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7章 黑暗长廊
    我点头:“嗯,进去以后,你最好能在里面做一些陷阱。”

    听到我的话,吴林二话没说,快速从背包里抽出了一根银针,对准次旦大巫的左腰用力扎了下去。

    原本还在昏迷状态的次旦大巫顿时急喘了一大口气,气流从他的喉咙里挤出来,发出了一种非常嘶哑的声音:“呃——”

    在这之后,他呼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双眼大睁,嘴里快速穿着粗气,额头上全是汗水,脸色也变得通红。这一看就是打了肾上腺素的症状,而吴林手里却只有一根实心的银针。

    吴林将针收回背包,又腾出一只手来慢慢拍打着次旦大巫的后背。

    过了一会,次旦大巫的呼吸和脸色就恢复正常了,吴林摸了摸他的胸口,大概是感觉没什么问题了,才对次旦大巫说了几句话。

    次旦大巫用了几秒钟时间回神,随后也转过头,对吴林说了些什么。

    我感觉次旦大巫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吴林看到了我的表情,对我说:“放心吧,我刚才只是短暂激活了他的经络,过一会他就没事了。”

    我问吴林:“这样做有副作用吗?”

    吴林点头:“折寿。”

    次旦大巫扶着墙边慢慢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一下,似乎感觉没有大碍了,又对吴林说了一些话。

    吴林朝我扬了扬下巴:“去地下室,你对付邪尸有一手,走前面。”

    我也没跟他废话,又摸出了几张灵符,就朝着西墙那边走了过去,途中有邪尸靠近,我就甩手扔一张封魂符镇了。

    来到那扇金属的大门前,次旦大巫立即拿出钥匙,依次打开了挂在门上的七把锁,我发现这些锁的排列方式应对了北斗七星的星象。

    在次旦大巫开门的时候,我问吴林:“地下室里除了怪物还有别的东西?”

    吴林说:“还有一些物资和硬通货,里面有不少金条。”

    换句话说,这个地下室就是土司的秘密仓库了?怪不得吴林认为那只怪物是认为圈养的。

    估计就是土司命人将它养在这里,让它来保护那些财物的。

    我让吴林问次旦大巫,地下室里的东西是从哪弄来的,吴林直接告诉我,是三年前的一个行商人带来的,但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地下室里,那个行商来了没多久就走了。

    说完这些,吴林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又对我说:“对了,听次旦大巫说,那个行商好像叫罗中行。”

    罗中行?

    这三个字一出现,我心里顿时一紧。

    他口中的这个行商,不会是和十全道人重名吧?不太可能,天底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早几年的时候梁厚载就推测小天山这边有一座大墓,如果罗中行要集齐阴玉,确实有可能到这里来。

    我又问吴林:“确定那个行商已经走了吗?他当时进了村子?”

    这时候次旦大巫已经打开了大门,吴林先是跟他说了几句话,随后又对我说:“次旦大巫问你,为什么突然问起那个行商来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次旦大巫也看着我。

    我对次旦大巫说这件事很重要,可能关系到村子的存亡,吴林翻译了我的话。

    次旦大巫犹豫了片刻才开口说话,等他把话说完,吴林就向我翻译:“次旦大巫说,这个行商确实走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进入这个村子的,他好像和土司很熟,被村民发现以后,土司不但没有将他赶走,还好酒好饭地招待了他,他待在这里的那段时间总是四处游逛,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次旦大巫一直认为那个叫罗中行的人很危险,也是在大巫的要求下,土司才将那个人送走的。”

    说到这,次旦大巫又对吴林说了一些话。

    吴林继续翻译:“次旦大巫说,罗中行来的时候曾带了一块很奇怪的肉,罗中行说那东西很厉害,谁能操控它就等于操控了天地,还曾建议土司将它留下来饲养。所以次旦大巫也怀疑,地下室的东西就是由那块肉变成的。另外,次旦大巫刚才还提到,罗中行在村子里的时候还收了一个徒弟。”

    “收了一个徒弟?谁?”我立刻问次旦大巫。

    吴林在和次旦大巫交流片刻之后又对我说:“是一个叫仁青的单身汉,他是土司家的人,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土司。这里的历代土司都是不婚育的。次旦大巫说,那个罗中行临走的时候好像给了仁青一些嘱托,但他也不知道罗中行嘱托了什么。”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一直潜藏在村子里的那个炼尸人,有极大的可能就是那个仁青。

    我又问吴林:“那个仁青现在也在宝顶吗?”

    吴林点头。

    仁青,如果这家伙真的是炼尸人的话,他不但在修行方面拥有极高的天赋,而且还得到了十全道人的传承。

    我不知道一个平常人在三年时间能修得多高的道行,但我知道,但凡是十全道人能看中的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吴林问我:“你在想什么,还进地下室吗?”

