是一大乐趣,心说不会跟漫画里一个效果吧?那样他和秦丹秋今天可就真要交代在这了,但嘴上却贬低道: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五服,我就不信,安·倍晴明的后人也这么厉害,而且你长得跟你先祖一点也不像,你先祖那么帅,你这么挫,你肯定是野生的!”

    “八嘎!那是漫画!”白袍人还想解释,但也知道这种事越描越黑,没有说下去。

    阎十一却没打算就此放过打嘴炮的机会,又嘲讽道:“意思是你的先祖跟你一样是又丑又老的矮冬瓜呗?”

    秦丹秋不禁被逗乐了,连发白的脸都恢复了几分红润,看上去更加秀色可餐。

    白袍人没有说话,拿出纸扇,在空中虚化几道,又形成了一个五角星。

    “还来你那个破五行阵?我告诉你,我可没时间陪你再玩一次!”虽然嘴上嘲讽着,阎十一还是睁大双眼看着,他可不认为白袍人会蠢到故技重施的地步。

    那五角星并没有被白袍人抛起,而是在原地形成一个黑洞,透出一股凶戾之气,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

    “嗷呜~~~~”一声雄浑又恐怖的狼嚎从黑洞中传了出来,一个如猪一般大的东西从里面跳了出来。

    这东西浑身漆黑,长了一张狮子脸,脖子上有鬃毛,狗的身体,却比狼狗要强壮许多,爪子很大,绝对不是一般狗爪能够比的,却又比狮子小很多。

    “狮面鬼獒!”阎十一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你知道?也是从那个漫画里看的?”秦丹秋没见过这东西,但凭她的感觉,知道这东西很危险。

    “这东西可不止岛国有,咱们华夏国也有,我在古籍上看到过,是狮子和藏獒交配生下来的杂交品种,一般在青藏高原地区,战斗力比狮子还强,不过智商堪忧,早就绝种了,也就是岛国人会把这东西当宝贝供着。”

    阎十一摇了摇头,显得很是不屑,但还是不敢轻敌,毕竟战斗力摆在那里,己方二人又都受了伤,实在没有多少胜算,问秦丹秋道:“你的右手还能使用斩仙飞剑吗?”

    秦丹秋试着握了握右手,却是连握拳都做不到了,只能无奈摇了摇头。

    “你的左手呢?”

    “左手可以是可以,但是力量和准头都要差很多!”秦丹秋答道。

    “不管了,能用总比死了强!硬拼是不行了,咱们这样……”阎十一在秦丹秋耳边细语几句。

    “不太可能吧?万一你猜错了呢?”秦丹秋眉头紧皱,有些不安。

    阎十一却道:“要是猜错了,那你我就共赴黄泉喽,反正有你这么个大美女一起死,我也不吃亏!”

    秦丹秋裂了他一眼,总觉得有点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