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9章 死胡同
    它避开封魂符以后,又以极块的速度朝我扑了过来,当时我和它的距离也就是不到十米,它到我跟前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我也没废话,直接抡圆了青钢剑,猛力向前斩去。

    就听“当”的一声微响。

    青钢剑的剑锋先是碰到了某个十分坚硬的时候,接着剑身上就传来了轻微的摩擦里。看来青钢剑斩破了尸鬼那坚硬的外壳,直接将它身上的某个部件给切下来了。

    经历了一瞬间的短暂交锋,尸鬼再次和我拉开了距离,这一会它退了很远,就移动速度而论,估计就算是仙儿也未必能追得上它。

    不过我留意到,尸鬼在后撤的途中折了个弯,避开了我之前扔出去的那张封魂符。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背包里大概有四百多张封魂符,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我完全可以用这些封魂符限制尸鬼的行动。

    由于它身上已经长了硬壳,不可能再从通风管道逃走,如果它离开这个石室,进入我们之前走过的那条隧道,由于地下室的大门已经被关闭,我只要用封魂符堵住石室的入口,要抓住它也是迟早的事。

    石室的整体面积在二十万到二十四万平米之间,而从刚才尸鬼的移动轨迹上看,它只要和封魂符的距离超过五米,封魂符就无法对它造成影响了。也就是说,每张封魂符的灵韵覆盖面积只有七十五到八十平米之间,我只少需要三千张封魂符才能在这个大空间中将尸鬼的行动路线完全封住。

    可我手中只有四百张封魂符,还真不一定能限制住它。

    加上吴林和次旦大巫目前情况不明,他们两个接下来的行动根本无法预测。

    我在心里快速盘算着当前的形势,越发觉得要抓住尸鬼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这时我又想起了当初师父曾用封魂符镇住了蛟骨上的阴气,蛟骨上的炁量很大,封魂符之所以能镇住那股阴气,是因为符箓上的灵韵顺着蛟骨四处蔓延,最终覆盖了整个蛟骨,一次来压制大范围的阴气的。

    但要想让风魂的灵韵大面积扩散,就想要合适的媒介。封魂符本来就是一种直接作用于炁场、魂魄的灵符,所以炁场、魂魄,也可以成为它的传播媒介。

    想到这里,我立即进入思存境界,踩出了重罡,绵薄的星力在数秒钟之后降临到了这个硕大的空间中,以我现在的道行,让星力遍布整个大空间并不是太难的事。待星力稍微稳定了一些,我又用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炁场注入地面。

    黑水尸棺的炁场一遇到星力瞬间散开,沿着星力蔓延的方向慢慢铺洒开来。

    没多久,黑水尸棺的炁场就占据了整个空间,但由于覆盖面积太大,这样的炁场无法对尸鬼身上的精纯尸气造成太大的伤害,起初尸鬼感应到黑水尸棺的炁场之后,还快速地移动,想要躲避,可随后它就发现这股炁场无法对它造成伤害,就在距我不到三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等到星力散去,黑水尸棺的炁场依旧弥漫在整个大空间中,我取出一张封魂符,在上面加诸了念力,又将它贴在地面上。

    封魂符的灵韵立刻顺着土壤中的炁场快速扩散,这一次,封魂的炁场覆盖了将近三百平米的范围。

    这样的范围在我看来依然不够大,但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我开始朝着尸鬼的方向靠近,一边走,一边设计着行走的路线。

    走了没多远,我果然遇到了一根粗壮的石柱,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见,但黑水尸棺的炁场沿着石柱爬了上来,我也是感应到了炁场才知道那里有一根柱子。

    后来我索性闭上了眼,将天眼完全开启,凭借一双天眼,我“看”到的全是一股股随着气流微微浮动的炁场,这些炁场附在地面、墙壁和石柱上,将整个空间的详细轮廓展现了出来。

    我越发确定这个石室在过去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墓室,那些石柱上有大量的浮雕,由于炁场呈现出来的轮廓比较模糊,我不知道那些浮雕的具体内容,只知道它们的纹路似乎十分复杂,在整个空间极左的尽头,还有一个形状和棺材相似的物体,但棺盖好像被打开了。

    在这个大空间中,石柱的分部范围非常不规则,此时尸鬼就藏在其中一根柱子后面。

    我像埋雷一样将十几张封魂符贴在了地面上,确定石室的整个中央区域都被封魂符的灵韵覆盖了,我才改变路线,快速靠近尸鬼。

    我的想法是在石室中制作一个被封魂符灵韵包围起来的“死胡同”,如果尸鬼不移动,这个死胡同的尽头就在整个空间的最左侧,也就是靠近棺材的地方,如果它中途移动,我就设法将它逼到信号弹掉落的地方去,那里不但有信号弹的红光,还有我扔下的火把。

    随着我放置的封魂符越来越多,尸鬼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它开始试探似地慢慢移动,每一次移动的方向都和我防止封魂符的方向方向。

