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4章 三具尸体
    “你和罗菲巡视的时候,敏度也跟着吗?”

    “跟着,我们需要他来当翻译。道哥,你说,这个所谓的‘四重空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无奈地摇头:“连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更别说我了。对了,说起吴林,他身上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他没有道行,没有念力,却能看到我身上的念力,不光是我,次旦大巫身上那边微薄的念力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梁厚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怎么会有这种人?他也是天生天眼吗?”

    “他没有天眼。”

    “那就怪了,”梁厚载也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这个村子处处透着诡异,很多事都完全违背常理啊。”

    我点了点,没再说什么,闷头吃着饭。

    吃完饭,已经是临晨一点多了,离寅时还有两个小时,我到土司的卧室里看了看,这家伙睡得很熟,客厅的光线透过门缝打在他的脸上,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土司的卧室是四面封闭的,要想进去必须走正门,我特意嘱咐刘尚昂一定要看好土司,绝对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刘尚昂冲我笑了笑,让我放心。

    仙儿和罗菲在收拾碗筷,我则拉上了梁厚载,来到了高墙附近。

    紧挨高墙的民宅只有两户,此时夜深人静,两户人家都已经熄灯就寝,其中也包括吴林和次旦大巫住的那间房子。

    本来我还想找吴林询问一些事情,没想到他这么早就入睡了。

    可当我来到高墙上的时候,却发现吴林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抽着烟,他的视线一直望着天空,仿佛能看穿迷雾,一眼望见夜穹之上的月亮和星光。

    光是听脚步声,吴林就知道来人是我,他的眼睛依旧望着天空,嘴上却问:“你怎么来了?”

    高墙上还有四个人在巡逻,他们都是当地人,听不懂汉语,我也就没再顾忌什么,直接问吴林:“你和仁青有过接触吗?”

    吴林吐了嘴里的烟屁股,冲我笑了笑:“你觉得呢?”

    我说:“你一定和他很熟。”

    吴林:“算不上熟。那家伙心术不正,虽说他和我一样都是幸存者,但我很讨厌他。”

    我问他:“四重空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吴林朝我摆了摆手:“这不重要,既然你没有领教过它的厉害,最好不要去了解它的本质,那样对你没有好处。”

    我无法理解吴林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他也没打算向我解释什么,只是说:“所有幸存者之间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电感应,我有预感,仁青还会回来的。”

    我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吴林朝我摊了摊手:“那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烟,默默地点燃,又对着迷雾笼罩的天空出起了神。

    我和梁厚载在高墙上待了近两个小时,直到手表的时针过了三点整,我们才从墙垛下方找到了敏度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开始摆阵。

    一小把青稞、七根白烛、村民身上的碎衣服、一瓶清水、一打用来代替纸钱的草纸。

    我先在一半草纸中注入念力,并将它们混合着村民的碎衣服点燃,然后将七根白烛按照北斗七星的星位摆好,在每根蜡烛附近撒一点点青稞,最后点燃剩下的一半草纸,并含一口清水,分七次将它吐在燃烧的草纸中。

    要确保每次吐水,都能让火势小一半,七口水吐完,草纸也燃尽了一半。

    在这之后,我踩出一套重罡,梁厚载则拿出金包骨,开始施展巫术,从外界引来大炁。

    我布阵镇尸,他施法驱雾,天亮之前,这个村子就能恢复往日的平静。

    在我们两个折腾的时候,吴林一直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两个的举动。

    梁厚载施展的巫术耗时很长,我捡起了剩下的半瓶子水,来到了吴林身边,吴林指了指梁厚载,问我:“他身上还有光,颜色和你的不一样,但亮度差不多。”

    我喝了一口水,还没来得及说话,吴林又问我:“像你们这样的人,多么?”

    我说:“很少,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也不会碰上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人。”

    吴林笑了笑:“看样子,你们那个行当和我们这个行当一样,对于普通人来说都特别隐蔽。”

    我问他:“你不是杀手吗?”

    吴林反问我:“你以为杀手很常见吗?”

    我也不太清楚寻常人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不过我长这么大也是头一回碰上吴林这样的专业杀手,想必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不会碰上他这种人吧。

    沉默了一小会,我又开口问他:“你觉得次旦大巫这个人怎么样?”

    吴林皱起了眉头:“怎么突然想起他来了?”

