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鲁班门前耍大斧
    白袍人从袖子里取出来一把纸扇,指着阎十一两人,洋洋自得道:“今日你们如果能逃出我摆下的阵法,我就放过你们!”

    女孩皱眉,对这白袍人的大放厥词很是不感冒,要不是现在受伤了,她才不会听白袍人废话。

    阎十一更不必说,他从小第一门功课学得就是阵法,阴阳、五行、八卦、九宫、七星、奇门遁甲、天罡地煞、天干地支、二十八宿等等凡是能和这些扯上关系的阵法,在他眼中根本不叫事儿,更何况还是白袍人现摆的阵法。

    不理会白袍人,他反而回头问女孩:“相逢即是有缘,我还不知道美女……道友你的名字。”

    “龙虎山,秦丹秋……”终归是阎十一出手相救,出于礼节,女孩还是自报了家门。

    “天师祖庭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说实话看到你第一眼,我就好像提前两个月看到了江城的秋天,冷艳高傲,还有点……热辣!”

    阎十一拽了两句文,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说了出来,“我叫阎十一,大学即将毕业,主业道士,兼职卖煎饼,一会儿收拾完,我可以请你吃煎饼。”

    “……”秦丹秋一愣,从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人,好像没把眼前这些人当回事。

    “对了,你刚才那招飞剑叫什么名字,让我想起了‘秦时明月’里大叔的百步飞剑!”阎十一问了一句,“不过你这招更帅!”

    “是我龙虎山的斩仙飞剑术,演化自陆压真人的斩仙飞刀。”秦丹秋答道。

    见两人把自己当成了空气,白袍人冷哼一声,纸扇在虚空中划了划,嘴里巴拉巴拉念着鸟语,很快一个五角星出现在了空中。

    又在阎十一俩人周围观察了一会儿,扇子一挑,将五角星往天空中一送,五角星迅速变大,落在阎十一的周围,将他困住。

    “哎哟,不错哦!”

    阎十一试着走出去,却好像被鬼打墙了一般,就是出不去,也不知道这白袍鬼子施了什么邪术。

    索性回到阵法中间,仔细观察,才发现这个阵法,有些似曾相识,再一辨认,才知道就是个最原始的五行阵而已,而且档次很低,也就不着急破阵了。

    那白袍人见阎十一被困阵中出不来,以为胜券在握,怪笑道:“我要让你们死得很痛苦!”

    “怎么个痛苦法?”阎十一索性躺在地上,一手拄着头作卧佛状,对秦丹秋道:“不躺下来歇会儿么?这种水平的五行阵,估计你两三岁的时候就能破了吧?”

    秦丹秋默然,她自然看出这是个简陋的五行阵,对付普通人或许问题不大,但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见两人一点都不害怕,白袍人眯起双眼,狠狠道:“你们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做不到黄河心不死,一会儿希望你们还能这么镇定!”

    “开始吧!”阎十一打了个哈欠,很不耐烦,“希望最后你也能明白什么叫鲁班门前耍大斧!”

    白袍人冷哼一声,扇子虚空一点,阎十一周身的五行阵阵眼亮了起来,率先有异动的是西面的金位,只见金位阵眼所在的泥土中伸出来两只白骨手掌,在手掌的支撑下,一个披着岛国盔甲的骷髅从地下钻了出来,从腰间抽出一柄倭刀向阎十一缓步走来。

    “你来还是我来?”阎十一浑不在意,询问一声秦丹秋,见她坐下来处理伤口,才站了起来。破阵不需要太多法力,需要的是技巧,只要找到阵眼,毁了就行,而五行阵就是金木水火土五个阵眼,简单明了。

    阎十一向五个方位打量了一眼,金位上的阵眼是个生锈的螺帽,木位上是一颗小树,水位上是一个小水塘,火位上则是白袍人的保镖丢下的烟头,而土位则是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整个五行阵完全是临时凑起来的,能有这样的威力,倒是说明这白袍人有两下子。

    可这样临时凑起来的阵法,缺点也很是明显,那就是阵眼一点都不稳固,随便一捅就散了,对于阎十一而言,他用脚摆阵都能比这个好很多。

    看着骷髅盔甲人越走越近,阎十一自然不会认为这是幻觉,这是五行五灵阵的守阵灵物,被它砍上一刀,滋味可不好受。

    但见骷髅人行动缓慢,他倒是不着急,优哉游哉对白袍人道:“我有一百种方法破你的烂阵,若用五行相克之法破了那算我欺负你,以相生演相克,又怕你看不懂,直接破坏阵眼又太没技术含量……”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这是他平时开张时点火用的,再道:“我就以一火克你五行好了!”

    “支那猪只知道吹牛!”白袍人根本不信。

    阎十一淡淡一笑,看到已经近在眼前的骷髅人,才懒趴趴爬起来,伸手抓起一把枯草,在骷髅人必经之路上摆成一个太极图,又将三根枯草结成蛤蟆状,成等边三角形立在太极图周围。

    白袍人双手交叉在胸前,这样的阴阳五行阵,他学了半辈子才略懂皮毛,他可不信一个华夏国年轻法师能破了。

    阎十一不知道白袍人的想法,等骷髅人一脚踏进太极图,勾魂笔一翻,插进骷髅人的脚面,使它不能动弹,打火机一点,将构成太极图的枯草点燃,口中念念有词:“天玄地黄,两分阴阳,阳极成阴,阴盛反阳,天道煌煌,人道苍苍,邪鬼厉妖尽诛亡,敕令,收精!”

    枯草的火焰突然高涨,直接攀上了骷髅人的身体,顷刻间便把骷髅人烧成了一缕金色魂气,却是想要逃回金位阵眼。

    阎十一忙将三个枯草做的蛤蟆调整了方位,再又念道:“蛤蟆蛤蟆无棺材,三根枯草救回来,敕令,定!”

    只见三只枯草蛤蟆白光一闪,口中分别吐出一根草编成的舌头,将这缕魂气缠住。

    白袍人大惊,没想到阎十一这么快就破了金位阵眼的守阵灵物。

    “强火焚弱金!”阎十一将打火机点燃,在这魂气下面烧了片刻,直到魂气不动了,才拽在手心,立即奔向木位。

    此时木位阵眼的守阵灵物也出来了,是一条大肉虫,带着丝丝鬼气,阎十一知道这玩样儿是棺材板里的尸虫,能长这么大个也实属不易。

    也毫不犹豫,将手中的魂气弹出,将尸虫包裹住,这魂气乃是金位守阵灵物炼化,对这木位守阵灵物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不一会儿就把这尸虫给弄死了。

    “火多木焚!”阎十一依样画葫芦,破了木位阵眼,又把木位的守阵灵物用打火机烧成一团魂气,直奔土位,守阵灵物是一条蜈蚣,虽然样子有些吓人,但还是被阎十一收拾了。

    再到水位,是一条大水蛭,扭动身体,很是恶心,打火机一烧,汁液流了阎十一一手。

    最后到了火位,那守阵灵物还没出现,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阎十一实在不想再看到恶心的东西,本想痛痛快快撒了一泡尿把那烟头给浇灭,但顾及到秦丹秋还在场,才以口水取而代之,彻底破了五行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