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8章 又是骨鞭
    我立刻加快了速度,冲到门前,才发现有人在门外挂了锁链,将仓库里的人死死反锁在了里面。

    除此之外,我还听到敏度在大声叫喊着,梁厚载也在吆喝着让刘尚昂开枪。当下我也不敢耽搁,立刻拔出青钢剑,一剑斩断了门上的铁链。

    铁链一断,受到强大推力的门板瞬间就敞开了。

    在门缝张开的那一刹那,我首先看到的就是村民们紧张到极点的脸,他们争先恐后地挤在门板上,正要像潮水一样扑出来,而这个时候,我也听到了梁厚载的叫喊声:“别出去!”

    虽然不知道仓库里发生的什么事,但梁厚载的叫喊声已经让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第一个村民顺着快速扩大的门缝钻出来的时候,我快速摸出一张锁魂符,将符纸倒转,并符箓上加持了黑水尸棺的炁场。

    那个人蹭着我身边跑过的时候,我立刻将这封锁魂符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他,连同跟在他身后的十几个人立刻停下了脚步,一个个站在原地,身子抖成了筛子。

    耐不住门缝越开越大,我一脚顶在其中一个人身上,将他踹回门里,同时大喊一声:“都回去!”

    这一嗓子暴喝,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将所有的精气神全都迸发出去了,加上我嗓门本身就比较粗,被我这么一喊,那些正要冲出来的村民立即顿了一下。

    趁着他们一愣神的功夫,我又快速达到思存状态,踩出了罡步。

    进村子这么久,这一套正统罡步没怎么用在邪尸身上,反倒用在活人身上了。

    星力一出,跑在最前面的人当场就被压在了地上,后面人虽然都没有修为,但依然能感应到星力上附带的强劲威势。

    也就在这股星力的威压下,他们终于开始后退了。

    这时候敏度和梁厚载也看到了我,借着这个机会,敏度又开始对着村民们大声呼喊,梁厚载则伸长脖子朝我这边喊:“道哥,你怎么来了?”

    在他喊话的时候,我留意到刘尚昂、罗菲还有仙儿,依然是一副全神戒备的样子,根本无暇顾及我。

    我回应:“次旦大巫被仁青抓走了,这边什么情况?”

    梁厚载:“我们被袭击了,有十几个村民中了毒针。应该是仁青的骨鞭杀进来了。”

    我朝敏度大喊:“趁着星力场还没散,赶紧让村民撤回去。”

    梁厚载和敏度是对的,仓库这边看起来危险,却不能让村民们离开,只有他们全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厚载他们才能对这些村民实施有效的保护,如果他们散开了,仁青极有可能各个击破,到了那时候,由于村民太分散,我们无法救援,一定会死更多的人。

    虽说仁青也有可能在村民离开仓库以后放弃追击,但那种可能性太小了。

    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我们无法保证自己的选择没有纰漏,只能确保做出最优选择。

    村民们开始慢慢地往回撤了,我撕去了贴在村民身上的锁魂符,又将所有被星力压住的人推出了星力场,又抬头朝梁厚载那边观望。

    大概是为了让视野范围更大一些,梁厚载、刘尚昂、仙儿、罗菲,以及敏度和仓嘉,所有人都站在了一个硕大的谷仓上,仓嘉正一脸憨态地在仓库中环视,而刘尚昂的枪口则一直随着他是视线的转动而改变方向。

    等所有村民都进了仓库,星力场也散了,我快速关上大门,在里面上了锁。

    刚才我来的时候,谷仓是在外面反锁的,也正是这样一个原因,导致了村民急于逃出这里。

    仁青确实是一个狡猾的对手,他对细节的把控也超出了我的想象。

    试想一下,如果是我被反锁在一个拥挤的小空间里,而这个空间中又有威胁我生命的东西存在,当我发现门被反锁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只会有一个,那就是砸开门锁,逃出去。

    可回头想一想,仁青曾经控制着山神与我和刘尚昂交过手,所以他很清楚刘尚昂手中有一把威力强悍的大狙,挂在门上的锁链很容易被刘尚昂打断。所以,那条锁链的作用不是为了锁住仓库里的人,而是诱导村民外逃。我刚到这里的时候,顶门的村民已经快将挂锁链的门鼻顶断了。

    还好梁厚载在这,不然的话敏度他们肯定会上当。

    用这样的小伎俩诱导对手做出错误的决定,这原本是我和梁厚载最擅长的事,没想到今天有人将这种手段用在我们身上了。

    我快速越过人群,一口气冲到了谷仓上,梁厚载伸手拉了我一把,有些焦躁地问:“次旦大巫怎么被抓走的?”

    我说:“吴林在我身上用了蒙汗药,趁着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带走了次旦大巫,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仁青的伏击。”

    梁厚载顿时皱起了眉头:“是吴林干的?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用很快的语速说:“听说是应了次旦大巫的要求,他说大巫想到谷仓这边来看看。大概是放心不下这里的村民。”

    敏度在一旁接上了话:“这确实符合次旦大巫的做派。”

    是吗?