    我撇了撇嘴:“随口一问。”

    吴林又短暂地沉默了片刻,而后开口道:“次旦大巫这个人,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好人,也可以说他是个恶棍,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待他了。”

    我望向了吴林:“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林只给了我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再好的人,也有其阴暗的一面。再恶毒的人,也有其善良的一面。”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扔了手里的烟,从高墙上一跃而下。

    我目送吴林的背影进了高墙下的一座民宅,眉脚不由地抽搐了两下。我觉得,这家伙好像话里有话啊。

    一个小时以后,梁厚载终于驱散了村子里的大雾,他收起了金包骨,朝我这边叹了口气:“那个地方果然有问题。”

    他是说祭台那边有问题。

    其实我刚才走重罡的时候就发现了,星力延伸到祭台那边以后,立刻被某种力量驱散了,虽说走重罡引来的星力很微弱,但那毕竟是星力,我还从没见过什么样的力量能将星力驱散。

    加上我这道星力可是用阵法加持过的,本来就十分稳固,如果不是受到外力影响,本可以保持七日不消散。

    如今,整个村子几乎都被星力覆盖,只有祭台那边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真空区。

    而在梁厚载将外界大炁引进来的时候,祭台那边再次形成了屏障,致使大炁根本无法从那个地方流通,害得梁厚载不得不改变了大炁进村时的流向。

    但不管是我上次接近祭台的时候还是现在,那里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的炁场,这让我想起了仁青的骨鞭,上面明明有着大量的咒文,我却感应不到任何念力和炁场。

    这时梁厚载又问我:“道哥,你说……如果这地方真的有一座大墓,那座墓应该在什么地方呢?”

    我说:“起初我以为那个墓穴就在发电厂的地下室里,可不久前我刚去看过,没有找到墓穴的踪影。现在我怀疑它就在祭台下方,但宝顶一带并没有水源啊,布衣鱼肯定不会在这附近出现,所以我又觉得,墓穴不太可能离祭台太近。先不要管墓的事,咱们当前的任务是找到仁青,吴林说,仁青一定会回来。”

    梁厚载在施展巫术的时候需要全神贯注,他肯定没听到我和吴林刚才的对话。

    听我这么一说,厚载顿时皱起了眉:“他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说:“据说是心电感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咱们应该相信吴林。虽然我不相这个人,但我相信他说的话。”

    梁厚载挠了挠后脑勺:“你别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虽说吧,我觉得他这人浑身都是秘密,也不知道是敌是友,但他说出来话,好像都特别可信。”

    其实梁厚载的话到这里还没有说完,可当他正张着嘴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高墙内部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我和梁厚载同时转身望去,就看到有两个举着火把的人出现在了街道上,他们一边奔跑,一边大声呼喊着什么,我和梁厚载都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这时候,吴林从民宅中推门冲了出来,他和我们一样,出门以后也是先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大声问吴林:“他们在说什么?”

    过了片刻吴林才回应:“死了三个人,每个人的脊椎骨都被抽走了。敏度召集大家在小楼附近集合。”

    又死人了,仁青什么时候动的手,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察觉?

    我冲吴林喊一声:“次旦大巫呢?”,随后跳下了高墙。

    没等吴林回答我,次旦大巫就从屋里跑了出来,他只是胡乱地将厚衣服披在身上,还没来得及扣上扣子,那两个持火把的人看到了他,对他说了些什么。

    次旦大巫没有回话,只是一脸焦躁地套上了衣服,又朝吴林招了招手,然后就朝着小楼那边赶了过去。

    我和梁厚载也迅速跟上了次旦大巫的步伐。

    当我们几个来到小楼附近的时候,敏度正背着手在楼门外踱着步子,他和次旦大巫一样,也是满脸的心忧和焦躁。

    见我我们几个,敏度停下脚步,他似乎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来到他跟前,问他:“尸体呢?”

    敏度叹了口气:“都在仓库那边。”

    我知道他口中的“仓库”,那是一座建立在宝顶东北角的一座大型粮仓,土司将所有的食物都储存在了那个地方,包括做饭用的调料和大量的布衣鱼肉。

    原本我打算先去看看尸体,可没等走出几步,敏度又叫住了我:“你还是留下来吧。”

    我回过头去看他:“怎么了?”

    敏度说:“你在这帮我镇镇场,现在村里人都把你当成了英雄,有你在这,他们不至于太恐慌。”

    在敏度说话的时候,已经有大批村民朝这边聚集了,每个人都是一副神色慌张的样子,看到他们的神态,我也怕他们会因为过度慌乱做出一些不可预测的事情,当下决定先留下来看看情况。

    趁着村民还没有到齐,我问敏度:“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敏度说:“二十分钟以前。你家的两个女人到仓库那边巡视时发现了他们,这三个人都是咱们从犀牛泉转移过来的伤员。”

    我记得仓库附近有一栋比较大的房子,为了方便统一照料,敏度将所有重伤员全部安置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