    我点头:“进,抓紧时间把这里的事解决了,咱们得尽快回宝顶。”

    这一次吴林没有翻译我说的话,次旦大巫就用力拉了一下门把手,让大门完全敞开了。

    在这扇门的对面,只有一面光秃秃的墙壁,那面墙好像也是用金属打造的,连上面的蚀斑都给人一种十分厚重的感觉。

    门和墙之间只相隔不到两米的距离,两者之间什么都没有。

    次旦大巫走到那面墙壁前,在上面摸索了一阵子,我问吴林:“他在干什么?”

    吴林很简短地回应我:“找机关。”

    没多久,次旦大巫就停了下来,他用手敲了敲墙壁,厚实的墙面上顿时传来了空洞的“咚咚”声。

    在这时候,次旦大大巫从腰包里取出了一把小刀,用力将自己的手指尖划破,让血液溅在刚刚他敲击过的地方。

    其实在来时的路上我就发现次旦大巫的手指尖上有很多伤痕,看样子每次他来到这面墙前的时候,都要做同样的事情。

    咔、咔、咔……

    门的另一侧传来了如同齿轮转动的脆响,刚开始声音出现的频率很低,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声音变得越来越紧凑、越来越急。

    几秒钟之后,我见到墙壁猛地颤了一下,紧接着它就开始滑动,并传来了非常刺耳的摩擦声。

    我和吴林同时堵上了耳朵,次旦大巫好像听不见那阵噪音似的,他一个人站在快速滑动的墙壁前,我从后面看到他腮部的肌肉在快速抖动,似乎正在念诵某种口诀。

    直到墙壁完全滑开,一个幽深而黑暗的长廊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相信这条长廊就是吴林口中的地下室了,阴暗、幽闭,纵深距离很长,它完全符合以上三个特点。

    我试着感应了一下,在长廊的深处有一股很精纯的尸气,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尸鬼身上特有的那种尸气。

    可在墙壁没有滑开的时候,我却完全感应不到这股炁场的存在。

    回想起在乱坟山古墓中遭遇的种种,我忍不住问次旦大巫:“这面墙是用玄……乌铁做的吗?”

    等次旦大巫念完了咒文,吴林就将我的话翻译给了次旦大巫,次旦大巫说他不知道这面墙是用什么打造的,只知道它和发电厂的地下室一样,两千年前就有了,只有大巫家族里的人才能移动他。

    两千年前就有了么?

    我又仔细看看墙壁对面的景象,可以很负责地说,和墙壁相连的,就是一条非常古老的人工隧道,只不过隧道两侧的墙壁被挖开,做成了一间间储藏室。

    我在想,这也许是一条墓道,而在墓道的底部,也许就连着古墓。

    我问次旦大巫地下室的末尾有什么,次旦大巫说,沿着地下室走几百米,尽头是一个用光滑的石头堆砌起来的房子,过去房子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可是现在,怪物却将那个地方占据了。

    鉴于那栋房子里很可能有和古墓相连的通道,就算里面没有邪祟,我也有必要进去看看了。

    吴林从距离我们最近的储藏间里拿了几根火把出来,他一边将火把点燃,一边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进去吧。”

    他在紧张,像他这样一个心理素质远超常人的杀手竟然开始紧张了。

    次旦指了指滑开的墙壁,对吴林说了一些话,吴林回过头来对我说:“次旦大巫问你,需要关上这扇门吗?”

    我想了想,点头。

    开门和关门一样麻烦,次旦大巫又一次划破了自己手指,将指尖血撒在了墙面上,墙壁开始慢慢地闭合,吴林端起了狙击枪,非常警惕地警戒着。

    我的视线一直落在移动墙那边,既然之前袭击吴林和次旦大巫的东西拥有实体,那它只能从这个地方进来了。

    我知道地下室还有一个通风管道,但那家伙应该不会从通风口进来,它能在次旦大巫的脖子上留下淤痕,就说明它的身体是坚硬的,不可能像尸鬼那样随意变形,不太可能穿过通风管道。

    听吴林的意思,这里的通风管道应该是十分狭窄的。

    直到墙壁完全闭合,吴林才来到我身边,对我说:“没有异常。”

    我点了点头,问他:“你在紧张?”

    吴林没说话,只是举着火把向前走。

    我让次旦大巫跟在吴林身后,而我在最后方跟着,三个人排成一列,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

    不知道吴林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紧张,他走在前面,我看到他的肩膀都会时不时地颤一下,这太不正常了,虽说和他接触的时间不多,但刘尚昂拿枪对着他的时候他都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怎么刚进这个地方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同时我也留意到,他一边走,还会特别去留意两侧储藏间,受到他的影响,我也时常朝那些储藏间里观望,大部分储藏间里都是一些堆叠起来木箱子,偶尔也能看到一些泛着亮光的东西,那应该就是吴林提到过的金条。

    除此之外,这些黑漆漆的小屋子里没有任何异常,精纯的尸气一直在深处徘徊,其他区域都没有任何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