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死人树
    阎十一皱起眉头,这种小鬼因为投胎不成,怨气极重,又由于投胎时间太短,三魂七魄没有和肉身融为一体,魂魄不全,无法开启天智,又不具备人的意识,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没被伤及根本,就不会逃走。

    阎十一自然不会让这种没有灵智的东西活下去,不然等这东西长成,那可是一大祸害,也不犹豫,从口袋里取出五枚五帝钱,排成梅花形状,想要击杀它。

    小鬼凭借本能也感到了危机,全身一抖,从嘴里吐出来一口血。

    阎十一赶忙躲开,这是流产怨婴体内保留的母子血,奇脏无比,这要是被沾到,损道行不说,还会让他好几天法力尽失。

    可也是这么一躲,阎十一手上一滑,这小鬼脱手而出,往学校背后的虎啸山逃去,消失在黑暗中。

    阎十一也不忙着追赶,擦了擦手,把白小青扶起来,剑指按在她的眉心,念了一遍定魂咒,白小青才苏醒过来,脸色难看至极。

    “学长,那小鬼……”白小青看了看四周,心有余悸。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阎十一很是突兀的问了一句,见白小青一脸茫然,又道:“往往怨鬼缠人,都是有其理由的,不会平白无故缠你,缠着你的这个小鬼,还是个没有智商的流产怨婴,这种情况大多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做过人流,被你拿掉的婴儿才会缠着你!”

    “学长……”白小青满脸通红,“我、我还没有做过那事儿,怎么会做过人流……”

    “额……你确定?”阎十一愕然,“那这事儿就复杂了,走,去找那小鬼,今晚我已经破了它的鬼身,要是不除掉它,等它恢复元气,它不能把我怎么样,但你就危险了!”

    “可它已经跑了,还找得到么?”白小青有些恐惧。

    “我有办法。”阎十一在树林里找了找,抓出来一只萤火虫,念道:“萤火萤火,去日苦多,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今日助我,还你功德,去!”

    萤火虫缓缓升起,往虎啸山飞去。

    “萤火虫?现在还是初夏,怎么会有萤火虫!”白小青很是好奇。

    “边走边说!”阎十一拉着白小青跟上,解释道:“这叫萤火指路。萤火虫在普通人看来很是美丽,其实它还有个名字叫做冥虫,是由鬼魂的精魄化成,有些鬼魂因为一些原因在阳间魂飞魄散,化成精魄,无法进入阴司。只好化成这样的虫子,成虫之后一般都活不过七天,暗合鬼魂头七必归阴司之意,想要借此蒙混过关,回到阴司聚魂,但成功的极少。我提前让这萤火虫破壳,助我一臂之力,那是它的功德,不仅可以让他回到阴司,还能缩短它聚魂的时间。”

    “我、我小的时候抓过不少萤火虫,还弄死过不少,会不会招来它们报复?”白小青现在完全是只惊弓之鸟。

    “不会,这也算是它们的劫数,你杀了它们,反倒加快了它们在阳间的轮回。”阎十一顿了顿,“不过无故杀生害命都是要损阴德的,以后还是少做为妙。”

    “那人流呢?也损阴德么?”白小青想起刚才的误会,不禁脸上又是一红。

    “你没做过那就最好,以后也不要做!”阎十一很正经道:

    “轮回之道,乃是天地注定,鬼魂投胎无非四种情况:报恩、抱怨、讨债、还债,法术界称为四缘,有善缘也有孽缘,但不管哪种,一旦你把它堕胎杀了,它就必然成了你的仇人,若是成了凶婴,自然是要缠着你的。你知道为什么许多做多了人流的女孩子想再怀孕就不容易了么?一是身体上的伤害,还有就是这些凶婴在作祟,它们嫉妒其他孩子能生下来。”

    “……”白小青听到这里,脸色一白,“可我没做过这些事,那个小鬼……小孩为什么要缠着我!”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觉得你漂亮呗!”阎十一变相夸了一句,“但一切事皆有因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等找到那个小鬼或许就有结果了。”

    “哦!”白小青现在一点也不觉得阎十一说的是封建迷信了,就算她今天没亲眼见到那小鬼,这些话也可以警醒她。

    两人跟着萤火虫,有一搭没一搭聊着,这里是旅游区,山路都是用水泥台阶铺成,并不难走,在崎岖山路上走了半个多小时,那萤火虫才停在了一棵树上不动了。

    阎十一拿手电照了照,眼前是一株形状很是奇怪的植物,笑道:“难怪那小鬼能修成鬼身了,原来有这东西相助。”

    “这是什么树,学长?”白小青看着眼前好像鬼爪一样,长着数十根枝条的灌木丛,不解道。

    “这是卫矛!”

    “卫矛有什么稀奇的,学校里也种了很多呀。”

    “这可不是普通的卫矛,这是腥臭卫矛,又称死人树!”阎十一道。

    “这名字……”白小青不禁后退了一步,鼻子嗅了嗅,“是有点臭。”

    阎十一掰过一个枝桠,看了一眼,枝丫顶端有一朵小花,呼了口气道:“还好没有结出果实,不然麻烦就大了。”

    “会有什么麻烦?”白小青的双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这腥臭卫矛,是一个变种,只生长在阴气极为浓郁的地方,传说是阴间的树,可以容纳千万鬼魂,千花一果,结果之时,便会出现百鬼夜行的景象!若这树出现在阳间,那么这地底下肯定埋着许多死人!”

    阎十一趴在地上,捻起一点土,闻了闻,“还有你可别小看了这树散发出来的臭味,味道虽臭,却有迷幻的效果,闻多了会出现幻觉,你最好捂住口鼻,免得中招。”

    可等了好久也没见白小青回话,阎十一这才回过头来,用手电一照,不禁吓了一跳。

    此时的白小青,整张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眼神迷离,一副魅惑的样子。

    “学长……”白小青扑了下来,将阎十一紧紧抱住,不断抚摸阎十一的身体,声音嘤咛,动作娇媚。

    “我勒个去!”阎十一赶忙翻转身来,把白小青挟制住,立即明白过来,“书上记着的内容有遗漏,这死人树除了能迷幻人,还能催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