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女鬼校花
    “你还知道我生日呢?难道你暗恋我?不然怎么知道这么清楚?”阎十一一愣,他的生日估计除了他师父肖紫玉和师叔唐四藏之外,这个世上已经没人知道了,估计连他那个当兵失踪了七年的姐姐阎琉舞也记不得了,而眼前这个平时高不可攀的校花大美女居然知道。

    “我知道你生日不好么?”柳絮捂嘴咯咯直乐。

    “挺好,挺好!”阎十一嘿嘿一乐。

    上了公交车,两人直接回了猎狗山村,来到了阎十一家海边的老宅,阎十一自从高中开始就回自己家住了,没和师父住一起。

    ,两人一进家门,忙不迭就进了房,关上门,拉上窗帘,点了蜡烛许了愿,喝了一口雄黄酒,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柳絮十分主动,把阎十一按倒在床上,骑了上去,媚眼如丝,问道:“你刚才许的什么愿?说给我听听?”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说我可走了!”柳絮这么说,但身体却没动。

    “我要是说,我的愿望是想穿越回二十年前,你信么?”阎十一道。

    “你可真无趣,许这么无聊的愿望!”柳絮白了一眼,却是媚态尽显,双手开始解自己衬衫上的口子,直到露出内衣和一大片白肉,才俯下身子,烈焰红唇向阎十一嘴上贴去。

    就在四唇即将相触之际,一个湿润的剑指抵在了柳絮的额头上。

    柳絮猛地抬头,但阎十一的手指就好像贴在柳絮额头一样,也跟着起来,随即在柳絮额头上画了几道,“太阴幽冥,速现光明,云光日精,永照我庭,邪灵厉鬼,速速现身!出来把你!”

    阎十一一掌拍在柳絮眉心,一个比柳絮还要美艳的女鬼从柳絮体内弹了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阎十一,惊道:“你看得到我?”

    “我要是连你都看不到,这些年的道法就白学了,我要不是怕疼,不敢咬破中指,用雄黄酒代写敕令,你现在就该灰飞烟灭了!”

    阎十一把柳絮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衣服扣好,又道:“柳絮从校门口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你趴在她背后了,本来是想逗一逗黄小星,然后在除掉你,谁知你自寻死路要跟我回家,那我只好继续演戏喽!我还以为你是冲黄小星去的,还想着救他一命,没想到一开始你就是冲我来的!”

    “这你又知道了?”事情败露,女鬼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看上去有点恐怖。

    “别着急变呀,你这样子没刚才好看了!”阎十一倒是一点不怕,又道:“本来我不知道,但从你给我买蛋糕开始,我就知道了,全天下除了我的亲人知道我的生辰八字之外,就只有我的仇人!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想害我?”

    “你们阎家的人都这么自以为是么?”女鬼还真又恢复了那副美貌容颜,“你说的没错,你和我确实有仇,确切的说,是你爸阎六肆和我有仇,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我连我爸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的仇关我屁事,而且你长这么漂亮,一定是风流债了,这个锅我不背,你要报仇找他去!”阎十一从床上跳下来,又道:

    “还有,我刚一出生,爸妈就失踪了,今年正好二十年,你去找吧,能找到他,提前跟我说一声,我看他最后一眼后,你爱杀就杀,我一点不心疼。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每年都许愿穿越回二十年前了,换成和校花同床共枕多好?”

    “你想穿越回二十年前,是想看一眼你的父母?”女鬼有些讶异,又笑道:“你的孝心还真感动天呢!不如今天你让我杀一回,或许可以让你穿越回二十年前!”

    “你也看网络小说呀?我正想试试呢!”阎十一一脸兴奋,这个方法他早就想试试了,又苦着脸道:“可惜我怕疼,一直没敢!”

    “放心,我会让你死的没有痛苦!”女鬼也不知道阎十一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有意调戏她,再没有耐心和他斗嘴,脸皮一翻,露出来血红的肌肉和血管,还有一滴滴血往下淌,两只眼睛跟电灯泡似的。

    “你这翻脸翻的,我给你一百零一分,多一分是让你继续努力,要是再有些虫子、蟑螂、老鼠在里面钻啊钻的,效果更好了!”阎十一虽然才二十岁,但每逢寒暑假,甚至五一国庆小长假,他师父就带着他全国各地抓鬼除妖,见过的鬼怪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比这女鬼更吓人恶心的有的是。

    “哼!”女鬼似乎反而被阎十一说恶心了,又把脸皮翻了下来,但还是比刚才凶恶很多,挺起长指甲就往阎十一的脖子抓来。

    “你这说动手就动手的架势我喜欢!”阎十一继续口无遮拦的调戏着,手里抓过雄黄酒,猛灌一口,从墙上撕下来一道符咒,晃了一晃,符咒点燃,这才一口酒喷出,火焰猛涨,烧向女鬼。自己则却往衣柜边上跃了过去,拉开衣柜,取出来一副钟馗画像,挂了起来,结了个指法,喝道:

    “拜请赐福镇宅圣君钟馗天师,奉令镇守太阴山,身授酆都大帝敕。敕落凡间救万民,黑旗展开分阴阳。百万阴兵下坛来,驱邪押煞吾在前。收尽世间无祸鬼,押到坛前化为尘。静灵庵弟子阎十一,拜请钟天师降临来,神兵急火如律令!”

    阎十一神色大变,威武庄严,不怒自威,又从衣柜的包袱里抽出青蚨剑,指着女鬼道:“呔,何方小鬼,胆敢搅扰阳间安宁,还不速速与本官回去地府,否则惹恼本官,便抓尔下酒!”

    “装神弄鬼!”女鬼却是一点不怕,“好好的天机门弟子,却自称尼姑庵弟子,你还有些脸皮没有?”

    “拜托给点面子不要揭穿好不好?我这么帅装钟馗天师很累的!”阎十一又换了一副面孔,以他现在的修为请神上身应该不难,可这么多年却是一次都没成过。

    刚才他也只是想吓唬吓唬女鬼,能吓走她那是最好了,“我也不想啊,但我师父就住在静灵庵,她不让我用天机门开坛请神,师命难为,我有什么办法?”

    “天机鬼道,确实上不了台面,也难怪你师父肖紫玉要让你隐藏师门了!”女鬼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