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湘西赶人术
    此时白小青的双腿紧紧箍住阎十一的腰,双手死死抱住阎十一的脖子,就好像一只树懒一样。

    阎十一憋的满脸通红,才切切实实感受到人类潜能的巨大,任他怎么拉扯,都没法把柔柔弱弱的白小青从身上拽下来。

    要不是在荒山野岭,这么暧昧的姿势,阎十一早该把持不住了,他没碰过女人不假,但还没到要爽不要命的境界,他可知道,若是这时候那小鬼突然出现,两人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为了避免这事儿发生,阎十一从背包上摸出来一瓶黄橙橙的液体,这是一瓶用法药调制成的雄黄酒,除了可以驱邪,还能解百毒。

    阎十一坐了起来,让白小青坐在自己身上,这才腾出手来,抓住在自己脸上乱蹭的小脑袋,扣住她的下巴,咬开瓶塞,把酒灌了进去。

    “咳咳咳……”白小青被酒呛得眼泪直流,却还没松开手脚。

    阎十一又摸出一把艾草,用火点燃,在白小青鼻子下熏了熏。

    在烟酒的双重刺激下,白小青脸上的潮红才逐渐退去,渐渐恢复了神智,看到自己坐在阎十一的大腿上,姿势极其暧昧,赶忙站了起来,脸又红了起来,不过这次是害羞,“学长,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坐在你身上?”

    “你闻了死人树的迷幻花香,产生幻觉了,现在没事了。”阎十一可不想解释太多,免得尴尬,“我先把这死人树给烧了,免得它再祸害人。”

    “那我退远一些,免得再闻到花……香。”这腥臭卫矛的花散发出来的味道奇臭无比,实在谈不上香这个字,白小青却又有些担心:“学长你不怕这个味道么?”

    “没事,这花香其实对一般人的效果并不强烈,只不过你最近被那个小鬼缠身,阳气不足,迷幻效果才会加重的。”阎十一学道十几年,正气凌然,罡气护体,背包里又有各种法药,自然不怕这种邪气入侵,便在死人树的根部周围撒上法药,火油等物,然后烧了这邪煞之物。

    就在他抽出黄符,想要点火的时候,山下突然传来“啪、啪、啪……”的跳跃之声。

    “快过来!”

    阎十一赶忙将白小青拉过来,伏在腥臭卫矛后面,用艾草塞住她的鼻孔,免得她再中招,然后侧耳倾听下面的动静。

    一安静下来,跳跃声更加明显,在山间回荡,连白小青也听得很是清楚,“学长,是那个小鬼么?”

    “不是!”阎十一听得出来,这跳跃的声音不止一个,而且很是整齐,不像是动物发出来的,便屏息凝神,静观其变。

    “铃铃铃……”跳跃声来到近处,山道上率先走上来的是一个带着斗笠、身穿宽袍的男人,天黑看不清面容,只见他手里拿着个引魂铃,时而摇动。

    而他身后则跟着四个同样戴着斗笠的人,脸上都贴着一道符咒,脸色惨白,表情僵硬,一蹦一跳跟着,跳跃声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湘西赶尸!

    “唔……”白小青吓得脸都绿了,她的三观再次被刷到新高度,差点就叫了出来,幸好阎十一捂住了她的嘴。

    “别喊,只要咱们不惊动他们,赶尸人不会为难我们的!”阎十一师从天机门,虽然他师父肖紫玉没把天机鬼道传给他,但他多少知道一些,鬼道之中,偏门邪术众多,赶尸术就是其中之一。

    他师父还特别嘱咐过,以后见到这些鬼道之人,能躲开尽量躲开,因为这些人可不跟你将道义,只要把他们惹急了,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不是……”白小青口鼻被堵,憋得够呛,掰开阎十一的手,小声道:“最后那个女孩我认识!”

    “啊?你认识?”阎十一愕然。

    “是,那个女孩是沈珞瑶!”

    “我勒个去,你说的不会是沈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吧?”阎十一往那四个蹦跶的身影看过去,虽然都穿着长长的白色寿衣,但阎十一看到,最后一个的确是个女孩,而且额头上没有符咒,走路也不是用蹦的,但走路姿势十分僵硬,好像失了魂一样,很不寻常。

    “我说怎么看着有点怪?你确定真是沈珞瑶?”

    “我确定,就在我来北校区买煎饼之前,我在南校区门口见过她的,不会认错。”白小青回忆了一遍,“她不是也在北校区么,好像读大三,学长你不认识么?”

    “额……”阎十一顿感尴尬,他这四年连一个姑娘都没追上,更别提认识这种家财万贯的阔小姐,他和室友拿着啤酒在校门口进行夕阳下奔跑的时候倒是见过沈珞瑶开着她的玛莎拉蒂进去,也就吃吃人家的车尾气,都没近距离看过。

    不过此时他倒是有另一番心思,要是白小青说的不假,那么沈珞瑶极有可能是被这赶尸人给绑架了,他要是能把沈珞瑶给救了,少则重金酬谢,多则以身相许,到时候他可就能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

    “学长,你在傻笑什么?”白小青伸手在阎十一面前晃了晃。

    “啊,没,没什么。”阎十一擦了擦口水,正了正颜色道:“你在这里等着,别出来,我去救她。”

    阎十一站了起来,走到山道上,对前面的赶尸人道:“手持符节无常器,千里赶尸归故里,鬼差勾魂我还尸,鬼道阴德人人喜。这位祝由大巫留步……”

    那个赶尸人一听,摇了摇铃,停了下来,也没回头,掐着嗓子道:“你是哪派的弟子,这般没规矩,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阻拦。生不入祝由,死不下鬼门,你师父没教过你么?”

    “晚辈只是一个小门小派的弟子,不提也罢!”阎十一从旁绕过赶尸人身后四人,并细细打量了最后一人,果然是沈珞瑶不假,而且气息尚存,还活着,其他三个则是真真切切的死人,便走到赶尸人身前,说道:“我此番拦住前辈,就是想带走前辈不该带走的客人,免得你无端造了恶业,有损阴德。”

    “小子多管闲事找死!”赶尸人一见事情败露,对着阎十一的胸口拍来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