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九幽鬼妖
    唐四藏从怀里掏出一根通体银色的毛笔,笔杆修长,笔尖尖圆齐健,也不知是什么野兽的毛做的,硬如钢铁,锋利如剑,扔给阎十一,说道:“十一,林月芹的精气神和三魂七魄都在脑袋上,绝不会像四肢躯体那么好烧,你用这勾魂笔先拘出她的三魂七魄再烧!”

    “休想!”这时,仇五也走了进来,他伤得也不轻,腹部还插着软剑,血不断飙射出来,只见他一个箭步就跃到了最后的棺材旁,扯去五帝钱和红线,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用软剑将整只右手切断,血喷射而出,全部淋在林月芹的脑袋上,笑道:“圆满了,圆满了,九幽鬼妖出世,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呜——”林月芹吸收着仇五的血,发出酣畅淋漓的尖叫声,似乎很是满足,眼中的凶厉之色尽显,脑袋凌空飞起。

    此时她的脸上沾满了仇五的血,眼睛充血,整个眼球都变成了血色,一滴滴血从眼角溢出来,顺着脸颊流下来落到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叩进在场三人的心里。

    血在地上越积越多,却没有流淌开去,而是逐渐凝聚起来,变成一对纤纤玉足,接着自下而上长出身体的各个部位,小腿修长、大腿白皙、翘·臀丰满、腰身一握、双峰挺拔、羊脂玉一般的藕臂自双肩而生,直到青葱玉指,完美无瑕。

    最后又在这完美躯体上长出一条玉颈,将身体与头颅无缝衔接。

    “咯咯咯……”林月芹看着傻眼的阎十一,就这样不着片缕,挺拔身姿,看着他道:“你不是想要我说话么?那我现在问你,我漂亮么?”

    阎十一并没有趁着林月芹恢复幻化身体之际出手,反而双手交叉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见到这么成熟的一具躯体,说不诱人那是假话。

    尤其像他这样刚刚成年的初级单身狗,更是有些羞怯,吞了吞口水,才道:“好看是挺好看的,可你让别的男人也看到了,我可就不乐意了!”

    “那简单的很!”林月芹嘴角上扬,脸上显出一抹厉色,左手扣住仇五的脑袋,五指用力一掰,就把他的天灵盖给掀了开来,鲜血立时喷涌而出。

    “月芹,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仇五瞪大双眼,抱着脑袋,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林月芹。

    “因为我恨你!”林月芹将五根尖长的手指猛的插入仇五的脑浆中,从他的双眼和嘴巴中穿了出来,然后拔出手,将浑身抽搐的仇五扔在一边,把带着脑浆和血液的手指在嘴上舔了舔,邪魅的看着阎十一,“我把他俩都杀了不就可以了?”

    “阿弥陀佛,贫僧什么也没看到,就不劳你动手了!”唐四藏早就背过身去,他当然怕林月芹杀他,但他更怕被肖紫玉知道他看了别的女人的身体,所以很是自觉。

    “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这么胆小,也不嫌丢人!”林月芹显然也认识唐四藏,“你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不过今天你却逃不过去了!”

    阎十一皱了皱眉,眼前的林月芹换了一副凶厉模样,他此时才发觉想渡化林月芹并不容易,二十几年的戾气积累,在四凶之地以人血供养六离尸身,其体内的怨气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厉鬼。

    “有话好好说,先把衣服穿上,斗法归斗法,耍流氓可不行!”阎十一看着林月芹的曼妙酮体,可一点也不觉得美妙,白天一缕魂识就累得他要死要活的,现在真身出现,这一仗必然不好打。

    “你把我那具肮脏的身体烧毁,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林月芹身体一转,幻化出一身华服,宽袍大袖,倒是颇有一番气质,烛光之下,当真是体迅飞枭,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袂生尘。

    若不是脸上的凶戾之气,绝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我,终于自由了!阎六肆,因为你的不守信用,我死后才会受这么多苦!”林月芹冷笑着,看向阎十一,“如果你不是阎六肆的儿子,也许我可以放你一马,甚至可以做你的鬼仆,可惜了……”

    “穿上衣服好看多了!”见到林月芹投过来冷酷的眼神,阎十一的脸色更为冷峻,但也不是很害怕,又道:“今天跟你打一架是免不了了,但开打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我爸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记恨这么久?若只是因为他的风流,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你不能这么对你的后辈,毕竟我还是个孩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一样的没皮没脸!”林月芹冷哼一声,“我当年怎么死的,等你死后问你身边这位胆小鬼师叔吧!”

    变成九幽鬼妖的林月芹已经无法用一般的厉鬼僵尸来衡量,好在她刚吸收了仇五的血,还没有完全融合,只能发挥出两三成九幽鬼妖的实力。

    “受死!”林月芹的速度极快,一闪身就到了阎十一近前,不等阎十一反应就把他的脖子掐住,提了起来。

    “呜呜呜……你耍赖……出手也不说一声!”阎十一脖子被掐,一口气上不来,手脚都有些使不上劲,看向边上的唐四藏还背着身体,捂着眼睛,忙道:“师叔,你……你再不出手我就死了!”

    唐四藏这才分开手指,看了一眼,见林月芹穿了衣服才放下手,又见到阎十一的困境,大惊失色,一个翻滚来到仇五尸体旁,把软剑拔出来,剑尖挑起一张黄符,直刺向林月芹的脑门,“还不放开十一,本佛爷灭了你!”

    “雕虫小技!”仇人在前,戾气激化,林月芹的脸变得异常狰狞,吐出七根猩红的长舌头将剑卷住。

    舌头沾到黄符,立即燃烧了起来,接触之处冒起白烟,发出嗤嗤声响,但林月芹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七根舌头如七条毒蛇一般,攀着软剑朝唐四藏缠绕过去。

    唐四藏本以为这一击足够把林月芹击退救下阎十一,谁知林月芹不退反进,九幽鬼妖的实力当真了得。

    林月芹用舌头抵着软剑,嘲笑道:“唐四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一点都没长进,灵符到你手里简直和草纸一样!难怪肖紫玉看不上你,你也就是个备胎的命,两个师姐都让阎六肆玩了,你却只能帮忙照顾他们的儿子!要是我就先杀了这小子出口恶气!”

    “你生前不说人坏话,死后怎么还成了长舌妇了?难怪师兄不喜欢你,你这么想杀十一,是因为师兄连玩你的兴趣都没有,嫉妒吧?”唐四藏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立即反讽回去,又见黄符即将燃尽,一口血喷在黄符上,黄符立时火焰大盛,这一回终于把林月芹击退开去,但掐住阎十一的手却是依旧没有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