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鬼妈妈
    又见白小青还很是好奇的看着他,忙解释道:“我刚才用的是五行安魂咒,魂在头顶,魄在身上,胸口是两者交汇之处,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明白的,学长。”白小青脸色尴尬,如果换做平时,她早就给阎十一两巴掌了,但今天的所见所闻已经远远超出她的认知了,就算阎十一真的是在占沈珞瑶便宜,她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何况此时沈珞瑶真的安分下来,不再乱动了,“那这事儿要不要告诉她?”

    “额……我行的端做的正,没什么不可以说的!”阎十一想了想,最后还是认怂了:“当然如果能不说,还是不说吧,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那这三个怎么办?还有那个死人树也还没烧!还有,那个小鬼!”

    经白小青这么一提醒,阎十一才想起今天来这里的正事,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复杂,想了许久,才道:“烧!都烧了一了百了!至于那个小鬼,我看肯定在这死人树下面,我烧了死人树看它还躲不躲得住。”

    说完,阎十一把三只僵尸全都堆到死人树上,用符咒点燃刚才已经铺好的法药,火势腾地一下就起来了,火焰窜起一米多高,却不是红色的,而是绿色的。

    “学长,这么大的火,会不会把山烧了。”白小青扶着还在昏迷中的沈珞瑶退后几步,不免有些担心。

    “没事,这不是阳火,是阴间地火,专门用来焚烧邪物的。”阎十一也往后退了几步,火势这么大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更让他肯定,地下肯定有不少死人,只有足够的死气才会让地火变成绿色。

    约莫十几分钟,三只僵尸和死人树都被地火烧成了灰烬。

    阎十一这才用树枝扒拉起泥土,他要看看下面的情况,幸好早上下过雨,土地湿润,他连翘带推,很快刨出了一个几十厘米深的小沟,便被卡住再也挖不下去了。

    他这才扔了树枝,用手去扒,可还不等他动手,却听到地下传来女子笑声。

    “咯咯咯……”

    嘲笑中带着些许怨毒。

    古话讲: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

    阎十一连忙后退,拿出勾魂笔和青蚨剑护在白小青和沈珞瑶身前,他知道笑着出来的鬼,绝对不好对付。

    “学长!”白小青今天已经受了不小的打击,要是三观再被刷新一次,估计就得要发疯了。

    “白小青,你好狠呀!”然而就在阎十一掘出的那条小沟里,伸出来两只纤细惨白的手,长长的指甲扣在泥土里,慢慢的爬上来。

    女鬼长长的头发遮住整张脸,身着血红色T恤和短裙,光着脚在地上匍匐,往这边爬过来。

    阎十一看着女鬼装束是又惊又恐,恐的是这女鬼穿的是红衣服,那是大凶之兆,惊得是这女鬼的装扮与一般学生没什么两样,显然是现代人,可戾气却比一些百年老鬼还要重。

    “你认识她?”阎十一问边上的白小青。

    白小青则已经傻了,身体如筛糠一般,只是捂着嘴,瞪大眼睛看着女鬼,大脑一片空白。

    “白小青,你抢我男人,害死我和孩子,我要你偿命!咯咯咯……”女鬼抬起头,头发自中间分开,露出血红的嘴唇和只有眼白的眼睛。

    “这仇……可有点大!”阎十一惊道,他可想不出来白小青这么个小丫头能干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来,忙小声道:“怎么回事?你还有事情瞒着我?”

    “啊……”白小青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我根本不知道还有你的!”

    “你不知道就可以逃脱干系了?要不是你勾引我男人,我男人会不要我?我又怎么会死?”女鬼笑得很凄厉,一步步爬过来,抬眼看了看阎十一,“以为找一个法师就能救你?我告诉你,今天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阴阳两条道,你既然已经死了就该回阴司去报到,转世投胎,是谁把你害成这样,自有法律制裁他,就算他逃过阳间的法律,等他阳寿尽时,阎王殿前一本账,也有相应的惩罚等着他,你这样杀人,只会增加你的罪孽。”

    阎十一知道其中自有隐情,但不管怎么样,鬼不能擅自害人,否则阴阳两界的秩序就乱了。

    “少管闲事,你替她出头,打伤我的孩子,我先要了你的命!”女鬼一纵身,双手掐向阎十一的脖子。

    “敬酒不吃吃罚酒!”阎十一用勾魂笔隔开女鬼的双手,一抬手,将青蚨剑刺入女鬼眉心。

    “天地玄宗,以煞诛邪。破!”

    阎十一又在女鬼眉心拍了一掌,将女鬼震了开去。

    女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露出了死亡时的真容,整张脸成扁平状,五官移位,就像被一个大锤砸平的。

    “真的是你……”白小青看到了女鬼的真容,惊呼道:“你是颜小雅,你的死和我没关系,我根本不知道茅炳当时脚踏两条船……”

    “说什么都晚了,今天我杀不了你,以后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颜小雅忍着青蚨剑上的法力侵蚀,将剑拔了出来,扔在地上,惨笑着举起双手,露出长长的指甲,噗嗤一声插进肚子里,“因为你,茅炳抛弃了我,我们从大学相恋,已经快六年了,等我们研究生毕业就该结婚了,可你却偏偏插进来,害的我们还没出世的孩子也胎死腹中,当初就不该介绍你俩认识!”

    颜小雅掰开肚子,肠子鲜血流了一地,从肚子里抓出来一团肉呼呼的东西,正是被阎十一打伤逃走的流产凶婴。

    此时阎十一才知道,这凶婴不是流产所致,而是胎死腹中。

    “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不知道你是茅炳的女朋友,等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经死了!”白小青哭得很是伤心,不仅仅是害怕,还有后悔和无助,“我知道之后马上和他分手了,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阎十一摇了摇头,这种“被小三”的经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心中又想,这茅炳到底何许人也,女朋友怀孕了还脚踏两条船,简直猪狗不如啊!

    当然他这想法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涝的涝死,旱的旱死,他自己就是旱死的那一个,不免嫉妒。

    “不用找借口,我一定会缠着你到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