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0章 地下巢穴
    我短暂地留意了一下刘尚昂手里的东西,又将视线转到水猫那边。

    ?

    刘尚昂刚才从背包里拿出来的东西,从轮廓上看像个小型的电泵,由于只是仓促地看了一眼,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水猫一直很警惕地盯着我,但它又给了我和梁厚载充足的缓冲时间,让我们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

    如果它是一具邪尸,我完全可以在这段时间里用罡步镇住它,可惜它是活物,而且我能感觉到,尸气虽然已经融入了它的经络,但那股炁场并不是它的生命源泉,将它身上的尸气镇散不一定能伤到它,反而有可能让它更有活力。

    ?

    所以我说,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活物有可能比邪祟更难对付。

    ?

    它一直不动,我却不能在这个地方耽误太长时间,于是沉了沉气,快速朝着它那边凑了几步。

    ?

    一见我动,水猫身上的尸气又是猛地震荡了一下,我立即闪身躲避,但侧过身子的时候我朝它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它根本没动,只是歪着脑袋盯着我看。

    ?

    它在试探我,这东西果然很聪明。

    ?

    这时候刘尚昂开枪了。

    ?

    枪声响起,水猫连忙晃了一下脑袋,刘尚昂的子弹又没能击中它的眼睛,在这之后,刘尚昂开始连续开枪。

    ?

    从反器材狙击枪里打出来的通常弹也许无法对水猫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一样能让它感觉到疼痛。

    ?

    连着三发子弹打上去,水猫嘴里发出“哼吱”一声惨叫,在这之后它似乎暴怒起来。

    ?

    是刘尚昂朝它开枪的,可它对刘尚昂丝毫没有兴趣,又朝我这边扑了过来。

    ?

    我先是感觉它身上的尸气猛地震颤了一下,当时就想躲避,却又发现水猫没有动,这一次震荡还没结束,它身上的尸气又出现了第二次震荡。

    ?

    由于我和水面之间隔着几米的距离,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它的动作,这一次它行动了,我看到它身形一闪,就立刻侧着身子闪到了一边。

    ?

    仅仅是短暂地交了一次手,它竟然也想出对付我的策略了,第一次尸气动荡只是佯攻,第二次才是来真的。

    ?

    不过它虽然聪明,但拼智商还是拼不过人类的。

    ?

    上一次他扑我的时候,我就大体记住它的移动速度,这一次,我在闪避的同时拿出一张锁魂符,直接扔了出去。

    ?

    我这边刚甩开手腕,水猫就到了我跟前,锁魂符也随着它那硕大的躯体从我旁边闪了过去。

    ?

    封魂符长于对付邪祟,而这道锁魂符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付活物。

    ?

    受到锁魂符箓的灵韵影响,水猫的三魂七魄都变得有些虚,动作也没有先前那么麻利了,它落地以后没能站稳,前脚掌在地上溜了一下,整个身子就侧着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并随着惯性滑动了很长一段距离。

    ?

    我和刘尚昂赶紧朝它那边冲过去,刘尚昂一边奔跑一边对我说:“这家伙的心率突然变得非常快。”

    ?

    心率变快不是重点,所有被锁魂符加持的活物都会有心率加速的症状,重点在于刘尚昂能听到它的心跳声。

    ?

    我立即问刘尚昂:“它的心脏在什么位置?”

    ?

    刘尚昂:“和普通的水猫一样。趴下!”

    ?

    他突然喊了这么一声,我没时间考虑,在奔跑途中就快速趴在了地上,胸口和膝盖都摔得生疼。

    ?

    也就是胸口刚着地的时候,在我前方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咔嚓”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有一个硕大的黑影从我背上蹿了过去。

    ?

    那东西身上也带着一股淡淡的阴气,我立刻就知道它是什么了,它就是我们第一次见到的那只水猫!

    ?

    一只水猫就够难对付了,这一下竟然出现了两只。

    ?

    刘尚昂那边传来两声枪响,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先是用最快的速度朝前方瞥了一眼,身上贴着锁魂符的水猫还没有站起来,随后我又快速看向了身后那道尸气所在的位置。

    ?

    它第一下没扑中我,落地之后又快速转身,同一时间,它身上的尸气也猛地波动了一下。

    ?

    不管是移动速度还是尸气波动的速度,它都比另一只水猫要快很多,我一点也不敢迟疑,赶紧躲闪,当时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小腹上轻轻蹭了一下,紧接着又感觉腹上有下坠感,但并不觉得疼痛。

    ?

    还好我躲得及时,刚才它那一下只是划破了我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但凡我再慢那么一点,肯定就是被开膛的命。

    ?

    我知道它接下来还会转身来扑我,在它回过头来的一刹那,就是我唯一能把握住的时机,只有在那个时候,它的动作才会出现极短暂的停顿。

    这个时机很快就来了,我一下摸出了五张锁魂符,将它们攥在手中,在水猫的身子停顿的刹那间,我用力甩臂,将五张符箓全部扔了出去。

    ?

    在我扔符之后,水猫才转向我,它似乎知道锁魂符对它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东西,立刻闪身,避开了其中四张符,但还有有一张贴在了它的身上。

    ?

    和另外一只水猫一样,被锁魂符贴中之后,它踉跄了一下,接着也滑倒在了地上。

    ?

    在它之前倒下的那只水猫已经站起来了,它就像是一只身上贴了狗皮膏药的猫一样,整个身子都是向左弯曲的,四肢的动作看起来也非常不协调。

    ?

