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5章 土司之死
    此时还不断有村民朝着小楼这边聚集,没有人单独行动,所有人都是三五成群的来,每个村民的脸上都写着惊恐,有些人来的时候举着火把,可没等凑到人堆前,火把就脱手落在了地上。

    在这份被压抑的紧张感中,是夜色下不正常的平静,我只能听到村民们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喘息声,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声音,直到有村民离我稍微近了一些,我才隐约听到火把上传来的“噼啪”声响。

    没过多久,小楼这边就集中了几百个村民,敏度清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所有活着的人都来了,才扯开嗓门对着村民喊了起来。

    我听不懂当地的语言,就聊无兴致地站在一旁,次旦大巫就站在我旁边,显得有些局促。

    从刚才开始,敏度和次旦大巫之间就没有任何交流,敏度甚至没拿正眼看次旦大巫,两个人明明在昨天的时候还是一团和气,怎么一夜没见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敏度的演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他确实拥有成为领袖的天赋,在这半个小时里,村民们的表情由惊恐变成了焦虑,又由焦虑变得镇定。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镇定只是暂时的,只要宝顶这边再出现一些意外情况,他们很快又会慌乱起来。

    但敏度至少可以让他们暂时镇定下来,这已经非常难得了。

    最后敏度踮起了脚尖,手指着仓库所在的方向,嘴里喊着什么。有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走出了人群,他们一边朝仓库那边走,一边朝其他人挥动着手臂,很快,所有村民都跟着他们去去了仓库那边。

    村民还没走远,敏度就对我说:“这是梁罗菲的主意,她建议我将所有村民都集中到仓库那边。我觉得她的决定应该是对的,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敏度这番话说得有点乱,有些字的发音也不太对,但我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就问他:“你担心什么?”

    敏度稍作沉默,随后开口道:“我担心,仁青会直接对仓库出手。”

    我点了点头:“你的担心是对的,可如果不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仓库那边,就会有更多人被杀,到了那时候,就连我们也无法阻挡仁青了。”

    敏度皱起了眉头:“罗菲也是这么说的,可这是为什么呢,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我说:“仁青杀人,是为了取他们身上的脊椎来做骨鞭,我和那东西交过手,非常难对付。三具尸体,三条脊椎,应该只能做出一条骨鞭。但是,如果所有村民无法得到足够的保护,仁青就会得到第二条、第三条骨鞭,一条骨鞭就够我们应付的,如果是两条、三条,仁青就能横着走了。也只有将村民集中起来,我们才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保护,可如果村民是分散的,仁青很容易对落单的人下手。”

    敏度认真听完了我的话,他长叹了一口气:“本来我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确实很聪明,我能想到这些,不是因为我的智商比你高,只是因为我比你有经验。”

    这边我正和敏度说着话,次旦大巫就凑了上来,他和敏度说了些什么,敏度虽然也给予了回应,但我发现,敏度现在和次旦大巫说话的口气非常客气,表面上看好像是更恭敬了,事实上却在疏远次旦大巫。

    看着敏度和次旦大巫说话时的样子,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而敏度也留意到了我表情上的变化,和次旦大巫说完话之后,他又转过头来对我说:“罗菲怀疑,次旦大巫也是罗中行那边的人。”

    他说话的时候,我警惕地看了吴林一眼,吴林朝我摆了摆手:“放心吧,这些话我不会翻译给他听的。”

    我这才放心问敏度:“罗菲怎么说的?”

    敏度:“她检验尸体的时候说,那三个人死之前都吃过大剂量的麻药,可放眼整个村子,只有次旦大巫才会配制这样的药剂。”

    如果因为这种原因就怀疑次旦大巫,那就有点武断了,仁青毕竟是外来者,谁也不能确定他是否也精通药剂方面的知识。

    吴林在旁边插嘴说了一句:“这几天次旦大巫一直和我在一起,他应该没有机会给那些人下药。”

    我点了点头,在敏度背后轻轻推了一把:“带我去看看尸体。”

    敏度点点头,默不作声地朝仓库那边走。

    仓库和小楼之间相隔一公里左右,我们走了没多会就到了,大概怕村民看到尸体后会造成慌乱,敏度一早将那些尸体运到了紧邻库门一座老宅子中,老宅的窗户里透出了飘摇的火光,宅门口还有两个壮年男人守着。

    敏度来到宅门前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对他说了些什么,他没有回应,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就伸手拉开了宅门。

    进屋以后我才问敏度:“他刚才说什么?”

    敏度说:“又有一个重伤员不治身亡,唉!”

    在这之后,敏度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他带着我上了二楼,三具尸体已经盖上了麻布,就这么列成一排陈放在地板上。

    仙儿和罗菲正站在窗口那边透气,刘尚昂则站在屋子中央,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雪茄。

    我走上前,一把扯掉了刘尚昂嘴上的烟,皱着眉头问他:“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土司那边谁看着?”

    刘尚昂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土司死了。”

    土司死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刘尚昂,站在我身旁的敏度同样瞪大了眼。

    我问刘尚昂:“什么时候的事?”

