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2章 炼尸人失踪
    那些用于建造石室的材料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可问题在于,一个居住在村子里的人,长期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可能从未见过电灯、电线,甚至没有见过机械,也就绝对不可能组建起这样一个发电厂,而且还利用了眼下这间石室。

    这个人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他非常熟悉这些黑曜石的特性,并极可能经常出入这个地方;第二,他必然和外界接触过,而且进修过和电力、机械、工程学有关的课程。

    换句话说,他一定是个外来者,而且对村子里的情况非常了解。

    我对吴林说:“你问问次旦大巫,除了能在这里保留一口棺椁,土司还给了他什么样的奖励?”

    吴林:“什么意思?”

    我说:“你直接将我的原话翻译给次旦大巫就行了,另外告诉他,这件事很重要,极可能关系到整个村子的存亡。”

    吴林和次旦大巫简短交流了一下之后,对我说:“另一个奖励就是,让他的儿子成为王族成员。”

    我直接对次旦大巫说:“可除了他的儿子,他的其他血亲都不能进入王族,也就是说,如果他的儿子有了后代,依然会被打回平民的身份。”

    吴林将我的话翻译给了次旦大巫,随后冲我点头:“次旦大巫说,你说的都对。”

    我叹了口气:“这就是仁青不结婚的原因,他不是为了继承土司的位子才这么做的,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后代无法成为王族的成员。”

    吴林:“你是说,仁青就是设计者的儿子。”

    我点头:“虽然我没见过罗中行,但我太了解这个人了,这个人做事向来小心谨慎,他不可能选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帮他寻找大墓。仁青早就认识罗中行,他和他的父亲一样,在进入村子以前就是罗中行的人。”

    吴林狠狠皱了一下眉头,问我:“这个罗中行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是个……”我想了很久,最后给出了两个字:“恶人。”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吴林解释罗中行的事,难道我要告诉他罗中行是个活了三千年的人?

    况且我也没有必要对他说这么多。

    吴林的注意力也很快就从罗中行的问题上挪开了,他又问我:“现在咱们干什么,你还有别的事吗?”

    我说:“你在地下室走廊里布置好陷阱,让次旦大巫打开大门。”

    吴林没再废话,一边举着火把朝走廊那走,一边从背包里摸出了一大捆钢线。

    虽说我进来的时候打算来个瓮中捉鳖,可如今骨鞭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我知道炼尸人有可能不会再出现了。

    从我进入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至今,炼尸人一直没有抛头露面,这说明他是一个非常小心的人,他用骨鞭来试探我和吴林,如果我们拿他的骨鞭没有办法,他一定会杀进来,可骨鞭失去了动力,他少了一手后招,出现在我面前的几率就不大了。

    可几率再小他还是有可能进来,所以,我也还是打算碰碰运气。

    吴林似乎也预感到了炼尸人不太可能出现,他来到长廊以后就问我:“如果那家伙不来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如果他不来,出去以后我就在宝顶那边摆阵,先把村子里的邪尸镇住再说。”

    吴林:“既然有办法处理村子里的邪尸,为什么一直不出手?”

    我说:“起初是怕炼尸人见风向不对逃出村子,他这是炼活尸,我必须抓住他,不然谁也不能保证他以后会不会做同样的事。不过现在看来,他不会轻易离开。”

    吴林拉开了钢线,在长廊中布置起来,他忙了一会又问我:“你想过没有,既然那家伙的目的是寻找大墓,为什么又要弄出这么多邪……”

    我提醒他:“邪尸。”

    吴林:“为什么他要让村子里的人都变成邪尸呢,搞得跟世界末日一样?”

    我摇头:“这件事我想过,但没什么头绪。不过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吴林在地上钉了长钉,将钢线一圈一圈地绕在上面,嘴上说着:“什么事?”

    我说:“你作为一个外来者,为什么会说当地人的语言?为什么次旦大巫会找上你,要修理发电厂,不是应该找维修工人或者工程师来吗,可你是个杀手。”

    吴林停下了手里的活,转过头来对我说:“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之所以到这个地方来,不是次旦大巫请我来的,是我自己来的。”

    说话的时候,吴林还朝次旦大巫那边看了一眼。

    我问他:“你是误入此地,还是故意找来的?”

    吴林:“当然是刻意找来的,几年前,我在梦里见到了这个地方,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像有一股力量一直在牵引着我,让我将找到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使命。你可能不信,这里的语言,我也是在梦中学会的……有时候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梦,它太真实了,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真实。”

    听到他的话,我又想起了栖身在老羌寨里的假王大富,他也曾经历过相似的梦境,先是幻听,然后是幻视。

    我对吴林说:“也许是幻觉呢,先是幻听,然后是幻视。”

    吴林看着我,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隙:“你也知道四重空间的事?”

