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寻找女尸
    聚了聚心神,唐四藏才把变白的香灰抹去,才发现阎十一胸口上的焦黑汇聚成了七道黑气,被一道赤红血线连成一个圈围在阎十一心口,他知道尸油丹的厉害,若是不及时清除,不消片刻,阎十一的小命就交代了。

    但又见黑气不断突进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挡在了阎十一心脏之外,唐四藏忙喜道:“好在你小子是至阴灵体,而且道心弥坚,才没让这尸毒侵入心脉,否则我就得喊你师父回来了!”

    “其实我、我是真想试试,能不能、像小说里说的那样穿越一回!”阎十一的牙齿直打架,说话都说不清了。

    “你再特么说胡话,老子就真不管你了!”唐四藏一听,气得连脏话都骂出来了,从禅房里取出来一个布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符纸,蘸了蘸朱砂,直接用手在符纸上画了几笔,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手腕一翻,符纸自动烧了起来,还不等符纸烧完,便将带着火的符纸塞入阎十一口中,从供桌上拿起酒壶,直接把酒灌进阎十一的嘴里。

    纸灰顺着辛辣的酒水进到阎十一肚子里,立即就起了作用。

    阎十一的肚子好像气球一样鼓胀起来,唐四藏从他的小腹开始,用双手逐渐将这股气往上推,直到他的喉咙处。

    阎十一才“呕”的一声吐了出来,全都是黑色的油,带着极重的血腥味和腐臭味,这些都是留在阎十一肠胃里还没被吸收的尸油,想要彻底清除尸毒,必须先清除源头。

    但唐四藏知道,这还远远不够,又把阎十一翻过来,露出他的胸口,从包袱里取出一包东西,里面包着的是陈年糯米,拌上少许朱砂、雄黄、艾草末等诸多法药,用鸡血调和,揉成一个饼状,再用黄纸包裹贴到阎十一的胸口。

    “呲啦!”阎十一的胸口再度冒起黑烟,阎十一也被极度的疼痛激晕了过去。

    唐四藏用纱布把糯米包固定住,看着阎十一脸上的死气退下去不少,才坐在地上,喘了口气,抹了把汗,看着身旁包袱里的黄纸朱砂等等一应器物,喃喃道:“将近三十年没用过这些东西了,还以为忘了呢!遥想当年我们四人,两男两女,斩鬼除妖……我特么就是个电灯泡!”

    唐四藏摸了摸脑袋,面上颇有些沮丧,从裤兜里摸出新款水果手机,拨通了电话:“喂,师姐,我跟你说件事……”唐四藏把阎十一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电话那边传过来一个磁性而又严肃的声音:“我知道了,既然是女鬼的一缕魂识,那这个女鬼的真身肯定离猎狗山村不远,她既然不肯以真身现身,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真身由于某种原因没法移动,你在方圆五十里范围内好好找找,找到了能杀就杀,杀不了就等我回来,记得带上十一一起去,让他历练历练。我现在很忙,挂了!”

    “等等师姐……喂?喂……”

    唐四藏很是无奈的放下电话,对这个做事干净利落的师姐,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以前当道士的时候是,现在当和尚了更是,想了片刻,又喃喃道:“会分身的女鬼?六离女尸?靠!这么邪乎的东西这附近怎么可能有?方圆五十里,师姐,你太看得起我了!”

    唐四藏收拾了一干法器,去镇子上的寿材店买了点捉鬼除妖应用之物,回来后又给阎十一拔了次尸毒,才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养精蓄锐,思考着女鬼真身可能在的地方。

    “不用想了,在坟山上!”阎十一身上的尸毒清除不少,一骨碌翻身坐起,脸色除了有点苍白,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死相,又恢复到了一个高中毕业生该有的少年意气。

    “你怎么知道?”唐四藏睁开眼,看着阎十一。

    “刚有只田鼠经过,跟我说的!”阎十一拍拍屁股站起来,活动一圈,嗅了嗅身上的气味,又道:“我也感觉得到,我身上的几股尸气离我不远,猎狗山村这么大点地方,能有尸气的地方只有坟山!”

    “你小子一直说和动物能沟通,难道是真的?”

    阎十一从小就爱和各种动物说话,经常能看到各种动物跟着他到处跑,就跟朋友似的。唐四藏也一直是将信将疑,此时见他又是一副装逼的样子,站起身来没好气道:“你和你爸一个德性,资质悟性极佳不假,但骨子里透着的那么一股子邪劲……很是欠揍!”

    “可就这么股子邪劲,我妈和师父都对我爸死心塌地的对吧?师叔你却一个都没捞着,你这是赤果果的嫉妒!”阎十一把装着各样法器和法药包袱递给唐四藏,催促道:“赶紧去灭了那个女鬼,再过个几年就该成鬼王了!我在庙里等你回来!”

    “小兔崽子,你不去?你师父可是指名了要你一起!”

    “送死的事儿我才不干呢!”阎十一又躺回蒲团上,两眼一闭,立即装死!

    “你要是不去,我被女鬼杀了倒无所谓,反正一大把年纪了,到时候女鬼修炼好了,真身来找你,把你先奸后杀,你可就英年早逝喽!”唐四藏说了一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那最好,我到现在都没女朋友呢,那女鬼也挺漂亮,先奸后杀我也乐意!”阎十一一个翻身把脸朝里。

    “喂,师姐,十一他说不去……”唐四藏掏出手机,作势给师姐打电话。

    “走起!”一听这话,阎十一立即蹦跶起来,夺过唐四藏的手机,一改慵懒之色,别人他可以不放在眼里,但他师父肖紫玉他是一点都不敢惹,又道:“我还是个处呢,才不要把第一次给女鬼!”

    毫不犹豫抢过包袱背在身上,拉着唐四藏急哄哄就往寺庙外走,“不过那女鬼真挺漂亮的,生前肯定是个大美女,被她那啥我还真不吃亏!”

    “喂喂喂……等等等等,等我喝口茶上个厕所行不行?我二十几年没捉鬼了,我紧张……”

    ……

    坟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两人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的养尸地点,眼见天就黑下来了,唐四藏忙道:“今天先回去吧,晚上厉鬼和僵尸的实力大增,对咱们不利,明天再来!”

    “走什么走?天黑才好办事呀!那女鬼说是和我爸有仇,我爸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情债特别多?”阎十一却是心气高涨得很,又把唐四藏往山上拖去。

    “不是特别多,是到处留情债!”唐四藏气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