    刘尚昂说:“不知道。两点多的时候,我听到小楼外有人嚷嚷,就凑到窗前看了一眼,却发现窗棂上有一道很深的划痕,十二点的时候我才检查过,窗户当时是完好的。我感觉情况不对,就赶去看了看土司,却发现他已经死了。是窒息死亡,他脖子上有勒痕,那痕迹比人的手指要细一些。”

    一点钟的时候,我离开小楼前往高墙那边,当时我也曾看了看土司的情况,当时……他睡得很熟,光线落在他脸上都没能惊醒他,可我没记错的话,土司平时的睡眠是很浅的。

    也就是说,那时候我看到的土司,极可能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时候我就听到身旁传来“嗙”的一身闷响,扭头一看,就见敏度瘫坐在了地上。

    他望着刘尚昂,眼神中透着难以置信的味道,嘴上还喃喃地说着:“土司……怎么可能……”

    此时次旦大巫也在场,我抓住敏度的胳膊,一把将他拉了起来,敏度被我扯离了地面,还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我凑到他耳边,用最快的语速对他说:“土司的死讯绝对不能传出去,为了村子里的人,你现在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敏度怔怔地看着我,我将他拖到了一张长椅上,让他先坐下缓一缓。

    罗菲递给敏度一杯热水,敏度抱着湿漉漉的木头杯子,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罗菲冲我挤了挤眼,意思是问我该怎么办,我冲她摇了摇头。

    我也没想到土司的死会对敏度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也不知道敏度什么时候才能缓过来。

    我来到刘尚昂跟前,朝地上尸体扬了扬下巴:“你给他们做尸检了吗?”

    刘尚昂点了点头:“仁青的手法非常残忍,简直令人发指,他这么干,估计是为了保持神经的活性。”

    “什么意思?”我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麻布。

    尸体是侧脸趴在地上的,他们的上半身有明显的塌缩,背上都有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皮肉全翻着,内脏也有一部分露了出来。看起来,他们的脊椎骨像是被硬生生地从皮肉里扯出去的。

    刘尚昂说:“在这些人的胃里发现了麻药的成分,但那种麻药只能让他们失去行动和发声的能力,却无法限制他们的感官。”

    我抬起头来看着刘尚昂,刘尚昂面朝着地上的尸体,紧紧皱起了眉头:“也就是说,脊椎骨被扯出来的时候,他们还能清晰地感觉到疼痛。而且这种疼痛可能持续了很长时间。”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刘尚昂的嘴角都在抽搐。

    骨头被抽搐来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疼痛,这样的手法实在太残忍了。

    我重新盖上了麻布,对敏度说:“找个地方把他们安葬了吧。”

    敏度十分木讷地点了点头,却没有任何行动。

    看着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时梁厚载问我:“仁青在抽骨的时候没有动用念力吗?”

    我点头:“没有,这两天我一直开着天眼,没有感觉到异常的念力。”

    梁厚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样子,那个仁青的修为确实不算强,至少单凭修为,他不是咱们的对手。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到宝顶这边取新骨。”

    我说:“现在的关键是他到底想干什么,先是炼活尸,如今又屠杀村民,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

    “他的最终目的是找到大墓,”梁厚载说:“而他当前的目标,则是将次旦大巫控制在自己手里。”

    说到这里,梁厚载朝吴林那边看了一眼,我朝梁厚载摆了摆手:“你接着说。”

    梁厚载继续对我说道:“道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去发电厂的时候,仁青先是袭击了次旦大巫,后来又袭击了吴林,却没有伤害你吗?”

    我说:“去的路上他确实没有伤害到我,可在石室的时候,他的骨鞭却差点要了我的命。”

    “嗯,”梁厚载点了点头:“问题就出在这。你想,起初仁青为什么只是击昏了次旦大巫,却没有让骨鞭袭击你呢。你们快到广场那边的时候,他为什么又要置吴林于死地?”

    我说:“厚载啊,你别老问我问题,直接说结论吧。”

    梁厚载这才很干脆地对我说:“因为他需要借你的手将次旦大巫送进发电厂,因为只有你才能挡住路上的邪尸。我一直觉得,吴林的真实身份就是次旦大巫的护卫。仁青既要让次旦大巫进入发电厂,又要控制住次旦大巫,吴林是不得不除的。”

    我问梁厚载:“仁青为什么要袭击次旦大巫?”

    梁厚载:“为了拖住你和吴林,之前听你聊起当时的情况时,你曾说过,自次旦大巫昏迷之后,你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我想,你们放慢速度以后,仁青已经去过雕像那边,并将大量邪尸引到了那个地方。他原本是想让你和尸潮拼个两败俱伤,可没想到那些邪尸在你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更没想到他的毒针竟然杀不死吴林。所以在你和尸鬼酣斗的时候,他又一次放出的骨鞭,这一次,他的目的就是除掉你们两个了,那时候仁青应该意识到了,你是一个比吴林更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