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白毛僵
    阎十一错身躲开,向后退出一步,笑道:“按照常理,你不该和我谈谈条件?这沈珞瑶可是沈家大小姐,那可真的是千金之躯,你绑架她不就是想勒索点钱么,你分我点钱,我说不定就放你走了。”

    “就凭你这么个毛头小子也敢在我嘴里夺食?”赶尸人手中引魂铃铃声大作。

    “捂住耳朵!”阎十一喝了一声,当然是对躲在一边的白小青说的,从背包里摸出来一个铃铛也摇了起来,笑道:“就你会摇铃铛?我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会了!”

    “你不是我祝由门人,怎么会惊魂鬼术?”赶尸人大惊,祝由一脉,自蚩尤传下,几千年皆在湘西境内,从不外传,眼前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显然不是湘西人士。

    “你这种旁门左道,也敢自称为鬼术?”阎十一冷冷一笑,“既然你已经承认了绑票勒索,那也不用多说,去警局自首,可以少受点苦。”

    “狂妄!”赶尸人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往阎十一的胸口刺来。

    “这是你自找的!”阎十一早有防备,他巴不得赶尸人出手,这三四年的相安无事,一身本事没地方施展,早就手痒了,从背包里抽出勾魂笔,抵住赶尸人的匕首,手腕一转,反而把匕首架了回去,刺到了赶尸人的胸口上。

    “啊!”赶尸人胸口一疼,连匕首也扔了,手中铃铛一摇,他身后穿着寿衣的三具尸体突然活了,双手伸直,朝阎十一逼过来。

    “你还养尸!”阎十一大惊,本以为这赶尸人做着赶尸生意,知道沈珞瑶家境好才临时起意,把她绑架了,没想到赶尸只是幌子,绑架害人才是本意。

    两者看起来差不多,恶劣程度可差多了,湘西赶尸虽然是旁门,但还是被法术界承认的。

    一般赶尸人只是履行赶尸的职责,绝不会把死尸养成有攻击性的僵尸,但眼前这三只僵尸皮肤上长白毛,显然养了很久了。

    眼前这个赶尸人又用邪术迷惑人,做坏事赚钱,那可就是邪魔外道,天理不容了。

    阎十一作为道门传人,有义务将这种人除掉,勾魂笔一番,直刺赶尸人,却被三个僵尸拦住。

    “三个白毛僵而已,也该阻挠本法师剪除邪恶!”阎十一收回勾魂笔,从裤兜里摸出三枚大五帝钱,还是最为珍贵的秦两半,抛在空中,手上结神遁手印。

    “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定!”

    阎十一剑指在三枚秦两半上分别一弹,三枚大五帝钱正好落在三个白毛僵额头所贴的辰州符上,三个僵尸立即停住不动。

    “好小子,我记住你了!”赶尸人恨恨道,转身就往山上跑。

    “你以为你还跑得掉?”阎十一疾步赶上,他这二十来年每天几十公里可不是白跑的,几个呼吸之间就追到了赶尸人身后。

    “今天我吴四丸子技不如人,败在你手里无话可说,今日我若不死,日后必来讨还!”这赶尸人也是够胆子,眼见跑不了,居然直接往山道旁纵身跳了下去。

    这里的山说陡不陡,说不陡摔个断手断脚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喂,别跳啊!”阎十一听着下面不断传来树枝的断裂声和惨呼声,不禁全身都疼,“我就是打算把你送警察局,又没说杀你!难怪师父说别惹这些人,原来是这些人太偏激,逼急了就自杀!”

    “啊——”

    阎十一还在往下观望赶尸人摔下去的动静,后方却传来了白小青的尖叫声,知道不妙,可能是那个小鬼出来报仇了,忙跑了回去,却是见到一个僵尸正掐着白小青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我的大五帝钱还镇不住?难道这僵尸已经成尸王了?”阎十一跑到近前,才发现沈珞瑶沈大小姐,眼神涣散,提着手臂正在撕第二个僵尸额头上的辰州符。

    “尼玛,真是红颜祸水!”阎十一拽过沈珞瑶的胳膊,一个手刀将她打昏,随后捡起地上的辰州符和大五帝钱贴到了那只活了的僵尸额头,又在僵尸的手腕关节上一打,僵尸才松开白小青的脖子。

    白小青落了下来,阎十一将她接在怀里,关心道:“没事吧?”

    “没、没事……”白小青咳嗽几声,脸显得很是苍白,聚敛心神看向阎十一,却是面色惊恐,又一只僵尸扑了过来,“学长小心……”

    阎十一没有回头,剑指夹住一枚五帝钱,回转身来,正好点在僵尸的眉心,控制住僵尸,再往小道上一看,只见昏过去的沈珞瑶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又在撕符纸。

    “我的姑奶奶唉!”阎十一把白小青放一边,赶忙把沈珞瑶拖回来,摁在地上,也不知那个赶尸人对她施了什么咒术,让她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还能动弹。

    沈珞瑶被按在地上,却依旧不安分,阎十一索性骑到了她身上,可还是控制不住。

    “沈珞瑶她怎么了?她不会也成僵尸了吧?”白小青走上前来,看着沈珞瑶双眼紧闭,有些害怕。

    “她是被控魂了,你来帮我按住她的手,我帮她解除控魂咒!”阎十一把沈珞瑶的双手交给白小青,让她死死抱住,自己依旧坐在沈珞瑶身上,从背包里拿出朱砂、鸡血等等法药调和起来,再取出二十公分长短的红线浸入法药内,然后撕开她身上的寿衣,撩起沈珞瑶的紧身T恤,香艳的一幕立时呈现在眼前……

    雪白的肌肤,玲珑的曲线,小腰只一握,白肉两大片,关键是保护这两大片白肉的布还很小。

    “学长你……”白小青瞪大了双眼,不知该不该阻止。

    其实阎十一此时也有点懵逼,只觉得鼻子上有点热,他师父教他的时候只说了方法,可没告诉他还有这样的情况,但此时不是解释的时候。

    一不做二不休,将浸了法药的红线横在沈珞瑶胸口之上,拿两枚五帝钱用左手拇指和食指压住红线两头,右手抓起红线中间,然后放开,弹在沈珞瑶胸口之上,然后换了五个方位连弹五次,嘴里朗声道:

    “一弹七魄归!”

    “二弹三魂定!”

    “三弹百邪惊!”

    “四弹千煞散!”

    “五弹万福安!急急如律令!”

    这时沈珞瑶胸口出现了一个醒目的五角星图案,阎十一把沈珞瑶的衣服放下来,他怕再多看一眼就得把持不住了,又用符咒点燃红线,塞入沈珞瑶嘴里,用雄黄酒送下,这才从沈珞瑶身上下来,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大大喘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