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9章 水猫
    说来也是奇了,从瀑布上下来之后,我就感觉水中一点尸气完全消失了,但水温依旧非常低,我带着刘尚昂回到水面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刘尚昂在发抖,眼看不远处就是岸,我赶紧拉着他朝那边游去。

    我先将刘尚昂推上了岸,他一上岸就立刻坐在地上,用力掰动左脚掌,水温太低,看样子刘尚昂有点抽筋。

    “抓紧时间动一动,水温太低,这么下去容易出问题。”刘尚昂一边捶打着小腿,一边站了起来,嘴上还这么说着。

    我点了点头:“我记得背包里有巧克力棒吧,先吃点,要活动也得有能量供给才行。”

    说话的时候,我特意朝正对面看了看,那里好像有一个洞口,头灯的灯光没能将那片区域完全照亮,我只是觉得那里好像有风吹过来,但这种感觉也不是特别清晰。

    刘尚昂从背包里拿出了两个湿哒哒的包装袋,将其中一个递给我:“就这两根还能吃,其他的全都碎了。”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问他:“厚载落水以后又去哪了呢?”

    刘尚昂指了指我面朝的方向:“应该是朝那个方向去了,我在上面的时候就听到他的脚步声,不过……”

    说到一半,他竟然卡住了,我只能催问他:“不过什么?”

    刘尚昂:“不过载哥的脚步声只出现了一小会就消失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突然消失的。”

    就在这时候,身后的水潭中又出现了那股淡淡的尸气,我立即冲着刘尚昂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头朝着身后望去。

    那股尸气正以很慢的速度朝水面上靠近,我知道,肯定是水猫上来了,但又总觉得这股尸气和水猫身上的有点区别,它好像更醇厚一些,但从精纯的程度上来说,两者又同出一辙。

    刘尚昂似乎没有察觉到有东西正靠近水面,我朝他扬了扬下巴,小声问:“没听到什么动静吗?”

    刘尚昂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认真倾听,过了一会,又快速摇了摇头。

    刘尚昂竟然无法察觉到那东西的动静,加上它身上的尸气其实非常微弱,梁厚载也有可能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我不知道水猫现在能否察觉到我和刘尚昂的动向,只是悄悄俯下身子,将刘尚昂扶了起来,其间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

    我们不能在水猫身上浪费时间,必须马上离开。

    尸气还在接近,但速度依旧很慢,我问刘尚昂:“你背包里还有粘土炸药吗?”

    刘尚昂点了一下头,接着就要将手伸向背包,我冲他摇了摇头:“不急,必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尽量别出声。”

    说着话,我就扶着他朝刚才那个很可能是洞口的地方走,刘尚昂的脚刚刚抽筋,现在走路还不太正常,但他依然十分小心地压住了自己的脚步声,我们就这么不快不慢地走着,连呼吸几乎都要完全屏住。

    我希望水面下的东西听不到我们的动静,希望等它到达水面上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它的追捕区域。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乐观了,我和刘尚昂没等走出几步,就感觉水下的尸气突然躁动了一下,紧接着,它就猛然提速,冲向了水面。

    这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架着刘尚昂跑,还没等跑多远呢,头灯就照亮了前方的景象。

    在我面前哪里有什么洞口,那就是一片光秃秃的石壁,上面附着一层薄薄的水气,光线打在上面,反射出一层柔腻的粼光。

    刘尚昂:“不对啊,载哥的脚步声明明就是朝这个方向……那不是载哥的背包吗?”

    他抬手指向了石壁下方,我就看到在两根石钟乳中间夹着一个半瘪的帆布包,背带一看就是被十分锋利的东西给划断的。

    我没记错的话,梁厚载身上的利器应该只有一把匕首和一把工兵铲,可这两样东西此时都挂在背包的侧兜上。

    厚载被什么东西掳走了!

    这是我看到背包时,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

    而且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我再有第二个想法了,因为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到尸气已经到达了水面。

    刘尚昂终于察觉到了异常,他快速挣开我的手,转身,举枪,瞄准了尸气出现的位置。

    哗啦啦一阵碎响,水面上应该是扬起了大量的浪花,离得太远,光已经照不到那里了,但我虽然看不清水潭是什么情况,却能感觉到尸气正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刘尚昂一刻也没犹豫,连开数枪,每开一枪,他都会急速调转枪口。

    我也能感觉到,每次刘尚昂开枪的时候,尸气都会以极快的速度左右躲闪,它的速度比不上子弹,刘尚昂每枪都能击中它,但似乎没能命中要害,因为那东西的移动速度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趋势。

    当它快要离开黑暗,进入光照区域的时候,刘尚昂的弹夹空了,他快速从背包里拿出了弹夹和一块粘土炸药,在他更换弹夹的时候,藏在黑暗中的家伙也停止了行动。

    “妈的,炸药不能用了。”刘尚昂恨恨地扔了手里的粘土炸弹,又摸出了穿甲弹的弹夹。

    我用青钢剑的剑身拍了刘尚昂一下:“别用穿甲弹,还有别的办法对付它。”

    刘尚昂端起枪,瞄准了不远处的黑暗:“我怎么配合你。”

