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流产怨婴
    “怎么办,学长?”白小青抓着阎十一的手臂,缓缓回头,果然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更是抱住了阎十一的手臂,毫无顾忌的把身体都贴了上去。

    “呼……”阎十一顿时全身充血,打小除了姐姐和师父,还没有一个女的这么近距离接触他,就算是柳絮那回,也是牵牵手而已,心里也是纳闷:“怎么每次艳遇都是鬼促成的呢?难道我这辈子还得鬼来当红娘?”

    想归想,阎十一从摊位下抽出双肩背,从里面拿出一张符贴在后颈,才把双肩背背在背上。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藏身符,用来隐去我的气息,这样一般鬼怪就看不到我了。”阎十一解释道。

    “和电视里的隐身符一样?可我还能看见你呀!”白小青有些怀疑。

    “性质差不多,不过隐身符是让活人看不见,藏身符是让死人看不见。”

    “那我要贴么?”

    “不用,你贴了那小鬼就看不见的你了,还怎么引它过来?”阎十一拉着白小青进入校门,直奔校内的花卉园,这里有一片葱郁的小树林,花团锦簇,视线遮蔽,是情侣们幽会的最佳场所,至于在里面能做些什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反正阎十一自从大一的时候一个人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走一圈狗粮管够。

    但这个花卉园位于学校西北角,北边围墙外就是虎啸山,晚上阴森森的,是真心偏僻。此时又将近十一点,情侣们都去处女的末日一条街了,不会有人在这儿,收拾起鬼怪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两人走进小树林,幽静的环境让白小青靠的阎十一更近,恐惧让她不敢回头看,便问道:“那小孩还跟着么?”

    阎十一有藏身符隐形,普通鬼怪看不到,他不担心小鬼能看到他,便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小鬼在地上一蹦一蹦的跳过来,很是谨慎,便道:“别说话,再往里走一点。”

    “学长,你有把握么?”白小青此时才想起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阎十一看出她遇鬼了不假,可阎十一能不能打过这个小鬼她心里一点谱也没有,毕竟这是她头一遭遇鬼,只见过电影里道士捉鬼,现实生活里她可没见过。

    “只要你一切听我的,我保证这小鬼伤不了你!”阎十一一边看着那逐渐接近的小鬼,一边安抚白小青,“一会儿不管看到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身边,知道么?”

    “我、我不敢!”白小青现在四肢无力,几乎整个人都挂在阎十一身上,就算让她跑她都跑不动。

    “小小孩,无人睬,小脚丫,大脑袋,哭着喊着没人爱。爸爸背,妈妈抱,钻妈妈肚子里睡觉觉……”

    这时,小鬼追了上来,围绕着白小青,一边拍手一边唱着奇怪的童谣,声音诡异,穿透心扉,让人不寒而栗。

    小鬼的模样并不吓人,除了黑点,头大点,也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区别,阎十一抱着双臂看着,看他会作出什么妖来。

    白小青忙缩到了阎十一身边,不敢声张,怕这小鬼会其他有可怕的举动,好在眼前的小鬼和三四岁的孩子差不多,她才没那么害怕。

    “妈妈、妈妈,陪我玩吧!”

    小鬼见白小青浑身瑟瑟发抖,咯咯笑了起来,小手拽过白小青的手,要把她往小树林深处拖去。

    “啊——”白小青吓了一跳,感受到小鬼那冷如寒冰的小手,她立即惊叫起来,甩动胳膊,想把小鬼的手甩掉,可小鬼的手却好像粘住了一样,怎么甩都甩不下来,双眼盯着小鬼的眼睛,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了,居然放开了阎十一,要跟着小鬼走。

    “妈妈最好了,我带妈妈去个好玩的地方!”小鬼一副得逞的神色,使劲拉着白小青往林子里走。

    鬼迷心!

    阎十一冷冷一笑,这小鬼是想害人了,绝对不能轻饶!这才揭下后颈的藏身符,一把抓住小鬼的手道:“妈妈胆小不陪你,爸爸陪你好不好?”

    手上一用力,小鬼嗷唠一嗓子放开了白小青。

    白小青这才恢复了神智,忙躲到阎十一身后,再不敢看小鬼一眼,开始哭起来。

    阎十一现在可没空安慰她,看着小鬼,问道:“你为什么害人?”

    小鬼没有回答,手上使劲想要挣脱,但阎十一的手却是钳子一般,他挣脱不得,立即凶相毕露,眼睛赤红,嘴巴裂开,直到耳朵根,露出两排漆黑如墨的牙齿,连嘴唇也变成了渗人的黑色。

    “啊——”白小青看到这一幕,直接吓得瘫在了地上,昏了过去,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纯正无神论者,这一刻三观瞬间崩毁。

    “不够吓人,还要多加学习,我送你去个学习深造的地方怎么样?”阎十一指了指地下,自然是阴司冥府。

    小鬼也意识到了危险,立即挣扎起来,张开嘴就奔着阎十一胳膊咬来。

    阎十一也不慌张,手上结了个神遁手印,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五帝钱,用大拇指急速按在小孩额头上。

    啪的一声,小鬼被击出去好远,脑袋磕到树上,裂了开来,冒起阵阵白烟,黑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显得更加狰狞。

    不等小鬼站起身,阎十一欺身而上,手上多了把青蚨剑,心里默念一遍定鬼咒,感到青蚨剑上罡气充盈,一剑插在小鬼的胸口上,这才站直身子道:“小小怨鬼,也敢在本法师面前叫嚣!”

    小鬼凄厉的叫着,在地上挣扎,黑血不断从额头和胸口的伤口处流出来。

    “别费力气了,就算是百年老鬼也逃不出去,更别说你这小鬼头!”

    可阎十一话还没说完,只见小鬼的大脑袋逐渐裂开,一团鲜红色的软肉从脑袋里挤出来,外形看着像是一只剥了皮的老鼠,速度极快,直奔一旁昏死的白小青。

    “冥顽不灵!”这一异变出乎阎十一的预料,却也不自乱阵脚,剑指夹住一张符咒,将一枚五帝钱裹在其中,打向小鬼的落脚点。

    谁知小鬼只在白小青身上借了个力,反而朝阎十一扑来。

    “卧槽!”阎十一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愣头青的鬼,明知打不过还不要命冲过来送死的,立时掐了个指诀,将小鬼捏在手心,仔细一看,不禁一愣。

    这小鬼真身,浑身血淋淋、软绵绵,居然是个早产婴儿,确切的说是流产婴儿,以体型来看,在母亲体内不超过三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