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4章 地下河脉
    说话间我已经开始向下走了,刘尚昂和梁厚载都没有回应,在我开始行动之后,他们两个只是默默地跟上了我。

    可还没等下爬多远,我的头顶上突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就有碎土和瓦片落在了我的头上、肩上,那些土粒非常细碎。

    不断有东西落下来,我不敢抬头,只是听梁厚载嚷了句:“我踩碎了一个!”

    我不用猜也知道他踩碎了什么东西,在碎土和硬瓦片落下来的时候,我明显感觉上方出现了尸气。

    这道尸气仅出现了那么十来秒钟,接着我就感觉到梁厚载身上凝练出了念力,在这之后,尸气消散,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贴着我的后背落入了深渊。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过了很久,深渊的底部传来了轻微的落水声。

    那声音离我们很远,在这样一个距离上,我根本无法估测深渊底部的水有多深。

    落水声还没有彻底消失,我又听到下方传来了“咔嚓咔嚓”的碎响,那声音变得越来越密、越来越清晰。

    起初我还以为是石壁上出现了裂缝,直到我看见不远处的一只陶偶猛地晃动了一下,在这只手,陶壳碎裂,一个外形如同蜥蜴的邪尸破壳而出,沿着石壁朝我们这边爬了过来。

    它的速度非常快,好在我一感应到它身上的尸气就铺开了黑水尸棺的炁场。

    这一次我引出的黑水尸棺炁场足以覆盖十米左右的区域,邪尸身上的尸气在一瞬间就被驱散,可它从石壁上坠落的刹那剑,和我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三米。

    仅仅一个瞬间,它就前进了整整七米。

    在这只邪尸之后,在我目光的的区域,更多陶偶伴随着“咔嚓”脆响快速破裂,大量邪尸从四面八方朝我们聚集过来。光是我能用肉眼看到的邪尸,数目就至少达到了四位数,它们移动的时候就像是疯狂的蚁群一样互相堆叠在一起,可移动速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些邪尸和出现在村子里的那些邪尸可不一样,它们身上的尸气非常精纯,而且炁量很大,以黑水尸棺的炁量,恐怕也无法一次性地镇住这么多邪尸。

    “跟紧我!”我朝着梁厚载和刘尚昂大喊。

    刘尚昂立即朝我这边凑了过来,梁厚载先是顿了一下,然后才朝我这边靠。

    我维持着黑水尸棺炁场的覆盖范围,同时带着刘尚昂和梁厚载继续向下撤退,只要能到达地面,我就能用番天印和罡步暂时压制住这满壁都是的邪尸,可谁也不确定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地面。

    情况似乎陷入了胶着,我已经想到了最后的退路,但我也不确定这条退路有多大的几率是生,又有多大的几率是死。

    这时候刘尚昂突然抬起了头,他一边跟着向下走,一边望着头顶上不断窜过来的邪尸,过了片刻,他按下了面罩上的按钮:“铁链摩擦的声音,还有其他人下来了,那家伙离咱们很远。”

    我现在只能听到石壁上的震荡声,其他的声音完全传不到我的耳朵里,我对刘尚昂说:“别分心,留意周围的情况,黑水棺支撑不了太久。”

    过了一会,刘尚昂那边闷闷地骂了句:“妈的,咱们被人利用了!”

    “别分心!”

    我喊了一声,又看了看旁边的梁厚载,梁厚载只是默默地爬动,一语不发。

    也就在我朝梁厚载那边瞥去这一眼的瞬间,有什么东西蹭到了他,我看到他的背包晃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一只邪尸从他身边坠落。

    刚才只顾着说话,我竟然没注意到黑水尸棺的覆盖范围已经缩小,此时邪尸已经能触碰到梁厚载和刘尚昂了。

    我立刻咬破手指,用指尖血在石壁上画出了封魂符的符印,以此来暂时放慢黑水尸棺炁场的消耗速度。

    在这之后,我快速按下了面罩上的按钮,问刘尚昂:“瘦猴,下面的水有多深?”

    刘尚昂:“没办法判断,你要跳……”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已经撤了黑水尸棺的炁场,一手抓着他,另一只手抓着梁厚载,抬起脚来猛蹬一下石壁。

    离我们最近的几只邪尸在冲向我们的时候,我已经带着梁厚载和刘尚昂飞离了石壁。

    即便梁厚载没有按下面罩上的按钮,我也能听到他现在的惊叫声。

    在这之后,我们开始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坠落。

    严重的恐高症让梁厚载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他在空中不断挥动着手臂,好像这样就能停止下坠似的,刘尚昂和我一起死死抓住梁厚载,保证他的身体在空中也是笔直的。

    不考虑下方的水深,从这么高的地方坠落,如果身体和水面出现了大面积的接触,那和直接摔在水泥地上也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必须稳住身形,只让脚掌和水面接触,如果水够深,我们可以在几乎不受因为伤害的情况下钻入水中,如果水不够深……那就是死路一条。

