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焚烧尸身
    唐四藏赶忙把包袱塞到阎十一怀里,吩咐道:“你赶紧布一个五行锁魂阵,咱们未必打得过她,但也至少得困住她,我去给你师父打电话!”

    见唐四藏这么慌张,阎十一也不敢怠慢,在屋子四周开始布阵,他学了这么多年的道术,阵法最为熟练,手脚倒是十分利落,拿出一把金刀、一块桃木镇尺、一块石敢当、一把火晶石和一瓶卤水,分别对应五行之位放好,嘴里还念叨着:“五行大阵,从革为首,水土为肩,木火为足,化繁为简,鬼怪难行……”

    捣鼓了好久,把阵法摆完,见唐四藏还没回来,阎十一拿起气死风灯对着林月芹的脑袋照下去,却是见到林月芹正邪魅的笑着盯着他看,说道:“大姐,总算看到你真身了,比鬼魂漂亮多了,就是死得惨点,难怪这么大怨气。这不会是我爸干的吧?占了你的便宜把你分尸?那你还真该找他报仇……你怎么不说话呢?就我一个人说多没劲?”

    “哎呦喂……”就在阎十一研究怎么让这女尸开口的时候,唐四藏从外面飞了进来,把烛台和香炉给打翻了。

    门外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男子,脸上有道疤痕,正是当年跑掉的仇五。

    “我当时谁,原来是唐四藏你这胆小鬼,没想到你当了和尚,难怪一直找不到你!”仇五走了进来,满眼的嘲讽之色,又看了一眼阎十一,“阎家的后人真是贱人有贱命,七个尸油丹都没要了你的命!”

    “谁、谁说他姓阎的?他不信阎,你用尸油丹害他,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呢!”唐四藏还想掩盖阎十一的身世。

    仇五却是呵呵冷笑道:“他不是阎六肆和张琳的孩子,难道还是你和肖紫玉的孩子?就你这胆小如鼠的怂样,肖紫玉能看上你?我告诉你,不管这是谁的孩子,他今天都必须死!”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唐四藏也是动了真火,他一直把阎十一当自己儿子看待,谁要敢乱来他就敢拼命,说着从腰间抽出来一把软剑,对阎十一道:

    “你来开坛作法,把林月芹的尸首烧了,她还没炼成九幽鬼妖,身体没法动弹,之前一缕魂识冲破红线铜钱封印来找你索命,已经是极限,你先从她的身体开始烧,最后脑袋,这仇五交给我!”

    “你敢!”仇五脸上的横肉直抖,二十几年的付出,七条人命,只要再凑够一个人的血,就能炼成九幽鬼妖,无论如何也不能前功尽弃,说着就上来要对付阎十一。

    唐四藏立即欺身而上,用软剑将仇五逼退开去,喝道:“十一,动手!”

    见唐四藏把仇五逼出阴宅,阎十一深吸了一口气,开坛作法他当然会,这些年的寒暑假跟着师父可不是白混的。

    按照唐四藏的指示,阎十一将装有躯体的棺材打开,上面的五帝钱则直接被他塞进了包袱,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看了一眼远处林月芹的脑袋,一边往她的躯体上撒朱砂、硫磺和火油等法药,一边好似谈心一般说道:

    “你生前肯定也是个人见人爱的姑娘吧,怎么就撞在我爸这棵歪脖树上了?虽然我没见过我爸,但直觉告诉我,我爸还没胆大到把你害成这样!不然这事儿被我那个正儿八经的师父知道了,至少得扒他一层皮。

    该不会是那个仇五做的吧?听说他很喜欢你的,我可不这么认为,要是我喜欢的女人被人害死,我第一件事就是找仇人报仇,打不过大不了死呗,至少是为你而死,但绝不会把你尸身糟蹋成这样,然后指望你来报仇!”

    林月芹听到此处,表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眉头轻蹙,嘴里发出呜咽之声,似乎是在哭诉。

    “我本来也不想对你动手,但你是鬼,我是法师,消灭你是我职责所在,但冥冥中我总觉得欠了你什么,所以我想试试超度你,让你在地府少受些罪!”

    阎十一这是发自内心的话,看到林月芹,他没来由有些不忍,对于鬼魂来说,尸身是她们在阳间唯一的留恋,绝不会希望被破坏,被这样刻意切割得四分五裂,对于鬼魂来说已经很残忍了。

    “苍天殷殷,阴冥昏昏,天有天将,地有地祗,聪明正直,不偏不私,六甲六丁,阵前听命,迎祥降福,永镇龙神,静灵庵弟子……”

    念到这里,阎十一顿了顿,心里也是有些不满,好好的天机门弟子,却不能自报宗门,心里有些不甘,但他更不敢随意违背师命,犹豫了一下,继续念下去:“静灵庵弟子阎十一奉天地敕令,今日开坛,除妖务尽!”

    接着用朱砂笔在黄纸上画出一道火精符,在空中摇动几下,自动燃起,知道法诀没错,能引动天地法力,他才放下心来,头一次一个人主持作法还是有点小紧张。

    默念一遍咒语,将火精符丢到了林月芹的躯体上,立时引燃铺在躯体上的法药,火焰大盛,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弥漫开来。

    林月芹的脸立时扭曲起来,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脸上青筋暴起,獠牙突显,很是狰狞,便是周围的四肢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不断撞击棺材。

    “忍一忍就过去了!”阎十一又画了五道安魂符,贴到了林月芹的四肢和额头上。

    林月芹才稍稍安分下来,但脸色依旧很是可怕,尤其是那双突兀的眼睛,一直瞪着阎十一,不知是憎恨还是别的。

    一刻钟时间,林月芹的躯体就被烧成了一堆焦炭,阎十一也不做停歇,又将林月芹的四肢一一烧毁。

    “啪啦!”

    正要去把最后的脑袋烧了,唐四藏又从外面飞了进来,这一次他可就伤的重了,身上鲜血淋漓,有几处还被洞穿,连软剑也不知哪里去了。

    “师叔,你不要紧吧?”阎十一赶忙上前去把他扶起来。

    “别管我,先烧了最后的脑袋,别让仇五有机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