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8章 藏在黑暗深处
    当尸气的源头离我们还有三四百米的时候,吴林的身体突然软了一下,他斜着靠在墙壁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我快速走到他身边,即便是在这种没有自然光的情况下,我依然能看出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在他的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

    吴林似乎变得非常虚弱,即便靠着墙,他的身子还是一点一点地向下滑,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

    我伸出手去扶他,想问问他怎么了,可次旦大巫却走上来拉了我一下,我转头看向次旦大巫,就见他冲我摇了摇头。

    吴林闭上了眼睛,慢慢调整着呼吸,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在努力适应身体的不适。

    等呼吸渐渐平稳了以后,他快速睁眼,从背包里抽出一根银针,丝毫没有犹豫地插入了自己的后背,当他将针拔出来的时候,上面沾满了血。

    可吴林也因此恢复了正常,他揉了揉头自己的太阳穴,长吐一口气,站直了身子。

    我有点担心地问他:“你刚才怎么了?”

    吴林沉了沉气,反问我:“你听说过四重空间吗?”

    我不解:“四重空间?”

    吴林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再向我解释,他活动了一下四肢,大概是感觉没什么问题了,才端起枪继续前进。

    从头到尾,次旦大巫都没有丝毫的紧张和慌乱,他好像早就知道吴林会突然变成这样,也知道吴林有办法自救。

    我越发觉得,吴林这个人比他表面上看起来还要复杂,次旦大巫也是。

    又走了三四百米,吴林停了下来,他甩动手臂,将火把扔向了前方。

    刚才我一直以为前面就是一片光线无法照耀到的黑暗区域,直到他将火把扔过去我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用不反光的黑曜石建起来的石室,想当初我在东北老黄家也见过这样的黑曜石。

    火把落地的一刹那照亮了某个形态复杂的影子,那是个活物,它一察觉到火光就快速移动到了黑暗之中。

    那东西就是尸气的源头。

    吴林先是端着枪朝屋子里瞄了一会,完了又对我说:“你对付这种东西比我有经验,你来打头阵。”

    我快速走到队伍最前方,从兜里拿出两张封魂符,分别贴在了吴林和次旦大巫的背上。

    吴林皱着眉头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里面的东西千变万化,它有可能变成你和次旦大巫,有了这张灵符,我至少不会误伤你们。”

    吴林:“如果它变成了你呢。”

    我说:“你只要看到我就别开枪,我向你出手你也别反抗。”

    说完,我就快速钻进了石室。

    这个完全由黑曜石垒砌的屋子非常大,我在里面扫视一圈都没有再次看到那个影子,但我知道他就在我前方一百五十的地方。

    在我寻找它的时候,它似乎就匍匐在暗处,冷冷地盯着我。

    要对付尸鬼,正统罡步是最有效的手段,可正统罡步带来的星力场只能覆盖十米左右的区域,它现在离我太远了,如果走重罡,覆盖范围是够大了,可威力太小,不但镇不住它,还会消耗我大量的念力。

    要干掉它,就必须靠近它。

    之前看到有人问我为什么每次都放着好好的番天印不用,非要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把这件大杀器祭出来。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的“查克拉”严重不足,基本上每天只能催动两到三次番天印,如果是完全催动,一天大概只能催动一次。其实这件事我在前面已经影射过,但没有具体说明。

    加上今年我已经用过一次大空术,所以,如果我在对付其他邪尸或者尸鬼的时候就动用了番天印,而这时候炼尸人有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由于念力消耗过大,可能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当年大禹在炼制番天印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用户体验,以至于我一度认为番天印根本就是一个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无生产厂家的三无产品。

    其实这么说的话,它好像真是个三无产品。

    “吴林,你那还有其他照明设备吗?”我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

    从刚才开始尸鬼就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出现了,但它一直暗暗地藏着,这说明它的智商很高,至少在感应到黑水尸棺的炁场之后,它选择了暂时蛰伏。

    吴林回应:“只有信号弹。”

    这家伙没有准备电灯,说明他极少会在墓穴中活动。

    我一边从怀里摸出灵符,一边说着:“正前方一百五十米左右,朝那个位置扔一颗信号弹。”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身后传来了闪烁的红光,紧接着,那道红光越过了我的头顶,朝着前方飞了过去。

    借着那朵颤颤巍巍的红光,我能看出吴林扔出去的信号弹比手榴弹要大一些,过去听大伟说,他们部队里有个人能将手榴弹扔出102米的超长距离,如果102米就算是超远距离了,那一百五十米呢?

