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孤儿
    “噗噗噗噗!”连着四道黄符打在女鬼面门,将其打得整张脸都裂开了,却见女鬼的脸上伸出来一双嫩手死死夹住枣木剑,这是女鬼的真身。

    “你以为这样就阻止得了我?”阎六肆手上再使了一把力,又是两道黄符贴到了女鬼脸上,只要把最后一道黄符贴上,这女鬼必定魂飞魄散。

    “爸,妈,救命!”这时却传来了女儿阎琉舞的呼救声。

    “难道还有其他鬼怪?”阎六肆手下一滞,却让女鬼有机可趁,剩下的四个鬼解体开来,各自逃脱开去。

    镇龙古庙消失而去,又回到了鬼雾之中。

    鬼雾消散许多,但依旧看不到周围邻居的房屋。

    阎六肆夫妇再度回到院子里,却是见到两个男子正在抢夺他们的两个孩子。

    年轻的那个男子眉清目秀,清新俊逸,眉宇间还有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邪魅,此时正抱着儿子阎十一。

    年纪大点的这个男子,胡子拉碴,抱着的是昏过去的阎琉舞,阎六肆夫妻俩一眼就认出他来。

    “仇五!”

    孩子被抢,两人欺身上前,将两个男子逼退,各自将孩子抢了过来。

    阎六肆抱着女儿,看了一眼妻子怀中的儿子,还兀自酣睡,放下心来,把女儿也交给妻子,护在身后,大怒道:“仇五,没想到你还没死!今日这劳什子鬼阵是你布下的?”

    “你们都没死,我怎么可能死?”仇五嘿嘿一笑,满脸狰狞,指着边上的男子,恨恨道:“若不是他出来搅局,我就该得手了!”

    阎六肆忍住怒火,看向年轻男子,满脸疑惑之色,见他长得很是英俊,问道:“你又是谁?想必那九只猪崽是你杀的吧?你又有什么阴谋?”

    “我也来抓你的孩子!”年轻男子的神情很是淡定,没有多说,向后跃出一步,在墙上一攀,几个起落,就到了楼顶,“你们先打,打完了我再抢!”

    见到这年轻男子的身手,阎六肆不敢大意,至少实力不在他之下,便对妻子道:“我来对付仇五,你照顾好孩子,防着点楼上的男人,但别多看他,长太帅了!”

    张琳白了丈夫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却也没有多说,退到了屋里。

    阎六肆见楼上的男子真的没动,才把注意力放在仇五身上,说道:“你真是贱人有贱命,九年前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都没摔死你,今天看到这迷魂阵我就该想到你的,这种鬼阵只有天机门弟子才做得到!”

    “要是死了,我怎么找你报仇?”仇五满脸的怨毒,更是一脸的不甘心,与阎六肆单打独斗他可没什么信心,何况楼顶还有个是敌非友的男子,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敢硬拼,向后退了一步道:“山水有相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想跑!”阎六肆没想到仇五这么怯懦,居然不敢应战,直接把枣木剑朝着仇五的后脑勺掷了出去。

    “啊——”

    仇五把头一偏,枣木剑顺着仇五的脸划了过去,划开来一道极深的口子,但不是致命伤,让他逃进鬼雾中消失不见。

    阎六肆冲进迷雾里,找不着仇五,却是被七具干尸围困住了,剩下的三个恶鬼也再度出现,绕着他打转,企图阻止他。

    此时他可没工夫陪这些鬼东西玩,若是放跑了仇五,让他再来偷袭,那可是让人头疼不已的事,捡起地上的枣木剑,全力施为,一剑一个收拾掉这些干尸和那三个恶鬼,正要再度追击,直感后脑勺一疼,眼前黑了过去,昏倒在地。

    ……

    鬼雾逐渐散去,天终于亮了,阳光照进院子,落在阎琉舞的脸上。

    她怀中抱着还在酣睡的弟弟,靠在门边昏睡了一夜,此时苏醒过来,却是瞧不见父母影子。

    “爸,妈!”阎琉舞抱着弟弟把整栋楼都找遍了,连猪圈都看过了,也没有任何发现,只有院子里散落的黄符和桃木剑,又趴在江边望了望,突然悲从中来,有一种极度的悲痛泛上心头,猛然大哭起来,邻居过来询问,她也不理,推开人群,往北边山上的静灵庵跑去,找姑姑肖紫玉。

    谁知静灵庵山门紧闭,里面没人,阎琉舞可就哭得更伤心了,这时弟弟阎十一也醒了,也是哇哇大哭,姐弟俩的哭声响彻整个猎狗山。

    直到傍晚时分,肖紫玉才急匆匆回到静灵庵,见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昏倒在地上,赶忙抱了起来。

    昨天她离开阎六肆的家,就去找她的师弟唐四藏了,想让唐四藏过来,好暗中看着阎十一,谁知只一晚上功夫,阎六肆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方才她去了阎六肆家,院子里斗法的痕迹很是明显。

    可也仅此而已,其他线索一点也没留下,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阎六肆夫妇去了哪里,又听邻居们说姐弟俩一早就到了静灵庵,这才火急火燎赶回来。

    阎六肆夫妇这一失踪,就再也没回来过,照顾两个孩子的重担便落到了肖紫玉肩上,而她为了对得起阎六肆夫妻,也是竭尽所能,不仅把两个孩子拉扯大,还送两个孩子上学读书。

    并且收他二人为徒,各种道术倾囊相授,在为人处世和修习道法两个方面,十分严苛,轻则责骂,重则棍棒,绝不让两人养成恶习。

    姐弟俩更是对这个如师如母的姑姑,有着十二分的敬畏,丝毫不敢忤逆。

    第十三年的时候,阎琉舞实在忍受不了了,借着征兵的机会,参军去了部队,这一去就是七年。

    自打姐姐走后,阎十一独得肖紫玉“恩宠”。

    天机门中,体术诸多,练了全身疼,不练疼全身;道法三千,学了脑袋胀,不学屁股胀。对于道术修炼和道法传承,肖紫玉从来都是一丝不苟,谨小慎微,不放过阎十一一个错误。

    外加小、初、高中十二年不堪负荷的学业,就可以想见阎十一这二十年的生活是多么的水深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