    “见机行事。”

    我这边话音刚落,刘尚昂那边就是“嘡”的一声枪响,藏在黑暗中的东西短暂地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中,但紧紧一个瞬间的照面,它又退到了黑暗中。

    我大体看清了它的样子,那确实是一只体型巨大的水猫,和正常水猫总是有一身柔光滑亮的毛发不同,它身上的毛结成了一个个拳头大的球,远远看去就像是癞蛤蟆身上的疣。而且这只水猫不是我们最早见到的那只,它的体型更大,头尾长度至少在五米以上。

    我有种感觉,它之所以藏在黑暗中不出来,似乎是在忌惮我身上的什么东西,刚才它现身的那一瞬,还特意朝我这边瞥了一眼。

    既然有所忌惮,为什么还要追上来呢,上一只水猫会用河水中的涡流来隐藏身上的气味和行动时发出的声音,说明这东西的智商很高。

    ?

    我不相信它是凑上来以后发现了异常,心中才产生畏惧的。

    加上上一只水猫在隐匿之后就没再出现过,那时候它可能是几次机会可以对我和刘尚昂下手,可它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呢,即便是从水底靠近我们,也要用其他邪尸来打掩护,这似乎也说明了它在距离我很远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我身上的危险气息。

    ?

    它们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驱使才冲向我们的,而它之所以停下,似乎也是因为离我越近,心中的那份忌惮就变得越重。

    ?

    刘尚昂又开了三枪,我朝他摆摆手:“别浪费子弹了。”

    ?

    他皱了一下眉头,没再开枪。

    ?

    我倒持着青钢剑,朝着黑暗中靠了过去,在我前进的时候,我能感觉到黑暗中的尸气在后退。

    ?

    它果然是在忌惮我,但我也能感觉出现,水猫在后退的过程中是带着犹豫的,驱使它的那股力量似乎并不打算让它就这么放弃眼前的猎物。

    ?

    我试着迈开步子,朝着水猫猛跑几步,它先是快速后退了一段距离,可在这之后又停了下来,头灯的灯光又变亮了一点。

    ?

    水猫那巨大的身影完全呈现在了我的视野中,他正弓着身子死盯着我,身上那些由毛发结成的疣正不停地晃动着,水珠不断顺着那些毛发滴落在地上。

    ?

    我亮出了青钢剑,它猛地缩一下身子,冲我亮出了獠牙。

    ?

    它现在处于非常惊恐的状态,但这种惊恐并不来源于我,它看着我的时候眼神只是凶狠中带着一丝丝犹豫,但让他紧张到弓起后背的却不是我,而是它身后的什么东西。

    ?

    我试着朝水猫身后看了一眼,视线掠过它的后背,却只能看到无边的黑暗。

    ?

    不管怎么说,这只水猫对我和刘尚昂是怀有敌意的。我又朝它稍稍凑了两部,它呲起了嘴,一口尖牙全都露了出来,可它的身子没有动。

    ?

    灯光照亮了水猫整张脸,我面对着水猫,嘴上却对刘尚昂喊:“开枪,打眼!”

    ?

    刘尚昂没有一丝犹豫,我身后接着传来了“嘡”的一声枪响,可就在这声音出现的时候,水猫的身子猛地晃了一下。

    ?

    它竟然避开了呼啸而至的子弹,在它闪身的瞬间,我看到它眼角边的一颗疣突然炸开,刘尚昂的子弹没有打中它的左眼,只是蹭到了那颗疣。

    ?

    眼睛险些被打中,水猫似乎在一瞬间变得暴躁起来,他快速稳住了身形,随后我就感觉到它体内的尸气在极短促的时间内波动了一下。

    ?

    上一次尸气快速接近我的时候,也出现过这样的波动。

    ?

    我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第一时间缩起身子来,就地一滚。

    ?

    就在我刚贴着地面滚出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就感觉到背包被挂了一下,先是背上一沉,紧接着,背包里的东西就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

    这种帆布包本来非常结实,我多少次带它风里来雨里去,又是跌撞又是剐蹭的,它都没破过几次,现在仅仅是被挂了一下,背包的布面就整个咧开了。

    ?

    联想到梁厚载那个背包上的割痕,我料想水猫的爪子一定非常锋利,而梁厚载也很可能是被它给弄走了,如今生死不明。

    ?

    我还要找梁厚载,没有时间跟它耗下去,必须速战速决。

    ?

    我稳住身形以后,水猫也落在了地上,我看了它一眼,快速在脑子里盘算着作战方案。

    ?

    这家伙的速度奇快,而且体型巨大,力量也绝对不会小。在它四脚着地的时候,我们很难伤到它,可当它的身子扑在半空中的时候,却和我们一样受到物理定律的约数,无法随意移动。

    ?

    所以,下一次它起跳的时候,就是我和刘尚昂动手的时候。

    ?

    水猫暂时没有新的动作,我立即对刘尚昂说:“在半空截杀它,打嘴巴和眼睛。”

    ?

    刘尚昂正从背包里拿出什么东西,他一边死盯着水猫,一边对我说:“它移动速度太快,在半空也很难打中,等会我喊你,你就赶紧和它拉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