    但我发现它不管如何变化位置,都绝对不会朝着正对次旦大巫的方向移动。它好像在小心地规避着次旦大巫,即便次旦大巫离它非常远。

    它在忌惮次旦大巫么,可三个人最中脆弱的次旦大巫到底有什么好忌惮的。

    我改变了思路,逼着它朝次旦大巫的方向行进,可尸鬼依然不会朝着正对着次旦大巫移动,即便这样一来它时常会进入封魂符灵韵的覆盖区域,渐渐地,尸鬼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它已经被我逼入了被火把照亮的死胡同里,四周的封魂符灵韵让它放弃了继续逃窜,我撒开脚步快速靠近它,同时凝练念力,做好了走罡的准备。

    在我距离尸鬼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借着火光,我就看到它的快速收缩了一下。

    我以为它要扑上来,当下不敢犹豫,立刻踩出了罡步。

    步罡踏斗、三步九迹,一套罡步走下来也就是眨眼间的功夫,可当星力坠落,尸鬼的样子已经发生了变化。

    之前它就像是一个破了壳的螃蟹,软塌塌的粘肉从破碎的壳中挤出来,像心脏一样勃勃跳动,可是现在它却收起了裸露在外的软肉,破碎的硬壳严丝合缝地合并在一起,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块黑黝黝的硬石头。

    之前我已经斩断了它的一根钳子,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竟然强行将那只断钳卸了下来,在钳子被卸掉的伤口处又以极快的速度长出了一层硬壳。

    尸鬼全身都被这样的硬壳包裹了起来,完全没有死角。

    星力落在它的硬壳上,就像是光线碰到了镜子,竟然被反射了出去。

    这是我头一次碰到这么怪异的事,星力连成型的尸鬼都能镇住,可对于这只尚未完全成型的家伙竟然不起作用。

    被硬壳反射的星力朝我这边袭了过来,我直接拿出番天印,让星力落在了印面上。

    由于番天印还没有进入“祭”的状态,只能将袭来的星力挡开,却无法将其吸收。

    尸鬼的身上壳看似光滑,实际上表面有着大量的小坑,星力落在那些小坑上以后,反射的方向就变得无法预测了。

    我只能快速让番天印达到祭的状态,同时施展随身术,那些朝我袭来的星力一部分被番天印吸收,一部分被我吸收,等到罡步引来的星力快要消散的时候,我立即将番天印的“祭”状态中止。

    正常来说,强行中断“祭”会让我遭受很大的反噬,但因为我身上有星力的加持,但“祭”被中止的时候,我的念力没有受到影响,反倒是聚集在我身上的星力在反噬作用下被瞬间消耗殆尽,这样一来,随身术同时被破除,我也不用承受这种术法带来的副作用。

    星力一除,尸鬼的壳又一次裂开,软肉从硬壳的间隙里露了出来。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虽说刚才它的硬壳反弹了星力,但磅礴的星力依然对它身上的尸气造成了影响,如果估计不错,它暂时无法像刚才那样快速移动。

    我抽出了青钢剑,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加诸在上面,一剑刺向了尸鬼。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凭这一剑就能将尸鬼处理掉了。

    可就在我前踏一步,将青钢剑刺出去的时候,头顶上方突然传来“嗤嗤啦啦”的一阵细响声。

    那声音很空旷,带着回声特有的尾音,我立刻反应过来,在我头顶正上方就是通风管道,有什么东西正顺着那里爬出来。

    我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只知道从它身上,我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炁场。

    是那个袭击了次旦大巫和吴林的家伙!

    虽然它身上没有炁场,但黑水尸棺的炁场已经弥漫了整个空间,在它出现的一刹那,我头顶正上方的炁场就被冲出了一个很小的缺口。

    我立刻放弃了攻击尸鬼的念头,快速闪避,同时抽出三张封魂符,朝着炁场被冲破的地方掷了过去。

    有两张封魂符偏离了目标,但还有一张贴中了那东西。

    它落地的时候,我借着火光看清了它的样子,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的不相信这样的东西竟然会动。

    九节鞭,那玩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用一根根骨头串成的九节鞭,它在落地的时候还发出了一阵散碎的哗啦声。

    落地之后,它就像条蛇一样快速在地上挪动,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现在知道次旦大巫脖子上的淤痕是怎么回事了,那根本不是指痕,而是骨鞭……姑且就叫骨鞭吧,那是骨鞭的勒痕。

    在我将精力放在骨鞭上的空当,尸鬼看准了时机,快速从我脚下闪过,也没入黑暗中了。

    骨鞭上被我贴了一张封魂符,封魂符的灵韵蔓延了它的全身,我闭上眼,单靠天眼来感知周围的情形时,能清晰地“看到”它的大体轮廓。

    明明不是活物,可它的行为模式却像极了一条蛇,现在它就潜伏在距我二十米的地方,一半的身子盘在地上,另一半身子直立着,就像是一条仰着头朝我这边观望的眼镜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