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7章 别管闲事
    一到小楼,我和吴林立即用木板封住了绝大部分窗户,小楼仅剩的出入口就剩下了一楼的房门和二楼的一扇窗户。

    吴林在小楼上仔细探查了一圈,直到他确定没有问题了,才将土司的尸体拖出卧室,硬逼着次旦大巫住在那里。

    对于此,次旦大巫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当吴林将他推进那个卧室的时候,他死死抓着门框,朝着吴林大声吼叫。刚开始吴林一直没说话,就是硬生生地要将次旦大巫塞进去,后来大概是觉得没办法,才朝着次旦大巫喊了一句什么。

    我根本听不懂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也不知道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样的意思,当时次旦大巫看着吴林,脸色变了几变,最后还是乖乖地退回了屋里。

    吴林锁上了房门,然后就跑到楼梯上抽烟。

    我凑在楼道口,问吴林:“你刚才对他说什么了?”

    吴林长吐一口烟雾,说:“我告诉他,我只负责保他不死,其他的事与我无关,其实就算他死了也与我无关。”

    “什么意思?”

    吴林又是长吐一口烟雾:“这和你无关。”

    过了很久,他又很突然地问我:“你怎么看待次旦大巫这个人?”

    我想了想,说:“我看不透他。”

    吴林笑了笑:“我能看透他,但他自己却看不透自己。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我撇了撇嘴:“你自己能听懂就行。”

    吴林掐了一支烟,又点上一支:“他有的时候是个真正的好人,有时候是个魔鬼。”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吐着云烟,掩藏在云烟后的那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好像急盼着我给出一些回应。

    我确实给出了回应:“你的意思是,次旦大巫是双重人格?”

    吴林叹了口气,拍拍屁股上的尘从楼梯上站了起来,一边说着:“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你守二楼,我守一楼,厨房在一楼,早饭我来弄。”

    我问他:“土司的尸体怎么处理?”

    “存到冰柜里了。”吴林一边说这话,背影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我坐回沙发上,从背包里拿出了鹿皮,慢慢地擦拭起了青钢剑。

    清晨五点,天色还是和夜晚一样,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次旦大巫进了卧室以后就变得十分安静,我怕他出事,偶尔会悄悄卧室的门,每一次次旦大巫都会回应我,虽然听不懂他的语言,但我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压抑。

    不管敏度和次旦大巫如何反对土司,可土司的死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重大的打击。

    七点多的时候,吴林端着锅上来了,他说他已经吃过饭,先是将锅子给我,又将一个小饭缸端进了次旦大巫的卧房。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闷闷地喝着鱼汤,不得不说吴林的手艺很专业,鱼汤很鲜,口味也是恰到好处,少一分盐就太淡,多一分就太咸,不过他好像比较习惯吃辣。

    吴林不能在二楼待得太久了,他将饭缸交给次旦大巫以后就走向了楼梯口那边,在下楼之前,他又转过头来对我说:“万事小心。”

    他说话的时候还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联想到他之前说的话,我越发觉得次旦大巫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喝了两碗鱼汤,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很浓的困意,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觉我睡得一点也不安稳,总觉得半睡半醒,其间我听到附近传来了脚步声,也能感觉出那阵脚步被刻意放轻、放慢了,我知道要出事,可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后来我又感觉好像有人在动我的背包,还有什么东西被他们摔在了地上,却依旧醒不过来。

    直到太阳完全升起,我身上突然感觉一阵轻松,沉重的眼皮也终于睁开了。

    我先是朝背包那边看了一眼,就发现背包整个被翻开,裹着火蚕丝布的番天印也滚落到了窗台下方。

    随后我又看了看散落在沙发附近的东西,除了一打封魂符落在包外,背包里的东西都还在。

    我快速跑到窗边捡起了封魂符,又冲到次旦大巫睡的那间卧室。

    其实在看到卧室上的门锁全都脱落在地上的时候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推开门一看,屋里果然没人。又凑到窗前看了看,祭台那边没有异常的动静。

    我没记错的话,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附近出现了一前一后两阵脚步声。

    赶紧跑到楼下看了看,吴林也失踪了,一楼的楼门就这么敞着,有风吹过,那扇门还跟着晃动两下,整个小楼里都没有搏斗的痕迹。

    我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吴林带走了次旦大巫,两个人在离开的时候还动了我的封魂符。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我短暂地思考了一会,却毫无头绪。

    现在也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了,我赶紧上楼拿了青钢剑和剩下的符箓,然后快速冲出小楼,朝仓库那边赶。

    吴林和次旦大巫失踪,祭台没有动静,这些情形似乎都和仓库里的村民没有任何联系,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心中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只觉得仓库那边要出事。

    我知道,这是又是小推算术带给我的直觉。

    也就在我朝着仓库方向猛冲的时候,身侧的一条小巷子里不早不晚地传来了一身闷响——噗!