    生死两命,反正跳都跳了,现在后悔也没用。

    坠落的过程在我看来太过漫长了,我一直抬着头,看着石壁上的邪尸离我们越来越远,可一直没有感觉到脚掌触水。

    下落的时间越长,我们三个的危险就越大。

    直到那些浮动的七彩微光从我的脚下挪到了我的头顶上,我终于感觉到脚下一柔,紧接着,我、刘尚昂、梁厚载,三个人同时扎入了水中。

    万幸,水很深。

    入水以后,我立即展开了四肢,防止身子因阻力太小而沉得太深。

    彩光照进了水中,让我能看清很大一片区域,我看到梁厚载入水以后就开始胡乱晃动手臂,嘴里还冒出了一大股气泡,顿时感觉不妙,赶紧朝他那边游了过去。

    水流比较急,梁厚载在上游,我在下游,我很难游到他身边去,这时候刘尚昂从上游冲了过来,他先是伸出手臂,从梁厚载背后将梁厚载卷住,又朝我伸出了一条腿,示意我抓住他。

    我抓住刘尚昂的脚腕,刘尚昂则快速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干瘪的气囊,稍一摆弄,那个气囊就在水中膨胀起来。

    借着那个硕大气囊的浮力,我们很快回到了水面上,顺着流动的河水朝着下游快速移动。

    等水势稍微缓了一些,我和刘尚昂一人拉着梁厚载的一根胳膊,慢慢游到了岸边。

    河岸完全是由冰冷的岩石构成的,非常湿滑,我和刘尚昂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带着梁厚载上岸。

    厚载落水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屏住呼吸,此时已经处于溺水状态。

    刘尚昂立即清了清梁厚载的鼻口,我则用最快的速度解开了厚载的领子和腰带,将他提起来,用膝盖猛顶他的腹部,梁厚载当时就吐出了大量的河水。

    好在他的情况不是太差,还没到做心肺复苏那一步,他就猛地一阵咳嗽,将肺里的水呛了出来。

    等梁厚载差不多缓过来了,刘尚昂赶紧凑上来,他一脸担忧地看着梁厚载,小心翼翼地问:“载哥,你现在感觉咋样?”

    梁厚载看了看刘尚昂,接着就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按说以梁厚载的状态,呛水醒过来以后就不应该再昏迷过去了,我翻开他的眼皮,在彩光的照耀下,厚载的瞳孔出现了不太明显的聚缩。

    刘尚昂看了看厚载的眼睛,又抬头看向了我:“轻度昏迷?”

    我点了点头。

    刚才落水的时候,刘尚昂的面罩就已经不知去向了,这里靠着地河,空气比较清新,氧气含量也更高一些,我看他说话和呼吸都不受影响了,于是也摘下了面罩,对他说:“你那边有没有准备保暖用的东西?”

    刘尚昂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将背包放在地上,拉开拉链,又将那些被压碎、泡透的东西一个个拿了出去,最后他拿出了一个半透明的塑料袋。

    我朝他扬了扬下巴:“这是什么?”

    刘尚昂冲我笑了笑:“特制暖宝宝。”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些膏药似的东西,将它们贴在了梁厚载身上。

    我站起身来,朝着头顶上看了看。

    目光的所及的地方只能看到那些不断飘动的七彩光纱,它们看起来异常的轻柔,如果不是我刚才从从中穿过,我真的会认为那就是一大张发光的浮纱。

    邪尸没有追过来,是彩光挡住了它们,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有大股尸气堆积在了彩光的另一边。

    跟踪我们的人没有下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彩光挡住了邪尸,而邪尸又挡住了他的脚步。

    我知道那个人肯定是仁青,但不确定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也不确定头上的彩光能挡住邪尸多久。

    可现在厚载的情况很让人心忧,我也的确不敢再让他经受颠簸了。

    刘尚昂也站了起来,他走到我跟前,小声对我说:“道哥,我咋觉得载哥今天不太对头呢?”

    我皱着眉头看向了刘尚昂:“你也有这种感觉?”

    刘尚昂点头:“我总觉得进了地洞以后,他干什么好像都慢一拍,就好像有股阻力在挡着他似的。”

    我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他的胸口规律地起伏着,似乎已没有大碍。随后我又冲刘尚昂点了点头:“厚载今天确实不太正常。”

    说完,我的视线又落在了窜流的河面上,没再说话。

    可刘尚昂又在一边问我:“邪尸没追过来?”

    我摇头:“没有。”

    刘尚昂:“后边咱们咋办,朝哪个方向走?”

    我指了指地河下游:“朝着那个方向走,阴气的源头在那边。”

    刘尚昂:“道哥,你怎么突然……”

    我挥了挥手将他打断:“瘦猴,你怎么突然变这么多话,你不知道下墓的时候不能多开口吗,容易被邪气入体。”

    刘尚昂挠了挠后脑勺:“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打一进这地方开始,我就心神不宁的,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转移一下注意力。”

    不只是梁厚载,他也变得有点不正常了,虽说早年下墓的时候,刘尚昂也是特别爱说话,可这个毛病他早就改了,这些年,他在下墓的时候几乎成了我们几个人中最沉默寡言的一个,怎么这会话唠症又复发了呢?

    我盯着刘尚昂看了一会,慢慢环抱起了双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