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鬼打墙
    本来今天端午,又得了儿子,双喜临门,阎六肆该请左邻右舍喝一杯的,可惜整个猎狗山村就他们一家祭祖,邻居们都信西方教,不吃祭祀之食,只好作罢,各家送了一坛老酒表表心意。

    回到家中,赶忙搭祭台,摆放三牲三果,香烛纸钱,焚表祭天,告慰阎家列祖列宗。

    做完这一切,已是傍晚,阎六肆才回到房中,抱着儿子,一脸的喜气,嘴里念叨着顺口溜:“儿子乖,儿子乖,你看妈妈多能耐,生了姐姐生了你,明年再生个小弟弟!”

    “没正经!”张琳刚生产完,余汗未消,为阎家添丁,她也是十分高兴。

    “弟弟好可爱呀!”阎琉舞抱着一只猪崽走过来,对比了一下,“和小猪崽一模一样!”

    “死丫头,有这么说弟弟的吗?”阎六肆斥了一句,女儿童言无忌,他也不在意,看着自己白白胖胖的儿子,心里高兴着呢。

    “师弟师妹!”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美貌道姑,三十上下年纪,气质出众,确实有几分道门中人的仙气。

    “紫玉师姐,你怎么来了?你也来看我儿子?”阎六肆一见,立马站了起来,却又露出一副尴尬神色。

    阎六肆和张琳都是法师,师从天机门,是正一盟威道一个极小的分支,而这位道姑就是他们的大师姐肖紫玉。

    “走开!”

    肖紫玉看了一眼阎六肆怀中的婴儿,瞪了阎六肆一眼,就坐到了张琳床边,询问起她的身体状况,得知张琳一切都好,才站起身来,指着婴儿道:“这孩子我得带走!”

    “哎?”阎六肆一家三口顿时愣住,阎六肆两口子表情尴尬,不知该怎么回答。

    阎琉舞却是不依,她年纪小,心眼又大,口无遮拦道:“紫玉姑姑,你要是喜欢小孩,就让爸帮你生一个呗,弟弟是我妈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三个大人更加尴尬了。

    三人年轻的时候就有过一段三角恋情,肖紫玉和张琳曾经都喜欢阎六肆,但最后肖紫玉自恃大师姐身份,才出家为道,在静灵庵修行,成全两人,此时被提及,脸上也是不好看。

    “大师姐,你一向精通紫微斗数,是不是窥到了什么天机,才来要走孩子?”张琳较为细心一些,打破了这尴尬气氛。

    “九星齐现,破军欲坠!”肖紫玉只说了八个字。

    “这是师父临死前的遗言!咱们天机门的那个传说?”阎六肆皱眉,得子的喜悦被冲散了许多,“可这关我儿子什么事儿?师姐,你不要迷信好不好?”

    他这一说,立即遭到肖紫玉和张琳的白眼,他三人都是道门中人,山医命相卜这玄学五术都有所了解。

    阎六肆道法娴熟,法力极强,唯独对命、相、卜三门,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一看到天上的星星就头大,被他称之为封建迷信!

    肖紫玉继续道:“我来之前替你儿子占了一课,卦辞中只四句话:破军难化禄,二纪渡命劫。阴阳生双修,殊途归天道。”

    “此卦何解?”阎六肆不明。

    “师姐,你的意思是我儿子会在二十四岁的时候有劫难?”张琳听到前面两句就感觉到不安了,破军化禄,才能先破后立,若无法化禄,那可是大凶之兆,而第二句二纪渡命劫,一纪乃是十二年,两纪就是二十四年,也就是她的儿子阎十一,二十四岁时会有命劫,忙道:“师姐,命劫之事,可大可小,你可有破解之法?”

    “没有。”肖紫玉的语气很平淡说完,站起身来,又道:“既然你们舍不得孩子,你们先带着吧,如有意外,就到北边山上静灵庵找我。我去找小师弟来,在你家边上住下,替你们看孩子。”

    走到门口,又道:“孩子我就不带了,不过我要挑两只猪崽走!”

    不知肖紫玉要猪崽做什么,但两人也没多问,知道大师姐做事向来特立独行。

    等肖紫玉走后,张琳便哭了起来,好不容易生个儿子,居然有命劫,所谓命劫,就是天降本命天劫,不是死于疾病就是死于意外,极难渡过,做父母的知道了都会担心难受,此为人之常情。

    也就阎六肆心眼大,拍着张琳肩膀道:“别担心,师姐那都是迷信,迷信!我就把儿子养到二十四岁,我看谁敢动我儿子,到时候就是崔判官亲自来勾魂,我也敢跟他放放对!”

    毕竟还有二十四年时间,急也急不来。

    此时天已黑透,阎六肆在楼下独自喝了几杯,有些微醺,才往楼上走,楼上黑洞洞的,不知是不是喝多了,他居然摸不到房间门了。

    二楼走廊只有十米不到的长度,房门本该在走廊几米的地方,他却走了一分多钟,眼前还是石灰墙,房门的影子也没见着。

    “这笑话有点假了!”阎六肆晃了几下脑袋,酒意退下去几分,看着走廊两边黑洞洞的,知道是鬼打墙了,笑道:“我阎六肆确实学艺不精,但在人鬼两界也算小有名气,今天哪个不长眼的小鬼这么大胆子,赶来太岁头上动土?”

    说着结了个神遁手印,剑指在空中一划,念道:“焚香昭告,家宅六神,各居各位,勿乱勿紊,消灾降福坐镇门庭,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破!”

    剑指在石灰墙上一戳,可走廊两头还是黑洞洞的,阎六肆又在墙上戳了几下,石灰墙都被他戳出一个小洞来了,可周围还是没变,“七八年没操练,手生了?”

    “桀桀桀桀……”

    “咯咯咯咯……”

    周围尖厉的笑声四起,男鬼女鬼都有,不止一个。

    “有意思!本天师退隐江湖八年,捉鬼的道术可一点没落下,若还不走,必叫尔等魂飞魄散!”阎六肆知道来的不是一般的鬼,顿时来了精神,目光一凝,咬破中指,在石灰墙上划下几笔,用血写下一道敕令,大喝道:“天地玄宗,日月洞明,阴阳倒转,以煞诛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