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厉害了我的煎饼
    第二天,阎十一把柳絮送回镇上之后,就直接去了江城,并且在江城师范蹲守了一个月,可林月芹直到江城师范的学生都放暑假回家也没出现。

    这整个过程有个专有名词,叫做放鸽子。

    对的,阎十一被放了鸽子!

    没有发生屠校事件值得庆幸,但被一个女鬼放了鸽子,阎十一感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他好不容易有单独行动的机会,摩拳擦掌准备万全,对手却不见了。

    这就好比好不容易约到了校花,身份证都带了,到宾馆才发现校花坐高富帅车走了的感觉一样一样的。

    而这个时候,师叔唐四藏也帮他把志愿填好了,就是这江城师范。

    阎十一这才想起江城师范可是江南省的重点本科大学,自己那点分数都未必能进。

    要是进不去,难道真要在江城卖煎饼?

    最后结果出来,阎十一以低于录取分数线一百分的成绩,离奇的进了江城师范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系。

    一入大学深似海,从此鲜肉变大叔。

    自进了江城师范,等一年,盼一年,等等盼盼又一年。

    林月芹没露过面不说,阎十一的单身狗气质可是日益加深,大学四年,竟然没有成功追到一个女朋友,倒是他的煎饼卖的越来越红火。

    这一卖就卖了将近四年,还有两个月大学毕业,阎十一索性实习也不去了,每天在学校门口卖煎饼,至于生意如何,看一看就知道了。

    这天下午,阎十一一如既往的将煎饼车停在校门口,张罗开摊位,摊位名字很有个性,“九九一十七酒酿煎饼”,下面有各种口味:菊花酿、桂花酿、杏花酿……

    摊还没完全摆开,就有不少学生涌了过来。

    “我要桂花的……”

    “我要杏花……”

    “要菊花……”

    每个人七嘴八舌要自己爱吃的煎饼口味,阎十一按要求依次摊好递过去。

    “我俩要情侣套餐,虎骨酒配落红酿!”一个男生搂着女生的肩膀,掏出十七块钱扔在钱盒子里。

    阎十一抬头一瞧,男生油头粉面,女生有些害羞,打趣道:“哥们,刚找的女朋友吧?带来吃煎饼不太合适呀,该去‘处女的末日’一条街才对。”

    “昨晚去了,这不刚回来,买个酒酿煎饼补补体力么!”那男生一搂女友,满面春光。

    “尼玛!”阎十一暗骂了一句,这处女的末日一条街,是北校区最有名的商业街,从街口到街尾,商店、餐馆、影院、小旅馆一条龙服务,凡是被男同学带到那儿的姑娘,十有八九,进去时是女孩,出来时就成女人了。

    而让阎十一愤然的是,这四年他是一回都没成功过。

    给这对情侣做完煎饼,总算人少了些,阎十一见天色擦黑,便从摊位底下抽出来一张“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摊位前,牌子上写着:“打烊休息,晚上七点请早!”

    其他学生看到牌子,虽然想买,但还是走开了,阎十一在这里卖了三四年煎饼,都一直这么个作风,接近黄昏的时候总要休息一会儿,就是多加钱也不给做。

    阎十一从摊位下抽出来一瓶啤酒,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花坛上,看着人流进进出出,想起了这四年来夕阳下的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往年他就跟宿舍几人一起,在黄昏时分,背心裤衩大拖鞋宅男标配,喝着酒吃着瓜,看着学姐学妹们的曼妙身姿从眼前一一掠过……此时兄弟们各奔东西,他也只能独自欣赏这美丽的风景了,眼福不浅,却又有些凄凉。

    “喂,买个煎饼!”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打烊了,晚上七点再来!”阎十一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却是愣住了,倒不是女生长得多么赛似天仙,而是他看到这女生身上有一丝鬼气。

    阎十一眉毛一扬,颇感意外,自林月芹放了他鸽子之后,这四年来他是除了上课,就是卖煎饼,极少能遇到灵异事件。

    不得不感叹,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真是一个鬼毛都没有。

    阎十一站起来,仔细打量了这女生一眼,见这女生还挺青涩,估计不是大一就是大二,眉宇间却是黑云缭绕,眼角奸门身陷,双眉粗而逆乱,眼窝深陷,显得精神很是不好,周身上下透着一股鬼气,这就是典型的鬼缠身。

    可又不能直接点破,一来怕吓着她,二来怕被当做神棍,便先拐个弯,玩笑道:“要煎饼也可以,不过别人买,九块钱一个,你买九千!”

    “你有病吧!”女生很是意外,以为阎十一诚心刁难,还很不服气地指着招牌道:“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你的招牌名,九九一十七,证明一切!还管我要九千,你怎么不去抢?”

    “错!”阎十一来到摊位前,指着两个九之间的加号和一十七之前的等号,说道:“正好是因为我数学好,才有这个摊位名!我的煎饼九块钱一个,情侣套餐两个,打折十七块!看你一个人,是单身狗吧?难怪你不明白!”

    “你这两个符号都被油烟盖住了,我怎么看得到?”女生这才发现加号和等号,涨红着脸,又道:“你不想卖就算了!同学特意介绍,我才来吃吃看,现在看到你,没心情了,再不来了!”

    “等等等……”阎十一看得出来这的确是个大一新生,还是挺宅的那种,不然不可能没吃过他的煎饼,而且也不能把她随便放走,捉鬼才是他的正经职业,便道:“念你是第一次,我就破例在休息时间给你做一个,等你吃完,你觉得值九千再给钱,怎么样?”

    女生皱了皱眉头,将信将疑,心里却算计着:“要不是小丽带回去的煎饼真的好吃,我才不会这时候从南校区一路跑过来呢,一会儿等你煎饼做好了,我就一口咬定不好吃,只给九块,对,只给九块,看你怎么办……”

    “你是哪个学校的?大一的吧?”阎十一有一搭没一搭套着近乎,手上也不停,在热腾腾的鏊子上用油擦子刷上油,从面桶里舀出一勺面粉糊糊倒上去,用耙子很是熟练的旋转一圈,将面糊抹平。

    “是大一,就这个学校的,在南区,平时很少来北校区。”女生嗅了嗅煎饼的香味,有些拘谨。

    “南区的学妹呀,难怪觉得你眼生!”阎十一笑了笑,“不知道学妹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儿?比如总觉得有人跟着你什么的……”

    女生一听,脸色立时一片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