    我立即后退两步,朝着小巷里观望,却看到吴林正仰面躺在地上,离他三四米的地方还落着他的狙击枪。

    “吴林?”我试着叫了一声,但吴林没有任何反应。

    当时我也没想太多,赶紧跑到了吴林跟前,就看到他身侧的地面上还落了两根银针,针头已经发黑,很显然是涂了毒的。

    我小心翼翼地扶着吴林坐起来,他的后背上有些扎人,不用想我也知道,那些稍显扎手的地方肯定就是毒针的针尾。

    这些十厘米长的锋利银针直接扎进了他的内脏,可吴林依然活着,他只是暂时昏过去了。

    “吴林,能听到我说话吗?”我一边唤着他的名字,一边撕开衬衣,将碎布缠在手指上,然后捏着毒针的针尾,将它们从吴林背上一根一根地拔了出来。

    这些所谓的银针,外形其实和家里用的绣花针没有什么区别,在针尾的位置也有一个用来穿线的小孔。毒在针尖,针尾是无毒的。

    吴林的体质确实大异常人,我将毒针拔出他的身体以后,他先是猛地颤抖了两下,接着就缓缓睁开了眼。

    这时我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那些针,剧烈的毒性已经让针头完全变成了黑色,连上面沾着的血都是黑的。这么强的毒性已经可以毒死几头大象了,可吴林竟然还能醒过来。

    他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来回神,随后就用手指压着胳膊上的肉,将嵌在肩膀上的银针也挤了出来。

    直到身上的毒消化得差不多了,他才转向了我,用懵懵的眼神看着我。

    他还没完全缓过劲来,可我还是急不可待地问他:“你怎么在这,次旦大巫呢?”

    吴林先是揉了揉眼睛,才慢慢悠悠地说:“次旦大巫放心不下仓库那边的人,他一定要去看看,我拗不过他,就……他被仁青抓走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吴林的语速才恢复正常,他总算是彻底回过神来了。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带着次旦大巫出来了,难道你不知道仁青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吗!

    我心里这么想,可现在也不是责备吴林的时候,我也只是问他:“朝哪个方向去了?”

    吴林看着我,眨了眨眼,过了片刻,他突然长出一口气,那表情,就像是从一件天大的麻烦中解脱出来了似的。

    一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急了,又问了一遍:“他们朝哪个方向去了?”

    结果吴林的回答却是:“我劝你还是别追了,没用。”

    我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次旦大巫的护卫吗?”

    吴林笑了笑:“我当然不是他的护卫,我只是在好戏开始之前负责保他性命无忧,可现在好戏已经开始了,我就没有义务再跟着他了,这是我和次旦大巫之间的约定。左有道,我看你这人还不错,所以奉劝你一句,这里的事你还是别管了,对你没好处。”

    我眯起了眼睛,死盯着吴林。

    吴林拍了拍身上的土,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他面朝太阳高挂的天空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又对我说:“接下来事都和我无关了,如果你想找我,就到小楼这边来,如果……”

    我将他打断:“仁青和次旦大巫到底去哪了?”

    吴林先是愣了一下,又无奈地摊了摊手:“左有道,我最后对你说一次,这里的事你别管了,对你没好处。再者,你也管不了。”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还是那句话,吴林这个人身上的疑点虽然很多,但我一直觉得他的话是可信的,包括现在也是,他是真的认为我管不了这里的事,也确实不想让我蹚这道浑水。

    但他的话我不能听,因为我现在怀疑,他和仁青一样,兴许也是罗中行派来寻找大墓的。

    毕竟他的身体素质和恢复能力,和葬教里的那些佣兵太像了,加上他身上还有很多难以解释的事情,我有理由怀疑他是被阴玉复制出来的。

    吴林盯着我,我也盯着他,并对他说:“这里的事,我必须管。最后问你一次,仁青和次旦大巫到底去哪了?”

    吴林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这之后,他抬手指向了仓库那边:“仁青朝那个方向去了,至于次旦大巫,应该和仁青在一起吧。你确定你要过去?”

    我没再理他,转身奔向了仓库那边。

    没等走多远,身后又传来了吴林的叫喊声:“你自己小心吧,别忘了我说的话!”

    他说的话,他说的什么话,从我们护着次旦大巫回到小楼到现在,吴林说了很多话,可每一句都让人觉得难以揣摩,我到底该留意哪一句?

    很快我就和吴林拉开了距离,也没再想这些事。

    快到仓库门口的时候,隔着二十米远我就能听到仓库大门中传来的嘈杂声音,有人在嚎叫,有激烈的碰撞声,那扇巨大的木门也在颤动,好像有人在撞击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