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挡子弹
    阎十一心说这岛国人也真够蠢的,居然五个阵眼都用阴邪之物作为守阵灵物,就算是精心布置下五行五灵阵,那也发挥不出一半的威力。

    看向白袍人,见他还在发愣的,带着教训的口吻道:“阴阳五行之术,起源于我华夏国,也许在你岛国,普通人不懂,你这简简单单的阵法就能置人于死地,但是在我华夏国,只要稍微有点学识的都懂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

    白袍人见到阎十一手负在背后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给两个黑西服使了个眼色,两人就想上来动手。

    “慢着,我还没讲完!”阎十一却是伸手喝止,继续道:“你的五行阵太小儿科,方才我用了一个打火机,算是用了法器,对付你这样连五行的五种属性都没研究明白的人,确实有点欺负你了,阴阳五行,博大精深,阳中生阴,阴中藏阳,可不是用点邪物就能凑起来的,你这点道行,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你……”白袍人大眼瞪着,却是不知道如何反驳,他几十年的努力居然成了别人眼中的笑柄。

    “你什么你?听到这里,你不该感到羞耻?年纪一大把了,还那么坐井观天,不知羞耻,要我我就立马撞死在这里,免得回去丢岛国人的脸!”阎十一指着边上的一块岩石,继续讽刺道。

    白袍人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轿子里的人却道:“三原君,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计较,还是先解决了这两人吧!”

    一听到这话,秦丹秋立马站了起来,与阎十一站到一起,现在对面的白袍人和两个黑西服不足为惧,但轿子里的那个人却是让人很是忌惮。

    阎十一倒是很随意,说道:“还想打?你们忘了这两个黑西服怎么死的了?要不是我们家秦妹纸心肠好,不想多伤人命,你们三个早就被飞剑嗖嗖嗖三声弄死了!还有轿子里那个,别当缩头乌龟,是男人就出来遛遛,等我亲自去请你,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轿子里的人没有答话,白袍人却是嘴角一裂,笑得很难看,说道:“这位美丽的姑娘确实很厉害,她的剑法也很神奇,若不是仙君大人对她很是感兴趣,想试试她的实力,她现在已经死了!”

    两个黑西服会意,从上衣口袋里各掏出一把手枪,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阎十一和秦丹秋。

    白袍人得意道:“她的剑再快,能快的过子弹么?”

    “卧槽!”阎十一大骂一声,出于男性的本能反应,将秦丹秋护在身后,“你这矮子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还要点逼脸吗?人家用的是冷兵器,你用枪?合适吗?你不是阴阳师吗?用你的阴阳术跟我们斗啊!”

    “激将法对我没用!输赢我不在意,我要的是你们的命!”白袍人很是冷静,对两个黑西服使了个眼色。

    阎十一见大事不妙,忙把左手伸到背后,对秦丹秋比划了一下。

    秦丹秋会意,虽然她觉得这很冒险,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容她再想太多,将长剑紧紧握在手中,右手受伤,她不能全力施展斩仙飞剑,否则也不会这么被动。

    “走!”

    不等两个黑西服开枪,阎十一和秦丹秋两人几乎同时启动,两人一前一后,不断交错方位,狂奔起来,直逼白袍人三人。

    “先杀那女的!”白袍人知道秦丹秋受了伤,剑法又十分诡异,威胁最大,想要把她先杀了。

    “砰砰”

    两颗子弹同时射出,两个黑西装的枪法很准,配合也好,一颗射向秦丹秋的正面,另一颗则射向秦丹秋闪躲的必经位置上,几乎已经宣告了秦丹秋的死亡。

    但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阎十一恰如其分的出现在秦丹秋身前,迎向正面射来的那颗子弹,注意力高度集中,隐约间看到了一抹光影,勾魂笔迅速抬起,挡在胸口。

    “铛”的一声,连阎十一自己都不敢相信,子弹居然打在了细细的勾魂笔上,心中不禁默念:三清道祖保佑。

    “纳尼?!”白袍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出招!”阎十一大喊一声,在秦丹秋甩出飞剑的同时,以勾魂笔作剑,使出他天机门独有的四柱凶煞剑诀,突进的过程中蓄起剑势。

    这是他从师叔唐四藏那里偷来剑诀练习之后,四年来第一次使用,既心慌又兴奋。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斩!”

    秦丹秋的飞剑飞向左边的黑西服,而阎十一则扑向右边的黑西服,这是刚才阎十一用手指示意的。

    “砰砰”

    就在秦丹秋飞剑划过左边黑西服脖子的时候,第二枪也响了,左边这个黑西服的子弹因为受了致命伤打偏了,右边这个黑西服却是对准了秦丹秋。

    阎十一再度挺身而出,堵在子弹必经之路上,凭着感觉再一次去挡子弹,但这一次没有“铛”的一声,而是“噗”的一声,子弹打中了他的左臂,一穿而过。

    子弹巨大的作用力把阎十一消瘦的身体带翻在地,鲜血飚射,他好不容易蓄势完的剑诀处子秀就这么被打断了。

    “咦——”轿子里的人发出惊讶声。

    “啊你……”见阎十一中枪,秦丹秋心神一阻。

    “别管我,杀了他!”阎十一倒在地上,捂着伤口大喊。

    秦丹秋这才回过神来,喝了一声:“仙剑请回头!”

    长剑已经飞出去挺远,此时听到召唤,才又飞了回来,速度和力量却都减弱许多,那个仅剩的黑西服又有了警惕,把头一偏躲了过去,同时枪口对准秦丹秋又要开枪。

    秦丹秋使完一轮斩仙飞剑,右手已经疼得举不起来了,此时更是躲不开了,一时间竟是蒙了。

    “中啊!”

    “铛!”

    “呼呼呼……嚓!”

    银色的勾魂笔在空中翻转了几圈,飞出去老远,深深插入泥土中。

    千钧一发之际,阎十一依照秦丹秋扔飞剑的手法把勾魂笔扔了出去,不管是有意模仿,还是胡乱扔的,勾魂笔正好赶在子弹出膛之前,砸中了枪口。

    “死!”秦丹秋反应过来,忍着右手剧痛,将长剑再度扔了出去,赶在黑西服再度开枪之前,连枪带人削成两段。

    白袍人一见,俯身去捡另一个黑西服丢下的枪,要杀秦丹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