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1章 空棺
    我赶紧向前跑出三四米,刚才我走罡的时候,尸鬼已经和我拉开了三四米的距离。

    随着一声枪响,子弹击中了身后的什么东西,我没心思去管,来到尸鬼跟前就刺出了青钢剑。

    其实我早就料到了,即便在星力的重压下,全身都被硬壳覆盖的尸鬼应该还是可以移动,可当它真的再一次避开剑锋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一阵火大。

    这东西怎么这么难缠!

    想当初我师父镇压成型的尸鬼,都没有像我现在这么费劲。

    不过此时的尸鬼好像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快速移动,在避开我的青钢剑之后,它又开始朝没有被星力覆盖的地方移动,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我跟上去又是一剑,它又是猛地一闪,闪开了。

    我刺不中尸鬼,次旦大巫却离我越来越近了,我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了,就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喊:“别过来!”

    吴林一边朝我这边跑,嘴里还一边喊着我听不懂的话,可次旦大巫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果他跑进了星力覆盖的区域,就算尸鬼不把他怎么样,沉重的星力也能把他的老胳膊老腿给压骨折了。

    可他终究还是冲进过来了。

    当时他的一只脚踩在星力场边缘的时候,尸鬼的一小部分身子已经冲出了星力场,而我就紧跟在尸鬼身后。

    我想,在那一个瞬间,尸鬼和次旦大巫应该有过非常短暂的交流。

    我也不确定那能不能算得上是一种“交流”,只是在尸鬼和次旦大巫擦肩而过的时候,它身上出现了一种让我感到非常熟悉的感觉。

    那种感觉,温和、平静,就像是青钢剑在我手中时给我的感觉一样,或者说,就像是一件宝物见到了自己的主人,身上的气息在一瞬间安静下来了似的。

    在那一个瞬间,尸鬼竟然停止了挪动,我意识到这可能是我最好的就会,毫不犹豫地上前,一剑砍在了尸鬼的硬壳上。

    我砍中了,这一次尸鬼完全没有闪避。

    硬壳被破,星力立刻灌入了那些软肉中,只眨眼间的功夫,尸鬼身上的炁场就被冲散,它真的变成了一堆毫无生气的软肉,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腐烂。

    现在次旦大巫就站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虽然光线很暗,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封魂符就停在那里。

    吴林朝这边跑的时候顺手捡起了地上的火把,他来到我跟前,用火光照了照次旦大巫的脸,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次旦大巫的脸上带着十分失落的表情,脸颊上还挂着两行浊泪。

    联系到刚才尸鬼给我的感觉,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问吴林:“他这是怎么了?”

    吴林看了看地上的尸鬼,叹了口气,对我说:“次旦大巫的女儿死了。”

    我看看次旦大巫,又看看正在腐烂的尸鬼:“女儿死了?”

    吴林点了点头:“这家伙的体内融合了拉珍的灵魂,她是次旦大巫的女儿。”

    我眉头皱得更紧了,我盯着吴林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尸鬼不是罗中行带来的吗?”

    吴林说:“次旦大巫的女儿死得很惨,所以死后就变成了恶魔,那个叫罗中行就是打着除魔的名义来的,他让这东西吸走了拉珍的灵魂,就算是除魔成功了。次旦大巫曾说过,他一直都知道拉珍的灵魂还没有消逝,它就被囚禁在这东西的体内。”

    怪不得刚才尸鬼会给我那样的感觉,想必拉珍在见到父亲的一刹那,短暂地恢复了神智。

    而次旦大巫之所以在迷失神智的状态下快速冲向这里,似乎也是察觉到了拉珍的魂魄有消逝的危险。

    我不知道这样解释说不说的通,但听完吴林的话以后,我觉得这应该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我问吴林:“次旦大巫现在醒了吗?”

    吴林的声音显得很疑惑:“什么意思?”

    我说:“你和次旦大巫刚才都被控制了,期间你还开了好几枪。”

    吴林愣了一下,随后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地说着:“怪不得……”

    他只说了这么三个字就换了语言,对次旦大巫说了些什么,次旦大巫没用用语言回应他,只是点了点头。

    吴林转过头来对我说:“醒过来了。”

    说完,他就将火把塞给了我,而后转身走向了黑暗深处。

    吴林应该是去找他的黑铜盉了。

    我将视线转向了次旦大巫那边,他正低头盯着尸鬼,脸上的表情十分茫然。

    过了三四分钟吴林就回来了,我看到他的背包侧兜比来的时候鼓了很多,就朝着他的背包扬了扬下巴,问他:“东西找到了?”

    吴林冲我点头:“找到了。现在出去吗?”

    我说:“你先到地下室走廊去捯饬一下吧,炼尸人极有可能从那个位置进来,我去那边看看。”

    一边说着话,我抬起手来,朝石室的左侧指了指,在那里有一口开了盖的棺材,但光线的覆盖范围有限,吴林看不到它。

    吴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问我:“如果咱们不把地下室的门打开,炼尸人就不可能进得来吧?”