    听到敏度的话,我无奈地撇了撇嘴,来的时候我一直认为次旦大巫有问题,确切地说,我是认为次旦大巫和吴林都有问题,可他这么一说,次旦大巫和吴林的行为似乎又变得合理了。

    就在这时候,仓嘉突然指着西北方向的角落大叫一声:“啊!”

    刘尚昂立刻将枪口对准了仓嘉手指的方向,随着“嘡”的一身枪响,角落中捧起了大量的尘土和青稞。

    这声枪响也让梁厚载再次紧张起来,他快速扫视了一下村民,见没有人受伤,才快速对我说:“仓嘉能提前感知到骨鞭的位置。”

    我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锁魂符,由于封魂符全部被吴林和次旦大巫拿走,我手里头只剩下这些锁魂符了。

    之前见到吴林的时候,我因为一时匆忙也忘了问封魂符是不是在他身上。

    仓嘉依旧小心翼翼地扫视着仓库中的情况,他的视线转移得很快,刘尚昂先是随着他的视线转动着枪口,可过了没多久,刘尚昂突然停了下来,对我说:“有枪声。从小楼那边传过来的。”

    他的话音刚落,我也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枪声,我不会认错,那声音就是从吴林的狙击枪上发出来的。

    有人突袭了小楼?如今骨鞭还在仓库中,袭击小楼的不是最后一只尸变的山神,就是仁青本人。

    我立即反应过来,大墓的入口肯定在小楼附近,不然的话,仁青不会再对吴林下手,毕竟吴林已经不再掺和村子里的事了,加上吴林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如果不是有着不得已的原因,仁青也绝对不会再去动他。

    我能想到这些,梁厚载肯定也想到了,他给了我一个眼神,问我:“怎么办?”

    我看看仓嘉,此时他的视线还在不停地移动着,随后我又对梁厚载说:“吴林应该能撑一阵子,咱们先把骨鞭解决了。”

    说完,我就快速踩出了重罡,绵薄的星力很快在整个仓库中蔓延开来,我又在星力中注入了黑水尸棺的炁场,并仔细感知着仓库中的炁场变化。

    很快,在仓库的角落里,有一小片炁场被什么东西顶出了一个很小的破洞,仓嘉的视线和我同时挪到了那个方位,他大喊一声,刘尚昂立刻开枪,但这一次依然没能击中目标。

    骨鞭似乎能感应到刘尚昂身上最细微的动作,也就在刘尚昂扣下扳机的一瞬间,他又快速钻进了地面。

    它一入地,我就无法找到它了,仓嘉也是。

    看样子,土壤中附带的坤气对仓嘉也有很大的影响。大地的坤气,是一种非常宏大的炁场,我无法感应到其中最细微的变化。就像天地之间的阴阳大炁一样,我能感应到它们的流动大势,但无法感应出大炁中细枝末节的变化。

    除非骨鞭上带有异常的炁场,不然的话,它一遁地,我根本无法找到它。

    天理循环,难以勘透,天地大炁,也是天地循环的一部分,任谁也无法看透它们。

    我也没想到用三节脊骨做成的骨鞭竟还能遁地,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麻烦。

    仓嘉在扫视整个仓库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他的手上有一个黑色的小点,之前吴林被毒针扎到地方也是呈现出了这样的黑色。

    我立即问梁厚载:“仓嘉中毒了?”

    “已经解了,”刘尚昂一边移动着枪口,一边代替梁厚载回答我:“银针上涂了黑曼巴蛇的蛇毒,我带的血清正好克它。这个仁青真不是一般人啊,像这样的蛇毒只有在非洲才能弄到,他肯定是在来到这个村子之前就已经谋划好现在的事了,还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

    既然刘尚昂带了血清,也就是说被毒针击中的人都没事了。

    听到他的话以后,我隐隐松了口气,但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骨鞭还在,谁也不知道它身上还有没有其他致命武器。

    刘尚昂说话的时候,骨鞭一直没有出现,刘尚昂刚闭上嘴没几分钟,仓嘉又喊了一声,这一次,刘尚昂的枪口和仓嘉的手指同时指向了村民聚集的地方。

    面对那么多村民,刘尚昂根本无法开枪,我快速撕开了一张锁魂符,将大把碎纸末洒向了村民那边。

    没等这些带着灵魂和念力的纸屑落地,骨鞭又一次遁地消失,有两个村民中了毒针,当场倒地。

    刘尚昂骂了声“槽!”,又用最快的速度将背包扔给了罗菲。

    罗菲在跑向村民的时候拿出了针管和用一层层棉布包裹的血清,刘尚昂的枪口的指向一直在罗菲身子附近晃动,在给罗菲打掩护。

    让我没想到的是仓嘉也跳下谷仓,朝着趴在地上的两个村民冲了过去,在这之后,敏度也跟上了仓嘉的步伐。

    刘尚昂无法一次性掩护三个人,以罗菲的身手和经验,完全可以在骨鞭出现的时候自保,可仓嘉和敏度……

    我看了梁厚载一眼,梁厚载一脸无奈的表情,这时候仙儿也跟了过去,她要保护罗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