    吴林毕竟不是仉二爷,他的身体素质虽然强悍,但还没有完全脱离正常人类的范畴。

    就在我担心信号弹无法到达预定位置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嘭”一声巨响。

    是枪声,吴林手中的狙击枪在开枪的时候,声音比刘尚昂那把枪大多了。

    这阵声音刚出现,我就看到闪烁的红光附近擦出一道火星,随后红光就突然拔高了一段距离,向前移动的速度也快了一些。

    枪声也没有让尸鬼移动,尸气还是停留在前方一百五十米的位置。

    信号弹落地的时候好像撞到了金属,发出刺耳锐响,而我也在这次撞击的间隙看清了躲在阴影里的尸鬼。

    那就是一大团附着碎壳的烂肉,在红光闪耀时,它似乎在剧烈地喘息着,快速地膨胀和收缩,而那上面的壳被受到红光的照耀,也反出了一层柔亮的金属光泽。而在这坨肉的边缘还有一些类似于钳子的物体,它们都被壳严丝合缝地包裹着。

    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破了壳的大螃蟹。

    我刚看清它的样子,身后又是一声枪响,这一次吴林瞄准的是尸鬼本身,枪声过后,我看到那坨烂肉被打破了很大一个缺口,但它也因此感觉到了威胁,快速离开了红光照亮的区域。

    我将天眼完全开启,立刻感应到尸鬼朝着右侧挪动了一段距离,但离开光照范围之后,它又停了下来。

    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只尸鬼还没有完全成型,而且在这个地方,它的行动似乎受到了一些限制。

    “吴林,别急着开枪!”

    我这么喊了一声,得到的不是吴林的回应,而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吴林和次旦大巫都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他们的脚步声是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移动的。

    于此同时,我隐约感觉到脑袋里微微疼了一下,心智也跟着有些乱了,于是默念三尸诀,将心神稳住,心神一稳,头疼也消失了。

    我顿时反应过来,这只尚未成型的尸鬼有着某种影响心智的力量,吴林和次旦大巫此时都有可能受到了影响。

    次旦大巫我不怎么担心,但我担心万一吴林被尸鬼控制,那我可就碰上大麻烦了。

    先不说吴林的贴身搏斗非常厉害,关键他手里还有狙击枪。

    不行,必须尽快将尸鬼结果了。

    我沉下一口气,快速感知到尸鬼所在的位置,它离开了光照区域以后,就在不远处的阴影中停了下来。

    鉴于吴林有可能向我开枪,我扔了火把,只身在黑暗中慢慢地摸向了尸鬼的位置。

    嘭!

    远处的角落里果然又出现了枪声,我不知道这一枪是打向哪里的,回头看了看我扔在地上的火把,又看了看次旦大巫遗落的那支火把,火焰还在安静地燃烧着,吴林似乎并没有向火光所在的位置开枪。

    在这之后,我听到次旦大巫在用力地呼喊着,我听不懂他语言,但我能感受到喊叫声中夹杂的恐惧。

    我推测,此时的吴林和次旦大巫应该看到了一些不好的幻象。

    由于我事先在他们身上贴了封魂符,因此我知道两个人的精确位置,吴林身上的封魂符灵韵在三百米外的八点钟方向,次旦大巫在四点钟方向,他与我之间的距离也在三百米左右。

    我假设他们两个现在正紧贴着墙壁,快速计算出这个石室的横向宽度应该在八百米左右。

    尸鬼又一次移动了,它的速度非常快,只一个瞬间,我就感觉尸气和我拉开了二三十米的距离,它移动了将近一百米,随后我就听到了两阵怪异的撞击声,一阵沉闷,一阵尖锐。

    它应该也走到底了,当它身上的软肉碰到墙壁的时候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坚壳与墙壁碰撞的声音则相对尖锐。

    横向距离八百米,纵深距离二百五十米到三百米,面积如此巨大的石室,若想不因承压而崩塌,里面必然会有很多立柱子支撑。

    但我暂时还不确定这些立柱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在这次移动之后,尸鬼又陷入了停滞状态,而吴林那边也不早不晚地响起了枪声。

    这一枪打在了什么东西上,我听到身侧不远处传来了石头崩碎的声音。

    吴林肯定是看到了幻象,而幻象的不确定性也让我无法预测他朝什么方向开枪,但我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我很有可能会被误伤。

    如今已经掌握了周围环境的大体状况,也看清了尸鬼的样子,我不敢再耽搁,抽出青钢剑、摸出一打封魂符,就朝着尸鬼所在的方向飞奔。

    尸鬼一直没有移动,我顺利地来到了它的面前,当时我感觉它好像是睡着了,或者在一段时间内无法移动,就甩动手腕,将一张封魂符掷向了它。

    我不知道它的底细,也不敢贸然靠近,这一下只是试探。

    没想到眼看封魂符就要贴在那堆烂肉上的时候,尸鬼却闪开了。

    周围是一片漆黑,信号弹的红光和远处的火光根本不足以将这里照亮,我看不到它,但我能清晰地感应到它身上的炁场,在天眼的视野中,封魂符的灵韵还差十几厘米就能碰到它的时候,尸鬼身上的精纯尸气在一瞬间向右挪动了三四米的距离,正好避开封魂符上的灵韵。

    速速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