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尸毒攻心
    “你连我师父都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不对,是什么鬼?你跟我爸到底什么仇什么怨?”阎十一越来越迷糊,这女鬼能在白天现身,本来就很不一般,居然连他师父都知道,身份就更扑朔迷离。

    “你死了就知道了!”女鬼再度攻上来。

    阎十一避过女鬼的手,拿出一张黄符,贴在掌心,一把抓住女鬼的双手,让她不能挣脱,青蚨剑砍碎雄黄酒瓶,占上雄黄酒,使剑锋阳气更盛,直刺女鬼面门。

    这本来是一击必中的,谁知异变突生,这女鬼的双手突然与身体分了开来,身子一矮躲过了青蚨剑,不退反进,绕到阎十一身后,露出獠牙,咬向他的后颈。

    “夭寿啦,你还会这一招!”阎十一大惊,赶忙把青蚨剑收回来,架在后颈上,抵住了女鬼的獠牙,扔掉女鬼的手臂,回转身来,手上结印天遁神印,一掌拍在青蚨剑上,将女鬼震了出去,“我还不想和一个女鬼这么亲近,你要是再靠过来,我可就喊非礼了!”

    “登徒子!”女鬼骂了一句,头和双脚全都与身体分开,从各个方向朝阎十一扑来。

    “真凶!”阎十一正想退后,双肩却被按住,回头一看却是女鬼的双手,赶忙用青蚨剑把双手撩开,这才向后退了开去。

    却见女子的四肢和身躯都贴了过来,若是被制住,那可就悔之晚矣,忙用青蚨剑舞了个剑花,起了个剑势,喝道:“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斩!”

    “噗噗噗噗噗”五声,阎十一连出五剑,剑势凌厉,带着一股煞气,将女鬼的四肢和躯体斩碎,才立在当场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加菲猫啊?”

    “你不就是猫崽子么?”女鬼只剩下一个脑袋,却依旧没有恐惧之色,“这不过是我的一缕魂识,若是我的真身,就是你爸阎六肆在也得死!”

    “那你真身倒是来啊?小爷我收拾不了你!”阎十一还真怕这女鬼的真身过来,就这一缕魂识就这么厉害,真身不是鬼王也差不多了,这种等级的鬼他可还没见过。

    但怕归怕,气势不能输。

    “等你能活过今天再说吧!”女鬼的脑袋逐渐散去,“还记不记得你喝的那杯奶茶,里面除了珍珠,还有七个尸油丹,咯咯咯咯……”

    “尸油……丹!呕……”阎十一赶忙扣住喉头催吐,他在古籍上看到过,说是通过特殊的方法可以从尸体里炼出尸油丹来,而且每具尸体只能炼出一颗,阴毒无比,他一下居然吃了七个,不死才有鬼了!

    “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时候他才悔恨不及,当时柳絮递给他奶茶的时候,他只以为女鬼是在迷惑他,压根就没想到里面会被动了手脚,喝完奶茶后当时还有许多珍珠没吸出来,他还嫌浪费,撕了盖子把珍珠都吃了,这些珍珠里肯定有尸油丹。

    而他的行为说好听了这叫节约,说难听了叫做抠门,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穷字惹的祸。

    方才一阵打斗,尸毒已经扩散开来,阎十一一照镜子,发现自己脸色死灰,形同死人,赶忙下楼,摇摇晃晃沿着海岸往东边奔去,有气无力喊道:“师叔,救、救命啊,师叔……”

    “噗通”

    跑出一两百米,阎十一顿感一阵头晕眼花,跌入海水之中,许久才面朝下浮出水面,生死不知。

    “哎哟,小王八蛋,你又寻死!”

    一个四五十岁的和尚沿着海岸线急奔过来,忙不迭脱了僧袍一猛子扎到水里,把阎十一从水里捞了起来,拖到岸上放平。

    “十一、十一……”和尚拍着阎十一的脸,喊着他的名字。

    “噗——”阎十一一口水吐了出来,全喷到和尚脸上,一滴都没浪费。

    和尚也不恼怒,抹了一把脸,反而很是高兴,“吐出来就好,吐出来就好,我说十一,没考好就拉倒呗,跟着师叔当和尚一样逍遥快活,干嘛想不开寻死?”

    “四藏师叔,我不是因为高考!”阎十一挣扎着坐起来,“以往我自杀是为了体验各种死法,好明白各种鬼死时的痛苦。这回不一样,这回我是被人下毒了!”

    “下毒?什么毒?”唐四藏一见阎十一的脸色,也是大惊,他师姐肖紫玉有事出门,把阎十一交给他管,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肖紫玉非削了他的脑袋不可。

    “尸、尸油丹!”被冰冷海水一激,阎十一顿觉全身冰冷,捂着胸口,全身抽搐起来,冷汗直流,颤颤巍巍伸出来五根手指,“一、一共七、七个!”。

    “七个尸油丹?!谁给你吃的?你怎么知道?”唐四藏赶忙仔细查看,见阎十一脸色蜡黄,双眼通红,印堂发黑,全身流出来的不是汗也不是海水而是油,知道情况严重了。

    人一般只有临死的时候才会全身冒油,那是一种生命垂危之相,俗称亡阴!

    阎十一全身打着摆子,还一脸自豪的把校花诱拐回家、捉拿女鬼的事全数说了出来。

    “你这小王八蛋,毛还没长齐,就学人泡妞,还一个人对付女鬼!”对这个心眼大到没边的大侄子,唐四藏真是连骂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把阎十一的衬衫解开,发现他的胸口黑成一片,就好像被烈火烧过一样,忙背起他,直奔不远处的道基庙,他一直住在那里,嘴里还不断念道:“那还只是女鬼的一缕魂识,这女鬼本尊实力得有多强?”

    想到这里,唐四藏有些后怕,这女鬼是冲阎十一而来,幸好不是本尊,不然现在就该给阎十一收尸了,这事必须和师姐商量商量。

    进入庙门,庙里残破不堪,香火全无,佛爷宝相上全是灰尘。唐四藏拉过来两个蒲团,把阎十一放在上面,从香炉里抓过来一把香灰,扒开阎十一的衣服,按在胸口上。

    只听“嘶啦”一声,一阵白雾腾起,就好像烧红的铁块浸入水中一样,自胸口传来的刺骨寒冷使得唐四藏也不得不缩回手来,再看胸口上的香灰已经变成了白色。

    “好霸道的尸毒!”唐四藏不禁把目光聚焦起来,能把供奉在庙里的香灰瞬间吸成白色,这尸毒绝对是尸王级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