    “瘦猴,掩护我!”我大喊一声,随后就朝它冲了过去。

    ?

    我知道,就算在当前的状态下,眼前的庞然大物依然不可小觑。

    ?

    刘尚昂端起枪就朝着水猫发射了一发子弹,水猫为了避开这颗飞向它眼睛的子弹快速扭了一下身子,但四肢严重的不协调让它在剧烈的晃动中再一次倒地。

    ?

    在这之后刘尚昂那边传来了换弹夹的声音,而我则冲到水猫面前,一剑刺向了它的心口。

    ?

    它一见我到它跟前就变得激动起来,身体快速地在地上摆动着,似乎想要站起来,后来它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站立了,又朝我挥动起了爪子。

    ?

    这家伙的爪子有点像灵长类动物,也有五根手指,只不过五指之间连着宽大的蹼,指尖上的爪刃足有我的半条胳膊那么长。

    ?

    我挥剑挡了一下,剑锋接触到它的爪刃,立即将它的爪子斩断了半截。

    ?

    从青钢剑上传来的触感来分析,它的爪子应该比钢铁还要坚硬。何况它的力气很大,如果我不慎被它抓一下,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

    为了防止它作出更大的动作,我立即抽出一张锁魂符,甩手贴在了它的脑门上。

    ?

    在两张封魂符的加持下,水猫彻底动不了了,这时候我身后又传来了刘尚昂的枪声,期间还伴随着一阵嗤嗤啦啦的长音,那声音很急,好像有什么锋利的东西正和地面发生快速的摩擦。

    ?

    刘尚昂那边一定出了状况,我不敢多想,来到水猫的胸口前,一剑刺中了它的心脏,青钢剑入肉以后,我刚开始都能从剑身上感受到勃勃的震动,那是心脏的震动。

    ?

    在出剑之前,我还不忘在剑身上加持了一道黑水尸棺炁场。

    ?

    这些水猫的经络被尸气污染,如果在它们死后不将尸气处理掉,它们在几分钟内就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尸变。

    ?

    什么叫不可预料的尸变?就是说它们被尸毒侵染的时间太长,死后不一定正常尸变,有可能变成普通的紫僵或者白毛僵,但也有可能变成黑僵和其他更为棘手的邪尸。

    ?

    它死得很干脆,我拔出青钢剑的时候,它就完全没有生命体征了,这也和它身上曾淤积了大量尸气有关系,其实在我杀死它之前,它应该就处于一种苟延残喘的半死状态。

    ?

    刘尚昂的枪声和“嗤啦嗤啦”的长音还在持续,我立即回身朝刘尚昂那边望。

    ?

    一夹子子弹打完,刘尚昂正在换弹,他的表情还是比较从容的,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威胁。

    ?

    我又朝着长音传来的位置看,那地方几乎到了灯光能照亮的边缘区域,黑乎乎一片,我只能看到一个狭长的东西正朝着地底下钻。

    ?

    是水猫,第二只水猫刚才就倒在那个位置。

    ?

    我立即提着青钢剑冲过去,刘尚昂却在一旁嚷了声:“道哥,等等!”

    ?

    眼看水猫的尾巴都要没入地面了,可我还是停下来,转身看着刘尚昂:“怎么了?”

    ?

    刘尚昂快速跑到我身边,对我说:“它挖地时发出的声音,其音频和地河的流水声是完全一样的。我知道载哥到什么地方去了。”

    ?

    说话间,它又朝着水猫的尾巴开了一枪,常规弹依然只能打爆水猫身上的硬疣。

    ?

    受到攻击以后,水猫加快了挖地的速度,它的尾巴以更高的频率扭动着,没入地面的速度也稍微快了一点。

    ?

    不过总体来说,它在地面上挖洞的速度不算太快,毕竟地面即是岩层,任它的爪子再怎么锋利也无法挖得太快。

    ?

    可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它的尾巴却突然以很快的速度没入了地面。

    ?

    在地面下方早就有挖好的通道!

    ?

    我和刘尚昂对视一眼,赶紧跑到水猫新挖的洞口前,在这个洞口正下方果然连着另外一个隧道,此时水猫正踉踉跄跄地在里面钻行。

    ?

    刘尚昂:“这条隧道可能连着它们的老巢,不然它也不会一遇到危险就钻地。”

    ?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会不会有诈?”

    ?

    刘尚昂看着我,没回应。

    ?

    我这又是疑心病作祟,什么有诈没诈的,梁厚载生死未卜,眼前也没有其他通路,他肯定是被水猫抓到隧道里去了,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就是有诈也得进去。

    ?

    再说了,水猫虽然智商不低,可它还能在隧道里布置陷阱不成?

    ?

    我也就是犹豫了片刻,没等刘尚昂给我什么回应,我就提着青钢剑跳进了洞口。

    ?

    刘尚昂进来以后,侧耳聆听了一下隧道中的风声,立即皱起了眉头:“风声乱,风向不定,这地方肯定有大量的岔路口。”

    ?

    我说:“你说,水猫回老巢的几率有多大,梁厚载被它们藏在老巢的几率有多大?”

    ?

    刘尚昂摇了摇头:“这可不好说。”

    ?

    看样子,只能先跟上那只水猫再说了。

    ?

    它身上贴着锁魂符,按说移动速度不会太快,但进入隧道以后,它好的行动能力好像又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我和刘尚昂进来的时候,它就已经跑没影了。

    ?

    我能感觉到它身上的炁场,此刻它就在我右前方十几米的位置,而且这个距离还在逐渐拉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