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5章 有人跟踪
    吴林简短地说了句:“我和次旦大巫在楼下等你。”,就转身下了楼。

    我一直听着小楼中的动静,吴林下了楼梯以后就停在了一楼,没有出去。

    鉴于他拥有非常强的侦查能力和反侦察能力,我有理由怀疑他也和刘尚昂一样,有着远超常人的听觉和视力。

    有些话我不方便口述,就快速拿出了手机,试了试还有电,就将一行文字打在了屏幕上:“瘦猴,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想办法弄清楚土司是从什么地方搞到布衣鱼的。”

    刘尚昂看到屏幕上的文字,冲我点点头,而我则立刻将这条没有发出去的信息删除了。

    我快速填饱肚子,刘尚昂将一些压缩饼干和肉干塞进我的背包里,这是有备无患,目前没人知道我这一去要多久才能回来,必须储备一定量的食物。

    随后我就背着背包下了楼,此时吴林身边也多了一个很大的硬帆背包,他见我下来,立刻将背包背在身上,并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把狙击枪。

    看到他手中的枪械,我又一次皱起了眉头:“枪?”

    刘尚昂也跟着我一起下来了,他也看到了那支枪,有些惊讶地说:“你这把AS50也是改装过的吧?”

    吴林先是对刘尚昂说了句:“看来你也是行家。”,随后又掂了掂手中的枪械,对我说:“你别忘了我的身份,这家伙就是我吃饭的本钱。”

    我看了看那边枪,对吴林说:“你这属于非法持枪。”

    吴林没说话,将狙击枪背好以后,就转过身去和次旦大巫说话了。

    过了一会,他又回过头来对我说:“现在就动身吧,次旦大巫说,再过一两个小时那东西就该睡觉了,咱们可以趁着它熟睡的时候将它处理掉。”

    在他说胡的时候,次旦大巫就急不可耐地打开了了屋门。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又看了眼吴林的狙击枪,随后就快速出了门。

    似乎是出于某种习惯,吴林的脚步很快,一直走在我和次旦大巫前面,每次我稍稍加快脚步,他就像是有种危机感似的,立即用身子挡住我的去路,几乎是强制性地让我跟在我后面。

    他愿意走前面就走前面吧,这种事没有争抢的意义,次旦大巫上了年纪,加上之前已奔波了一整天,行走的速度并不快,我和吴林为了照顾他,只能放慢速度。

    离开宝顶没多久,吴林突然将次旦大巫背起来,快速行进了一段距离,在冲进一条小巷子之后,他又十分警惕地躲进了一栋民宅中,凑在窗前朝着外面观望。

    看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只有次旦大巫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吴林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随后又小声对我说:“有人跟踪。”

    果然是这样!

    我小声问他:“对方在什么位置?”

    吴林摇了摇头:“可能被我甩掉了,等等再说。”

    几分钟过去,吴林大概是确定对方没有跟上来,才稍微提高的音量,对我说:“那个人身上的气息很怪异,和你有点像。”

    我没能理解他的意思:“气息?”

    吴林:“你们这些术士身上都有那种气息。”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他所谓的气息,在这里专指念力。不过气息这个词对于吴林来说似乎有着很多不同的含义,他第一次见到刘尚昂的时候,也说刘尚昂的气息和他很像。

    我对吴林说:“可能是炼尸人跟过来了。”

    吴林皱起了眉头:“你能斗得过他吗?”

    我摇头说现在不好说,随后从口袋里取出了守阳糖,分给了吴林和次旦大巫,并告诉吴林:“如果被邪尸抓伤、咬伤,就把糖含在嘴里。”

    吴林将我的话翻译给了次旦大巫,并将次旦大巫的疑问告诉了我:“这是什么?”

    我的回答很简单:“糖。”

    在这之后,吴林又凑在窗户上聆听了一会,直到确认没有问题了,他才快速推开房门,一个闪身冲了出去。

    我带着次旦大巫一起出来的时候,吴林朝着后方指了指:“又跟上来了。”

    我说:“只要他现身你就开枪。”

    吴林:“还用你说。”

    我感应了一下前方的炁场,整条路上都没有尸气,于是催着次旦大巫和吴林快走。

    以次旦大巫的身体状况完全无法胜任这样的行动,他没走两步又累了,我只能将背包挎在胸前,又将他背起来,和吴林一路飞奔地来到了靠近犀牛泉的巷子附近。

    前几次运送伤员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小心,没想到现在的我却要时刻提心吊胆,我不担心吴林,他的身手足够好,我担心是次旦大巫,他的身子骨太弱了,就怕还没等到达犀牛泉就给颠簸散架了。

    炼尸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时候跟踪我们,只能说明发电厂里的东西对他来说也非常重要,而且他也知道,只要跟紧次旦大巫就能进入发电厂。

    我问吴林:“为什么一定要带上次旦大巫?”

