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6章 发电厂
    我说:“地下室的环境怎么样?”

    吴林:“光线暗、幽闭、狭窄,纵深距离很长。”

    我:“你是怎么进去的?”

    吴林:“我说过了,除了次旦大巫没人能打开那扇门,我是跟着他一起进去的。”

    我说:“除了你和次旦大巫以外,还有其他人进去过吗?”

    吴林依然警戒着,嘴上回应我:“土司进去过,除此以外应该没有其他人进去过。”

    我最后问他:“依你判断,袭击你的人是村子里的人还是外来者?”

    吴林:“不确定。”

    我点了点头:“进发电厂。”

    吴林顿时皱起了眉头:“进发电厂?我已经说过了,发电厂里环境复杂,如果对方也追了进去,怎么会很麻烦。”

    我说:“但地下室的情况并不复杂,既然很少有人进去,对手极可能对地下室的情况一无所知,但你进去过,所以,进了地下室,咱们才能占据地利。你不要因为着了对方的道就认为对方厉害,看到被压毁的防御工事了吧,对方一定提前得到消息,知道咱们要来,所以提前做了一些布置。”

    吴林依然皱着眉头,似乎在沉思,过了片刻才问我:“你有什么计划?”

    我问他:“你会制作陷阱吗?”

    吴林:“当然会,我是专家。”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我要引敌入瓮,你配合我。”

    在我们两个啰嗦的空当里,迷雾中已经能看到邪尸的身影,它们离我们很近了,我就算不开天眼都能感觉一阵阵铺面而来的尸气。

    这种数量的邪尸,单靠一把狙击枪是挡不住的。

    吴林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他立刻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发电厂的铁门。

    我立刻背起次旦大巫,闪身钻了进去,吴林进门之后就将铁门反锁,还拿了一个铁锹过来,用力顶在门后。

    最后吴林又凑到门上聆听了一会,才回过身,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他的身影很快就淹没在了黑暗中,加上他的脚步声很轻,当他和我拉开一点距离以后,我就彻底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了。

    这时候邪尸已经来到了门前,它们没有智商,到了门口就开始毫无规律地乱撞。借着月光,我回身看了看那道门,在邪尸冲撞下,它已经快速变形,估计再有个两三分钟就要被顶开了。

    原本是不打算轻易用术的,可我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次旦大巫,快速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在门上贴了一张封魂符。

    封魂符一出,但凡是靠近铁门的邪尸就会顷刻耗光尸气,前面的邪尸倒下,后面的邪尸过不来,铁门不再受到邪尸的冲击,门外也稍微安静了一些。

    实际上尸气并不完全来自于外面,发电厂内部也有尸体盘生,门被撞响之后,那几道尸气已经朝着我这边靠近了。

    我还没忘记,敏度曾说过,两个头人曾带着人进过发电厂,但因为遭遇到了“那个东西”,除了两个头人以外,其他进入发电厂寻找物资的人全都变成了邪尸。

    鉴于吴林一直说只有次旦大巫才能开启地下室的大门,所以我猜测,地下室应该还有其他的出入口,吴林口中的怪物就是从那里溜出来的。目前谁也不能确定那只怪物在什么地方。

    可吴林到底干什么去了,他的身手虽然厉害,但毕竟没有修为,如果他口中的怪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邪祟,他万一在黑暗中和那东西遭遇,肯定要遭殃。

    我心里正想着这些,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啪”一声脆响,紧接着我的头顶上方就有黄光闪烁,过了几秒钟,光线趋于稳定,我才看清楚在七八米高的房顶上有一排吊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发电厂的大部分区域。

    也不知道坐落在这里的发电机有多少个年头了,虽说被保养得还可以,但还是透着一股尘封的味道,吊灯在轻微地晃动,连接各种机械的粗大金属管子上反折着不安定的光泽,那是一种带着颗粒,看起来非常陈旧的光泽。

    站在这个一个环境中,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管道和仪表,我突然有种回到了蒸汽时代的错觉。

    吴林此时就站在一个金属架子上,在他身侧的墙壁上镶着一个老式的电灯开关。而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还有几具邪尸正慢慢朝我们这边靠近。

    这些邪尸的样子和外面的不太一样,他们在尸变的时候,身体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看上去十分臃肿,或者说肌肉膨胀到了一定的程度,极度的强壮让它们看上去非常笨重。大概是由于在尸变的时候只有肌肉出现了增生现象,皮肤和骨骼都没有变强,以至于这些邪尸的外皮有大量被撑裂的痕迹,行动的速度也非常缓慢。

    吴林好像根本不把这些邪尸放在眼里,他从架子上跳下来的时候,有一只邪尸伸手去抓他,他只是避了一下,然后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吴林来到我跟前,指了指西墙上那堵金属质的大门:“地下室就在那边,不过得等次旦大巫醒过来以后咱们才能进去。”

    我问吴林:“除了这个门,地下室还有其他出入口吗?”

