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九龙下海解厄咒
    阎十一被掐了这么久,极度缺氧,脸都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再有一会儿就得气绝身亡了,而自己的师叔显然不是林月芹的对手,不能指望他了,低头一瞧自己手上还拿着一杆银色毛笔,此时也不管有没有用,用尽全身力气,横甩过来。

    毛笔却是出人意料的好使,比长剑还要锋利,直接戳穿了林月芹的手背。

    “啊——”林月芹好似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把阎十一扔了出去,将毛笔拔出来,扔在地上,看了一眼,很是厌恶道:“勾魂笔!”

    阎十一摔在门口,大口呼了几口气,总算缓过劲来。

    “十一,你没事儿吧?”唐四藏忙走过来把他扶起来。

    “师叔,你也太差劲了吧?这么久都没把我救下来,还得靠我自己!”阎十一揉了揉脖子,看了看手上的银质毛笔,觉得这是件宝贝,又从地上的包袱里拿出青蚨剑,看着林月芹道:“下手可真狠,留着你我可没好日子过,这回真得收了你!”

    说完手中结出指法,口中念道:“常住三宝中,我身常不灭,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勤修大道法,精心感太冥,解除诸冤业,冤家自散灭,幽魂生天堂,飞升朝上清,三清急急如律令,超鬼渡魂入轮回!”

    青蚨剑往地上一插,润下阵眼上的卤水“咕嘟咕嘟”从瓶口冒了出来,往金刀和桃木镇尺两边流去,激活两个阵眼后,继续流向火精石和石敢当,最后两股卤水汇集一处,将林月芹彻底围住。

    林月芹的脚一踩上卤水,便冒起了滚滚白烟,细嫩的皮肤脱落下来,露出森森白骨。

    “你出不去了!乖乖让我超度了你!”阎十一不断用各种法药将林月芹逼退,每进一步就用一道符咒封住,缩小林月芹的活动范围,嘴里不断念着往生咒,继续超度林月芹。

    “你还想超度我?”林月芹被五行阵所困,想要出去不太容易,毕竟她现在只有两三成九幽鬼妖的实力,见身上的戾气被不断拔出,体内的鬼力也在逐渐消失,这样下去必然会被收服,“你以为九幽鬼妖这么好对付的么?”

    “难道不是么?”阎十一扬了扬眉,勾魂笔在手上一转,说道:“你又发挥不出全力,实力也就是个厉鬼,就算收拾不了你,也能困死你!你最好现在就乖乖让我收了,要是等我师父来了,肯定一剑打得你魂飞魄散!”

    “你师父肖紫玉……”林月芹有些害怕起来,尖啸一声,眼耳口鼻中不断涌出鲜血,滴落到地上,与周围的卤水融合到一起,沸腾起来,顿时血气蒸腾。

    还有一部分血则化作七条血色大蛇,冲着地上的符咒游动过去。

    黄符被血气一激燃烧起来,但这些蛇好似不要命一般裹住黄符,用血将黄符浸湿,开出来一条道路。

    “卧槽,你这是要拼命!”阎十一大惊,用青蚨剑斩断了一条血蛇的蛇头,却是溅起鲜血无数,他知道林月芹此时祭出的血可都不是虚幻的,是这些年她炼化尸体积攒的鬼血,珍贵无比,但也阴邪无比,若再继续下去,恐怕五行阵也得毁了,忙对唐四藏道:“师叔,布天罡地煞阵,不能让她跑了!”

    自己则继续斩杀突袭过来的血蛇。

    唐四藏一愣,说好今天自己主阵,谁知又变成了打杂,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法药开始布阵,喃喃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就是个打下手的命!师兄师姐,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血蛇被斩断了蛇头,林月芹将蛇身收了回来,七窍中的血继续涌出来,注入蛇身之中,七个蛇头又再度长了出来。

    七根血蛇立在她的背后,乍一看就好像东方的美杜莎,美艳却又妖异。

    阎十一不敢怠慢,左手勾魂笔,右手青蚨剑,准备与林月芹最后一搏了。

    果然林月芹操控七条血蛇再度扑来,却不是冲着地上的黄符,而是直奔阎十一而来,只要能杀了阎十一,才能有机会脱身。

    “等的就是现在!”阎十一挽了个剑花,喝道:“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斩!”

    噗噗几声,阎十一用青蚨剑和勾魂笔将血蛇再度斩断戳散。

    “我看你到底有几只手!”林月芹双眉一拧,四肢离体而出,双手再度掐向阎十一的脖子。

    阎十一赶忙将勾魂笔和青蚨剑架住飞来的玉手,却抵不住这玉手上传来的巨力,整个身体被提了起来,嘴上却不忘调戏一句道:“都说了别耍流氓,还用手来摸我,刚才还没摸够?”

    “我不光会耍流氓,我还会治流氓!”林月芹冷笑一声,控制着两条腿,一前一后朝着阎十一的裤裆踢去。

    阎十一双手腾不出空来,只能用脚挡住了身前踢来的美腿,但后面的那条美腿可是顾不上了,美腿过处,顿感胯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和无力感,双腿夹紧,不住蹦跶,脸都疼成了猪肝色。

    但也是这疼痛的刺激,他才把林月芹的手掰开一只,同时接住落下的勾魂笔,将体内罡气注入勾魂笔。

    只见他先在空中画出一个束字,口中喝了一句:“天转天地动!”

    又写了个反文旁,凑成个敕字,又道:“敕令照我明!”

    接着在空中写了个今字,“今朝匡正道!”

    最后在今字底下重重点了一点,喝道:“一点鬼神惊!”

    只见他周身罡气不断发散开来,竟是震开了林月芹的四肢,勾魂笔祭出,点向林月芹的胸口。

    “九龙下海解厄咒!”在一旁布阵的唐四藏大惊,这是他天机门符咒篇中极为难练的一种咒法,也是与天机鬼道结合最为紧密的咒术之一,他活这么大年纪,修为还没达到使用这咒法的水平,没想到阎十一仅仅二十岁就有这样的法力,如此说来,他的修为至少也是个天师了!

    勾魂笔笔尖一点到林月芹的身体,林月芹便好似遭到了巨力撞击,向后弹了出去,却又碰到了五行阵的边缘被弹了回来,落到满地的黄符上,立时被黄符上的灵力烧得遍体鳞伤。

    但阎十一也没好过多少,林月芹身体飞出去的同时,四肢却没停下,双腿踢在阎十一肚子上,把他踹到了墙上,双手尖长的指甲挠了阎十一满脸抓痕。

    “卧槽,你打我我忍了,你抓我帅气的脸,我可忍不了了!”阎十一心说毁容了怎么办,本来就是条单身狗,难道还要单一辈子?从地上爬起来,揉揉肚子,捡起勾魂笔就要把林月芹彻底制服。

    林月芹眼见唐四藏已经布置了三分之二的天罡地煞阵,若阵法完成,她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逃不出去了。

    也不顾身上的创伤,收回四肢与身体合到一处,从地上爬起来,见到身前阻道的五行阵,她却出乎意料的结出几个道家手印,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指着五行阵一声敕令:“急急如律令!”

    五行阵的从革阵眼砰地一声爆开,打开一个缺口,林月芹这才突破了五行阵,夺门而出,回头看了一眼阎十一,恨恨道:“你我的账,我记下了!我在江城师范等你,如果你不来,我就杀光全学校的人!”

    林月芹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