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血灵
    阎十一惊讶于女孩的奇术,凌空御剑那只是小说里的情节,现实生活中是肯定做不到的,除非这把剑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成了法器,才会蒙主人召唤。

    见女孩一时间不会落败,便也不着急出手相助,继续打量起女孩,借着月光,她总算看清了女孩的面貌。

    女孩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面如寒霜,不苟言笑,加上一身老气横秋的练功服,更透出一股让人高不可攀的气质。

    这气质阎十一只从他师父肖紫玉身上看到过,而他又最怕他师父,刚才看到女孩身影,透出来的气质很是熟悉,才条件反射的感到紧张。

    另外女孩脖子上挂着的牌子也引起了阎十一注意,几寸长的牌子上刻着一片枫叶图案。

    “天师道箓?!”

    他没想到女孩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一位人间天师了,而且还拥有了天师道箓。

    人间法师以修为区分,天师之下,有道童、方士、真人、天人四境二十四阶,每境六阶,但凡法师达到相应修为,法术界各门派便会授予相应道箓,赋予神职品格。

    而当法师修为达到天师境,可通晓阴阳,成为人间判官,其后的道箓则由阴司酆都大帝授予,成为地仙、上仙、金仙、天仙等等,也可以说,达到天师之后所获得的道箓才有含金量,是被阴阳两界承认的。

    对于一般法师而言,此生能到天师境界就很了不起了,在这个末法时代,整个法术界天师数量,两只手都能数出来,而像眼前女孩这么年轻就达到天师境界的,算是法术界天才中的天才!

    阎十一的修为其实也已经达到了天师境界,只不过平时读书忙,没空捉鬼降妖积累功德,还不足以让阴司授予天师称号。

    这就好像教师评职称,新来的老师就算能力再强,没有带学生、做论文等等实质性的履历,也是轮不到的。

    而像阎十一的师父肖紫玉这样,一年到头忙到不见人影的,那就算是法术界宗师级人物,什么境界阎十一不清楚,反正肯定比一般天师厉害就对了。

    此时他看着这美貌赛过天仙的女孩,哈喇子流了一地,至于是垂涎于女孩的天师牌和实力,还是姣好的容颜和曼妙身材,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喝!”轻松解决两个黑西服,女子接住飞回来的长剑,趁势再度攻向另外两个黑西服,剑势之凌厉,前所未见。

    两个黑西服见两个同伴被杀,凶性大发,正要逼近,后面轿子里传出来一阵岛国语,两个黑西服才很是不甘的往后退了开去,站到白袍人身后。

    八个抬轿的邪灵眼中凶光一闪,将轿子放下,补上来将女孩合围。

    这些邪灵都是用纸人养成的,形态与纸人一模一样,脸上有鼻子有眼,看上去有些呆板。

    女孩冷哼一声,并不惧怕,长剑舞动,率先出手攻向这些邪灵。

    这长剑银光闪耀,透着煞气和罡气,果然是件很厉害的宝物,剑锋过处,邪灵莫不避让。

    但邪灵胜在数量多,始终把女孩死死围住,让她没有逃脱的机会。

    女孩心知这不是长久之法,手握长剑,逼向最近的一个邪灵,那邪灵并不硬接,往后飘了开去,想把女子引入圈套,好让边上的邪灵包围过来。

    女孩并不鲁莽,只冲了两步,停了身形,剑势一转,横向一切,把两侧包围过来的两个邪灵切为两半,化作两团血雾。

    收拾掉两个邪灵,她气息微喘,向后一倒,连刺三箭,又打散了三个邪灵。

    这时候剩下的三个邪灵,见势不妙,都拥了过来,见棱见角的手指长出长长的白指甲,朝女孩抓去。

    女孩在地上一个鹞子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借势一扫,“嘭嘭嘭”三声,爆起三团血雾,将三个邪灵全数击杀。

    八个邪灵瞬间被杀,女孩的实力确实了得,但她的右臂也在和邪灵交锋中受伤,有血自手臂流下来。

    阎十一看得清楚,知道围困女孩的这伙人肯定还有后招,尤其是轿子里的那个,不知是鬼是妖,能趋势八个邪灵,绝对不是庸手。

    但更让他担心的还是女孩周围没有消散的八团血雾。

    “这血雾有古怪!”阎十一皱了皱眉,邪灵本是阴气聚敛而成,无魂无魄,被法力震散就灰飞烟灭了,绝不可能像鬼一样还能聚魂,但眼前的血雾凝而不散,显然不寻常。

    果然,八道血雾逐渐凝聚起来,再度形成纸人模样,但不是白色,而是血红色。

    “血灵?!”

    邪灵之中,以血供养最为邪煞,若以血成灵,更是比一般的怨鬼还要可怕。

    这些血灵通体殷红,眼睛空洞,嘴唇深黑,没有鼻子,一经成形,嘴里不断发出呼喝声,一阵阵血气从嘴里喷出来,相比方才,更为凶厉。

    纵然女孩是天师,但也难敌如此多的血灵,群攻之下,顿时性命堪忧。

    阎十一见势不对,立即冲了上去,勾魂笔直点向轿子里面,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谁都懂,他倒要看看轿子里坐的到底是什么鬼。

    似乎轿子里的人感知到了阎十一的偷袭,将轿子腾起,躲过攻击,悬在空中,轿子中传出一声冷哼,对阎十一的偷袭很是气愤,但也没有其他动作。

    阎十一也没再理会,在勾魂笔上一连插了十几符纸,点向离得最近的血灵。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破!”

    “砰砰”两声,两个血灵再度爆成血雾,四散开去,消失不见。

    “妹纸,我来救你!”阎十一欺身而上,贴在女孩身后,与之一起御敌。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女孩惊讶,她本来就是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把这波邪物解决了,没想到还有人会跟来。

    “天下道门是一家,见美女被邪物所困,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阎十一抵住两只扑过来的血灵答道。

    女孩脸上露出些许厌恶之色,不但没有感谢,反而问道:“不是美女,你就不救了?”

    “不不不,美女是形容你,我这句话的重点在第一句,天下道门是一家。”阎十一赶忙解释。

    “登徒子!”女孩却是毫不留情,给了一个评价。

    这下英雄没当成,反而被贴到了好色的耻辱柱上,阎十一郁闷不已,这女孩和他师父肖紫玉的性格简直如出一辙,知道多说无益,只尴尬笑着:“先收拾了这些鬼东西,呵呵呵呵……”

    有了阎十一的加入,两人一合力,这些血灵就不够看的了,没几下就被两人全数打散。

    “两个初出茅庐的人间法师?有意思!”轿子里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纯正的华夏语,“三原君,你想不想与他们较量一番?”

    白袍人对轿子鞠了一躬,用生涩的语调说道:“嗨!我是阴阳师的后人,阴阳五行术源自华夏国,如今的华夏国弃之如糟粕,几乎没有人学习此术,我甚至怀疑华夏国还有没有人懂得这些!此番受家族委托送您回来,正好找华夏国的法师切磋一番!但这两个会不会太年轻了些!”

    “你试试吧!”轿子里的人声音略带嘲弄,语气中有一丝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