    这不是废话吗!

    我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这么聪明人为什么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但还是冲他点了点头。

    他也点了点头,说:“那就不着急了,我跟着你一起行动。”

    我问他:“为什么跟着我?”

    本来我还想在后面补上一句“你不信任我?”,可回头一想,他本来就不信任我,我问了也白问,再说我也不信任他,于是就没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吴林给我的答案是:“在这种地方活动,你比我有经验,我和次旦大巫跟着你,活下来的概率会大一些。虽说那只尸……什么来着?”

    我说:“尸鬼。”

    吴林接着说:“虽说尸鬼已经被你解决了,可谁也不能保证这里不会出现其他的突发状况。”

    不得不说,吴林的话是有道理的,这个石室很可能是一个面积巨大的墓室,在这样的古墓穴里,确实很容易碰上不干净的东西,虽说尸鬼被除,但谁也不能保证在我无法感知到炁场的地底深处没有别的东西,更没人能保证那些东西不会突然钻出来。

    考虑到次旦大巫的安全,我最终还是同意让吴林随着我一起行动了。

    我有种感觉,吴林身上虽然处处透着危险的气质,但就目前来说,他还算是一个比较可靠的盟友。

    这一次我走在前方,吴林走在最后,次旦大巫被我们夹在中间。

    朝着棺材方向走的途中,我看到了被子弹打成两截的骨鞭,于是蹲下身子,将它捡了起来。

    吴林在后面提醒我:“你小心点,那玩意可能还能动。”

    不用吴林说我也会小心的,我试着掂了掂骨鞭,发现有一些节肢很轻,好像是中空的,有一些则很重,里面应该是装满了银针。

    有一个节肢被打断,火光照射过去,正好能照亮它的内部,我就看到里面纹刻了很多看不懂的咒文。

    由于目前我也无法解释这根骨鞭到底是以什么作为动力的,只能暂时认定它之所以能动,和这些奇怪的咒文有关。

    可如果是咒文催动了它,为什么这些咒文上没有念力、灵韵,也感知不到任何炁场呢?

    我问吴林:“我记得你说,抓住它了,但打不中它,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林:“你仔细看看它的末端。”

    我将手里的半截骨鞭提起来,仔细看了看末端的节肢,就看到上面有一道道划痕,好像是很细的钢丝划出来的。

    吴林说:“我是用钢线套住它的,本来想靠着这种方式束缚住它,可它不停地扭动,我根本无法命中。”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我叹了口气,将骨鞭扔在地上,随后又举着火把,继续朝着石室左部移动。

    几分钟以后,我终于来到了那口棺材前。

    它就是一口普通的石棺,里面空空荡荡,没有骸骨,也没有陪葬品,棺盖不翼而飞。

    我围着这口石棺转了两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吴林问我:“你要找什么?”

    我摇了摇头,问他:“这里为什么有口棺材?”

    吴林说:“哦,土司为了奖励设计这个发电厂的人,就将他葬在了这里。这口棺材就是那个设计者的。”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算什么奖励?那个人的尸体呢?”

    吴林:“在这个村子里,平民死后尸体只能扔进河里喂鱼,只有王族的人才能合着棺椁入土。设计这个发电厂的人是个平民,土司给了他这样一口棺材,还保留了他的尸身,对他来说就算是最好的奖励了。我上次来的时候还见过他的尸体,不过那时候他的尸体就只剩下一半了,想必是尸鬼将他当成了食物。”

    虽说吴林给出的解释都算得上圆满,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给我的这些理由都有点牵强。不对,也不是牵强,而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头,或者是他的话语中好像有些不太自然的地方。但我一时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头、不自然。

    我又问吴林:“不是说尸鬼的食物是煤吗?”

    吴林:“确切地说,它的食物是碳,人体中富含的碳元素也是它的食物。”

    我接着问:“你为什么对尸鬼这么了解?”

    吴林:“我对那东西一点都不了解,这些事都是罗中行告诉土司,又由土司转告次旦大巫的,而后又由次旦大巫转告给我,上一次我来的时候,次旦大巫希望我能将尸鬼除掉,才将这些信息告诉我的。尸鬼在吃了碳以后,还会在每天夜里发电,而这间石室将它发出来的电储存了起来,传递给了电厂里的机器,所以在灾难爆发后这么久,宝顶那边依然能用上电。”

    我想了想,问了吴林最后一个问题:“设计发电厂的人是什么来头?”

    这一次吴林摊了摊手:“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曾问过次旦大巫,什么的人能设计出这样一个发电厂,可次旦大巫说,那个人的身份是村子里的秘密,他虽然知道一些内情,但不能说出来。另外,次旦大巫曾向我透露,这个发电厂建于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