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天师出世
    “追……”唐四藏一见林月芹逃走,赶忙起身。

    阎十一却是捂着裆部,抓住他的手说道:“穷寇莫追,宝宝很受伤!”

    “她这一走,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怎么能放走她?”唐四藏摸了摸光头,很是懊恼。

    “师叔,放走她的人是你,要不是你手脚慢没把天罡地煞阵布好,她就算再厉害也逃不出去!”阎十一使劲揉了揉,感觉没那么疼了,忙不迭把包袱铺开,把所有的五帝钱全都捋下来装进去,近两万枚,一百来斤重,卖个十几二十万不成问题,对于他这个没见过大钱的穷小子来说,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

    又看了一眼身边还有些不爽的师叔,又安慰道:“师叔,看在她给咱们留下这么大一笔财富的份上,让她多活几天。其实林月芹没有你想的那么坏,又炼成了九幽鬼妖,天上地下都来去自如,她想要修炼,找个阴气充裕的地方就行,可比杀人吸阳气喝精血来的快!”

    “那你爸呢?她可是扬言要杀了你爸,还有你!”唐四藏捂着伤口,反问一句。

    “我看你追不到师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阎十一嘿嘿一笑,把剩余的火油法药统统倒到了仇五身上,用火点燃焚烧,又道:

    “女人一般口口声声要杀的男人往往都是她最爱的男人,我爸魅力那么大,她肯定下不了手。我么,当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强,我今天放她一条生路,她不会为难我的!”

    “好,林月芹的事我先不管!”要不是身体受伤太重,唐四藏非暴揍阎十一不可,此时有伤在身只能愤愤道:“你老实说,刚才你施展出来的九龙下海解厄咒你从哪学来的?”

    “这个……”阎十一顿时愣住,正宗道术他是学了不少,但是天机门本门的天机鬼道,肖紫玉是一点也没传授,这九龙下海解厄咒就是他趁师父不在偷偷学的。

    “小王八蛋,敢偷学,看我不打死你!”唐四藏一看就明白了,举手就打。

    阎十一忙把一百来斤的五帝钱背在背上,一个狼跳出了阴宅。

    回到道基庙,阎十一把五帝钱全倒在地上,挑出所有的大五帝钱,然后又拿了几百枚小五帝钱,才把剩余的都交给了唐四藏,说道:“师叔,别生气嘛,你不说我不说,师父她老人家不会知道的!你看,这些五帝钱都镇过棺,价值不菲,现在都是您的了,就当我孝敬师叔您老人家的!”

    “算你小子还有良心!”反正阎十一学都学了,总不能把他脑子挖出来抹掉记忆,唐四藏无奈摇摇头,把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似的从禅房里出来,又道:“你小子这么财迷,不多拿点卖钱花?”

    “这是死人钱,损阴德的,我才不要呢!”阎十一颠了颠手中的五帝钱,很是满意。

    “你让师叔损阴德就行了是吧?小王八蛋!”唐四藏抬脚踢过去,却被阎十一躲了过去。

    阎十一从唐四藏禅房里翻腾一阵,搜出一个双肩背,将勾魂笔、五帝钱等一应法器装进去,又道:“那个林月芹到底什么来头?好像还会道法!我特意把生门留在了从革位上,一般鬼怪是看不出来的!”

    “她生前本来就是法师!”唐四藏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以前她还经常和我们四人一起捉鬼降妖,法力也不弱,可惜造物弄人啊!”

    “一个法师怎么会被人分尸,炼成鬼妖?”阎十一对这林月芹更感兴趣了,她的身上肯定有故事,“还有,她跟我爸到底什么关系?”

    “没关系!”唐四藏似乎不愿多讲,转开话题道:“你高考也考完了,有想过报考哪个大学没有?”

    “没想过!”阎十一也不逼问,背起双肩包,说道:“明天我先去江城转转!”

    “去找林月芹?”唐四藏坐了起来,这可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那我跟你一起去!”

    “您老人家还是老实呆着吧,瞧你这一身伤,真要碰上林月芹,我还得照顾你!”阎十一满脸嫌弃,又道:“她今天伤的挺重,没个三四年都恢复不好,不敢和我正面打的。我这回去江城就是先熟悉熟悉都市生活。”

    “可你还没高考填志愿呢!”

    “到时候你帮我填呗,准考证什么的都在我房间里,就填江城师范!”阎十一留下一句,就出了庙门。

    “这学校很好吗?还是你真觉得林月芹在那等你?”唐四藏喊了一声。

    只听阎十一在门外道:“不知道,我就知道那里美女多,找媳妇儿几率大!”

    “次奥!两父子都是这个熊样,没个正行!”唐四藏骂了一声,又不放心,奔出庙门喊道:“可你没钱怎么过活?师叔借你点?”

    “就你放在箱底的一千九百三十七块两毛五,还是留着养老吧,我去江城卖煎饼,一个月挣的都比这个多!”

    “卖煎饼?亏你小子想得出来!”唐四藏嘿嘿一笑,却是突然一怔,心道不妙,赶忙往禅房里冲去,把床底下的衣柜抽了出来,将里面的衣服全部倒了出来,却是除了衣服还是衣服。

    唐四藏的脸顿时难看起来,他放在这里的私房钱和四柱凶煞剑的剑诀都不翼而飞了,骂道:“好你个小王八蛋,早就盯上我的私房钱了是不?不然怎么数这么清楚?就说你没那么好心把这么多五帝钱留给我!至于剑诀……”

    唐四藏打了个电话给师姐肖紫玉:“师姐,十一把剑诀拿走了!”又将今夜破除阴宅的事情详述了一遍,还把他的那部分加油添醋,说的天花乱坠,就差把自己说成三清道祖了。

    电话那头却还是一副严肃的口气:“林月芹不必管她,至于剑诀,他拿走学了也无妨,没有四柱凶煞剑,光有剑诀他也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不会堕入魔道的!”

    “可他是破军坐命,化气为耗,若是由着他乱来,四年后他的命劫……”唐四藏似乎想起了什么。

    “殉情十世,背剑千年,九世共轮回,得一而破……”电话那头似乎也想了起来,沉默半晌才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遇不到英年早逝,遇得到生不如死,让他自己折腾去吧!挂了!”

    “喂喂……师姐,喂……你倒是夸我一句呀……”唐四藏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满身的纱布,心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情场失意,财不能空,唐四藏索性拿着衣柜出来,把铺在地上五帝钱放里面,边捡还边用昆腔唱上了:

    早觉悟,莫教迟,急急修行,细算人生,能有几时,任万般千种风流好,功德难积。

    九星现,破军隐,劫运将新,天书降恩,长剑诛邪,管天地人鬼诸事多,天师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