    吴林:“我说过了,没有他咱们进不了发电厂。”

    我说:“说具体点。”

    吴林一边奔跑,一边稳住气息问我:“你要干什么?”

    我也维持着比较快的速度,回应他:“没功夫给你解释。”

    吴林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发电厂任何人都能进去,但地下室只有次旦大巫能进去,怪物就在那里面。我一直怀疑,那个怪物是人为圈养在那里的。”

    我挑了挑眉毛:“人为圈养?”

    吴林:“到了那你就知道了。”

    走到巷子口,我就感觉到有大股尸气正从四面八方朝着犀牛泉那边聚拢,可尸气眼看就要到达广场上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就在广场附近游荡着。

    吴林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前方的异常,他虽然感应不到炁场,但还是对我说:“前方有危险。”

    我说:“大量邪尸在广场那边聚拢,可问题是它们为什么要朝那个方向聚拢,广场那边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吗?”

    吴林:“有一阵很低沉的嗡嗡声,好像是手机震动的声音。”

    手机震动?是什么人将手机放在了广场上?

    我心里正疑惑,就感觉有一条路上的尸气又开始朝着雕像那边移动了。我立即抽出了青钢剑,一早察觉到危险的吴林也端起了狙击枪。

    当我们冲出巷子来到广场上的时候,一股来自西北方向的尸气快速朝我们这边移动。

    吴林举起狙击枪,将枪口对准了尸气传来的方向,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往前走。

    这么大的雾气,邪尸根本看不见我们,它们是朝着声源的方向移动的,我现在也能听到一阵类似于手机震动的嗡嗡声了。

    可走了一段距离以后,我发现尸气依然在朝着我们这边前进,于此同时,正东方向的尸气也开始朝我们这边移动了。

    一直跑到防御工事所在位置,我才发现那道用各种家具堆积起来的屏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清理了,大量木制的家具似乎被种碾压过,变成了一对对碎木头,原本四米高的障碍墙如今只剩下了不到一米的高度。

    这样一个高度,邪尸是很容易跨越的。

    我和吴林对视了一眼,吴林先是看向我,又将视线挪到了次旦大巫身上,随后他就皱起了眉头,将手探向了次旦大巫,嘴上说着:“昏过去了。”

    我立即将次旦大巫放下,此时他的身子是软的,眼睛紧闭着,确实昏过去了。

    吴林在次旦大巫身上快速摸索了一下,从次旦大巫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正在震动的手机,手机震动时发出的声音非常微弱,但频率很高,我也是这才明白,我进入广场以后听到的那阵嗡嗡声,就是从次旦大巫身上发出来的。只不过音量太小,我以为声源离我很远。

    随后吴林又翻了一下次旦大巫的脖子,就见他的后颈上有一个非常纤细的指印。

    这个指印不属于我,不属于吴林,当然也不属于次旦大巫。

    有人在我们行进的过程中袭击了次旦大巫,并将那枚手机放在了次旦大巫身上。

    我问吴林:“你也没察觉到?”

    吴林的脸色很差:“这下麻烦了。”

    我立即扔了手机,吴林在前,我在后,我们两个一起护着次旦大巫跨过了倒塌的障碍墙。

    伤员被转移以后,犀牛泉这边变得异常寂静,但空气中的血腥味和腐臭味还在,吴林的嗅觉好像比普通人要灵敏得多,他进来以后就捂住了鼻口,眉头紧锁。

    不对,我记得前几次他跟着我们来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

    快到发电厂的烟囱附近时,吴林松开了鼻口,我就看到他的手掌心有一团乌黑的东西,就像是涂了一层铅。

    此时的吴林还是一脸凝重的表情,我朝他扬了扬下巴:“你怎么了?”

    吴林:“中毒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撕开了胳膊上的衣服,抓住肩膀用力一攥,我就看到一根银针从他的肩头慢慢挤了出来。

    他伸手拔出了银针,面色沉重地说:“这次碰上高手了。”

    我问他:“你怎么样?”

    吴林:“放心吧,我的身体机能和正常人不一样,毒已经解了。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无声无息地让我受伤。”

    完了他又对我说:“别进发电厂了,里面太暗,咱们进去以后更容易被伏击。”

    我问他:“你确定,只有次旦大巫能进入地下室?”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发电厂门前,吴林快速将后背贴在门上,端起狙击枪,枪口对准我们来时走的那条路,一边回应我:“只有次旦大巫能打开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