    吴林说:“有一个很窄的通风管道,看样子那只怪物出来过,这里的邪尸都是它的‘杰作’。你最好别靠近那些邪尸,它们虽然速度慢,但力气非常大,只要被蹭一下就是伤筋动骨的重伤,狙击枪的子弹都打不穿它们身上的肉。”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些封魂符,一边问吴林:“你说的那个怪物到底长什么样?”

    吴林摇了摇头:“不一定,我见了那玩意儿两次,每一次都不一样,它好像一直在变化。”

    “你和次旦大巫是在灾难爆发以后来的吗,为什么到这里来?”

    吴林:“你的问题真多。我第一次是为了修理这些老器械到这来的,第二次是为了取回我的黑铜盉,两次,我都见到了那个东西。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它的外形和霸王花差不多,第二次见它的时候,它就变成一堆会动的肉泥了。第一次是灾难爆发前,第二次是灾难爆发后。我说的够具体了吧,你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我说:“我要搞清楚藏在这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吴林:“那你搞清楚它是什么了吗?”

    我点了点头:“应该是尸鬼,我小时候曾见过一只完全成型的尸鬼,它可以千变万化,很难对付。理论上来说,尸鬼在成型之前应该会经历几种不同的形态,有点像一些昆虫的变态发育,它们最初始的形态和普通邪尸没有区别。”

    吴林盯着我看了好一会,随后皱起了眉头:“千变万化?你是神话故事看多了吧。在你之前我也见过不少术士,不过但凡能说这种话的,不外乎都是江湖骗子。”

    我笑了笑:“吴林,你见过术士施法么?”

    吴林说:“见过,不就是弄几个人偶,在上面钉几根钉子嘛。”

    “那是最低级的术。”我一边说着,一边用两指夹起封魂符,甩腕将它掷向了离我们最近的邪尸。

    封魂符在空中划过一道长线,笔直地贴在了十米开外的邪尸身上,它身上的尸气在一瞬间被驱散,随后就倒在了地上,尸体开始由内部腐烂,腐臭味离开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吴林看着倒地的邪尸,闷闷地问我:“那是什么东西?”

    我说:“灵符。”

    吴林摇了摇头:“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上面的白光,还有你身上刚才也出现了白光。不对,那好像也不是光,像是很亮的雾气,又好像是附在你身上的水。”

    这些年经常使用番天印,导致我的念力已经变成了纯粹的白色,可吴林根本没有任何道行,他怎么看到我身上的念力的?

    难道他也是天生天眼吗,我试着感应了一下他天灵盖上的灵韵,和寻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没有天眼,为什么能看到我的念力?

    我左思右想也没有什么头绪,但还是应了吴林一句:“那是我的念力。”

    没想到吴林听到我的话之后,脸色莫名其妙地沉了下来,他嘴上还自言自语地念叨着:“原来他没有骗我,真的有那样的人。”

    我问他:“你说什么?”

    吴林沉默了一会,随后就扯开了话题:“什么时候进地下室?”

    我想了想,问他:“在这个发电厂里,有没有比较容易藏人的地方?”

    吴林说:“这地方到处都能藏人,你是担心那个炼尸人已经进来了吧,放心吧,这地方我检查过了,除了咱们没有人进来。”

    我说:“跟踪咱们的不是那个炼尸人,他是个修者,我能察觉到他身上的念力,可是次旦大巫被袭击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吴林也是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那时候我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还有那根毒针,如果有人攻击我,不管他在什么位置、离我多远,我一定能感觉到,可刚才我没有任何知觉就中招了,这太不正常了。”

    我甩出几张封魂符,镇住了朝我们靠过来的几具邪尸,接着对吴林说:“次旦大巫脖子上的指印太细,不像是人类的手。”

    吴林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一直跟着咱们的东西根本不是人。”

    我说:“非但不是人,也不是任何活物。这东西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炁场,才能在咱们面前无声无息的行动。”

    “不是活物?”吴林眉头紧皱地说:“那还能是什么东西,是邪尸?不对,邪尸身上也有气息。”

    我摇头:“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仔细看过次旦大巫脖子上的伤,确确实实是淤伤,也就是说那个东西是有实体的。”

    吴林似乎无法理解“实体”的含义,他摸了摸额头,但没多问。

    我的意思是那东西不是鬼物。

    这时候吴林又说话了:“那现在怎么着啊,你想怎么办?”

    我问他:“发电厂有几个出口?”

    吴林:“就这一扇门。”

    我说:“等次旦大巫醒过来咱们就进地下室。”

    吴林又问了我一句:“是不是越早进去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