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9章 血
    我没时间去质问仓嘉和敏度为什么擅自行动,只能趁着骨鞭还没钻出来的档口尽快准备了一些锁魂符,我的视线一直落在罗菲他们那边,手上的动作不停,将三张锁魂符撕成碎片,并将念力灌注进去,但凡是有一片纸屑粘在骨鞭身上,我就能凭炁场判断出它的位置。

    有人受到袭击以后,其他的村民都安静下来,小楼那边传来的枪声也随之变得更加的清晰,我听到那一阵阵的枪响,眉头都就不由地紧蹙,心乱如麻。

    就在这时,原本快要跑到罗菲跟前的仓嘉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快速回头朝敏度那边看了一眼。

    在下一个瞬间,仓嘉突然惊叫一声,快速扑向了敏度。

    敏度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仓嘉一把推了出去,兴许是用力过猛,仓嘉在推开敏度之后没有稳住重心,当场摔倒在地。

    同一时间,我察觉到仓嘉身子下方的黑水尸棺炁场被冲破了一个小洞,骨鞭从那个地方钻出来了,紧接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沿着仓嘉身下挥散开来。

    敏度一看情况不对,立刻起身冲向了仓嘉,仙儿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过去。

    血腥味在一瞬间变得非常浓郁,我看到一大股鲜血顺着仓嘉的衣服快速蔓延开来,仓嘉是正面对地,可那些血,却是从他背上洇出来的。

    我顿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也赶紧朝仓嘉那边跑,但我也知道,现在过去恐怕已经晚了。

    仓嘉趴在地上,身子不停地抖动着,他的双手压在身下,好像将什么东西狠狠抓住了。

    我跑到他跟前的时候,他从余光里看到了我的身影,接着就猛一抬身子,在他起身的时候,一截骨白色的东西被他从地下扯了出来,我不用猜也知道那是什么,一剑斩过去,剑刃上传来了短暂的摩擦感,在这之后,仓嘉侧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我和仙儿赶紧将他翻过来,让他正面朝上,就看到他手里还悬着半截骨鞭。

    那根骨鞭被我斩断以后就彻底失去了活力,就这么软塌塌地耷拉在仓嘉的胸口上。

    仓嘉的手,以及他攥在手里的节肢都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不断有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来,却咧开了嘴,给了敏度一个爽朗的笑容。

    仙儿拿出一块手帕,用力按住了仓嘉的伤口,可骨鞭还嵌在仓嘉的肉里,那血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我用手托住仓嘉的脖子时,他脖子上的脉搏变得很快,但也很弱,我看向了仙儿,仙儿冲我摇头:“内脏被穿透了,脊椎了断了一节……”

    没救了。我知道仙儿最后想说的三个字就是“没救了”,但她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能将这三个字说出来。

    敏度一下扑到了我面前,他抓着我的衣服,几乎是用上了所有的力气冲着我大喊:“快救救他,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我的手还压在仓嘉的脖子上,他的脉搏已经非常非常微弱,顺着他的牙缝滋出来的血也越来越少了,可我能感觉到更多的血液顺着他背上的伤口流到了我的脚边。

    看着敏度的样子,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冲着他默默地摇了摇头。

    先是土司,现在又是仓嘉,我无从知道敏度和仓嘉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但他在看到我摇头的那一刹那,眼神中有什么东西崩塌了,我大概能猜到那是什么,但猜得又不真切。

    敏度稍微愣了一会,然后就扑在了仓嘉身上,他开始喊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一只手放在仓嘉的伤口上,一只手放在仓嘉的心口上,这只手不断压着仓嘉的胸腔,就像是要给仓嘉做心肺复苏一样。

    可他这么做,只会让仓嘉死得更快。

    我伸出一只手将敏度拉回来,又将他狠狠地卷在臂弯里,他在拼命的挣扎,但我没有放手。

    仓嘉最终还是走了,他身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但人走得很平静,直到他的脉搏彻底消失的时候,嘴角还挂着笑容。

    敏度似乎感觉到仓嘉的生命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了,他放弃了挣扎,似乎整个人都变得呆滞了,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

    我松开敏度,就看到他一脸呆滞,眼神中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敏度的魂魄是完整的,但巨大的心理刺激让他暂时失神了,要想恢复过来,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抬起头来朝村民那边张望,一眼看到了马次,就快速朝他招了招手。

    马次来到我身边,我将敏度交给了他,虽然语言不通,但我和马次还是进行了简短的交流,我将敏度交给他的时候,朝他点了点头,他也冲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一定会照顾好敏度。

    小楼那边的枪声还在持续,我站起身来,也不顾手上沾满了仓嘉的血,就径直走向了仓库大门。

    梁厚载和刘尚昂立即跟了上来,仙儿也想跟着,我怕她出事不想带着她,转过身去对她说:“你和罗菲留下。”

    在这种时候,我实在无法再刻意装出平时哄她时那种温和的语气,声音十分生硬。

    仙儿看着我,紧紧攥起了小拳头:“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

    我没有解释,只是重复了一遍:“你和罗菲留下。”