    我说:“这是你第二次提到这个名词了,四重空间到底是什么?”

    刚刚吴林看我的时候,虽然他刻意眯起了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期待,但当我讲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眼中的期待就瞬间被击溃了。

    他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你和我不是一路人。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我的事与你无关。”

    我说:“我现在怀疑你也是罗中行那边的人。”

    吴林:“我不认识他。”

    说完,他就继续忙着布置陷阱了,我没想到这次的谈话会突然陷入这样的僵局,见他不再说话,我也会没再说什么。

    可过了一会,吴林又主动开口了:“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次旦大巫就预见了我的到来,而且他也知道我能修理发电厂的故障。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他既然能预言出这么复杂的事,为什么没有预见这场灾难呢?”

    我看了看次旦大巫,可次旦大巫显然不知道吴林对我说了什么,见我朝他那边看,还给了我一个微笑。

    我问吴林:“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次旦大巫有问题?”

    吴林耸了耸肩膀:“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就是这么一听。”

    在这之后,吴林就彻底不再说话,转进在走廊中布置起来。

    他布置陷阱总共花了两个小时,次旦大巫打开大门以后,我们又在这条长廊里等了足足四个小时,其间偶尔有邪尸进来,都被我一一镇了,可炼尸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渐渐地,我开始担心宝顶那边的情况,虽说梁厚载他们几个实力都很可靠,但联想到庄师兄曾经说过的那番话,我心里就变得特别忐忑,三个人无法像现在这样一直聚在一起,是说仙儿和罗菲会出事吗?

    不只是我,在这个地方待得时间长了,吴林也变得有些局促不安,在长廊里待到第四个小时的时候,他的身体又一次出现了状况,这一回他还是浑身发软,靠在墙壁上半天缓不过劲来,最后还是用银针扎中了背上的穴位,才渐渐恢复过来。

    虽然吴林嘴上不说,但我大概能猜得到,他患有非常严重的幽闭恐惧症。

    我感觉再待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就对吴林说:“炼尸人不会来了,咱们回宝顶。”

    吴林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离开发电厂,我们还是按照原路返回,回到雕像所在的那个广场,从四处聚集过来的尸潮完全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这一次我也没再啰嗦,直接走了一套重罡。

    重罡的特点是星力场覆盖范围非常大,但也因此导致力场被稀释,落在每一平米上的星力都有非常微弱,这样的星力无法镇住尸鬼,但对付这些普通的邪尸却是绰绰有余。

    当邪尸在星力的压制下一个个倒下,并快速腐烂的时候,吴林和次旦大巫同时朝我投来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吴林问我刚才做了什么,为什么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身上好像突然长出了七支腿,身上还一股一股地冒白光。

    对于吴林能看到我的念力这件事,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没有天眼,没有道行,却能看到尚未具化成型的念力,这种事完全违背常理,就好像男人分娩一样。

    我问吴林在其他人身上还看到过这种不正常的光芒吗,吴林说次旦大巫身上也出现过,但比我的淡很多。

    连次旦大巫身上那一点点微薄的念力他都能看到,这就更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了。

    从犀牛泉回到宝顶,一路上我镇了不少邪尸,但村子里的邪尸数量上万,我镇住的千百只邪尸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好在仙儿和罗菲都没出什么事,我刚一下高墙,她们两个就迎了过来,询问我发电厂那边的情况。

    我知道她们两个是担心我,接着询问的机会看看我有没有受伤,一直到了土司栖身的小楼,我才将发电厂的种种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当时梁厚载和刘尚昂在,敏度和仓嘉也在。

    村里人不知道罗中行是干什么的,可敏度却知道一些和罗中行有关的事,也知道葬教的一些信息,听他说,这些信息他都是从瓦阿那里听来的,有那么一段时间,瓦阿经常往我刘师叔的牧场那边跑。

    当敏度听说仁青是罗中行的弟子时,立刻让人去寻找仁青。

    结果在预料之中,仁青消失,和他同住一屋的另外两个人都死在了卧室里,两人的脊椎骨全都被抽走,后背上留下了血淋淋的巨大伤口。

    这一下,我终于知道地下室的骨鞭是怎么来的了。

    而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敏度也在梁厚载的帮助下查清了瓦阿违逆土司的原因。

    表面上看,瓦阿是在自己的女儿被选作山神祭品后,才与土司决裂的。可事实上,土司之所以将瓦阿的女儿选为祭品,完全是为了要挟瓦阿。因为土司曾下令让瓦阿秘密处死敏度,可是瓦阿却抗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