    仙儿张口要说话,罗菲却在后面叫了她一声:“仙儿。”

    我和仙儿同时看向了罗菲那边,她已经给受伤的村民注射的血清,站在人堆人远远望着我们。

    大概是见仙儿没有回去的意思,罗菲又朝她招了招手:“仙儿,回来吧,仓库这边也得有人看着。”

    梁厚载轻轻推了仙儿一下,仙儿还是没动。

    不能再耽搁了,我没再说什么,转身斩断了门上的锁,快速离开了仓库。

    我不知道仙儿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也许她正站在后面瞪着我,也许在这件事结束以后,她会冲着我发脾气,但这些都无所谓了。

    仙儿没有跟出来,罗菲也没有,梁厚载和刘尚昂则一左一右地跟在我身边。

    说真的,如果不是在老家听庄师兄说了那么一番话,我肯定会带着仙儿和罗菲同行,我要摆阴阳大阵缺不了罗菲,要下墓,少不了仙儿的狐火灯笼。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敢让她们两个跟着我犯险。

    仓库那边传来了关门声,我转身看了一眼,确认仙儿和罗菲没有跟出来,这才迈开了脚步,朝着小楼方向狂奔。

    这时候小楼那边又连续传来了三声枪响,还有窗户碎裂的声音,虽然之前也是一直枪声不断,但吴林从来没有像这样连续开过枪。我感觉情况不对,拼力加快的速度。

    可就在我距离小楼还有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刘尚昂突然朝我这边撞了过来,他用肩膀顶住了我的肋骨,我吃不住疼,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连走在我旁边的梁厚载也被我压倒了。

    倒地的时候,我听到身侧的墙壁上传来了碎石崩飞的声音,还有碎石和土渣从上方落下来。

    我支着身子坐起来,看向刘尚昂,而刘尚昂则盯着小楼那边。

    没等我开口,刘尚昂就对我说:“吴林朝这边开了一枪。”

    回想起刚才碎石崩裂的声音,我又看了看身旁的墙壁,上面果然有一个很大的破洞。

    如果不是刘尚昂及时将我推倒,这个破洞就不是出现在墙壁上了。

    刘尚昂慢慢端起了狙击枪,枪口正对着小楼那边。

    我问他:“吴林是故意朝这边开枪的?”

    刘尚昂将脸贴在瞄准镜后方,简短地应了一声:“不知道。”

    同时他也尽量将身子压低,凝神屏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小楼那边。

    没过多久,不远处再次传来了枪声,这一次声音不是从小楼那边传过来的,它来自于小楼后面的祭台。

    枪声过后,祭台那边又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咔嚓”声。

    刘尚昂顿时皱起了眉头:“断了。”

    我问他:“什么断了。”

    “枪。”刘尚昂极其简短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站起身来,朝着小楼那边狂奔。

    我和梁厚载也不敢耽搁,立即跟了上去。

    小楼的楼门曾受到过猛烈的撞击,大段大段的木门碎片散落在地上,一楼的地板上还有大量的血迹。

    刘尚昂在一楼短暂停留了片刻就直接冲上了二楼,我和梁厚载一起跟上去的时候,才发现二楼的沙发、茶几全都沾满了血,地上更是出现了一个个血脚印,窗户全部被击碎,墙壁上还有一个破洞。

    刘尚昂摸了摸桌子上的血,自言自语地说:“还是温的,吴林刚才还在这,地上的脚印是两个人的,墙上的破洞是狙击枪打出来的。窗户……窗户!”

    他一边这么念叨着,一边快速凑到了窗前。

    我和梁厚载的视线一直随着刘尚昂移动,他来到窗前的时候,我们一样跟了过来。

    从窗户向外看,就看到一条很长的血迹,从楼底一直被拖到了祭台的尽头,最终消失在了紧挨祭台的大片草丛里,而在草丛的外缘,还有半截断了的枪尾。

    我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截枪尾就来自于被吴林改装过的那把AS50。

    刘尚昂给了我一个询问的眼神,我点点头:“追!”

    他一刻也没犹豫,立刻从破碎的窗户跳了下去,梁厚载紧随其后。

    梁厚载和刘尚昂一直等我下了楼,才一前一后地沿着血迹移动。

    在这种时候,只能让侦查经验丰富的刘尚昂打头阵,我走在中间,梁厚载像平时一样负责殿后。

    我们迈着极快的小步子来到草丛附近,刘尚昂看了眼那半截枪身,对我说:“直接扯断的,他这把枪是全金属枪身,断裂的地方还有金属疲劳的痕迹。”

    我皱了两下眉头:“肯定是那只山神回来了,仁青掩盖了它身上的尸气……但没有完全遮住。”

    确切地说,不是仁青遮住了它的尸气,而是祭台这里的怪异炁场让我无法明确感知到那股尸气,不过当山神离开这道炁场的覆盖范围之后,我就发现了它的具体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