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4章 又是一座大墓
    我不打算再跟踪他了,此时的我已经意识到,不管我如何小心,他都能发现我在后面跟着,在这方面他和刘尚昂一样,都是专业人士。

    回到小楼上,我先去二层看了看土司,他已经醒了,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吃东西,在他的眼角上有很大一片淤青,显然是刘尚昂打的。

    一见我回来,刘尚昂就有些愤懑地对我说:“这家伙刚才想逃走来着,被我狠狠修理了一顿,我靠,他竟然还想夺我的枪。”

    我坐在土司旁边,土司先是朝我这边瞥了一眼,然后就悄悄挪动了一段距离,离我远一点。

    我斜眼看着他,对他说:“老实在这待着,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也算是有立功表现,判刑的时候能判得轻点。”

    土司缩在沙发的一角,没有任何回应,好像没听懂我说了什么似的。

    我不得不提醒他:“我知道你经常到外面去,敏度都会说汉语,你没有理由不会。我告诉你,别跟我玩花的,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次土司转过头来了,经过短暂了犹豫之后,他开口说起了汉语:“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跟你有关系吗?别吃了,回你自己房间待着去!”

    土司又要开口,刘尚昂直接将狙击枪的枪口对准了他,他没敢吱声,灰溜溜地去了卧室。

    等土司关上了门,刘尚昂才凑到我跟前来说:“原来这家伙会说汉语啊,我靠,上次他醒过来的时候一直跟我这装呢,我跟他说话他一句也没回我。”

    我揉了揉太阳穴:“仙儿和罗菲呢?”

    刘尚昂指了指其中一个卧室:“休息呢,这会还没起来。”

    我脱了鞋,躺在沙发上,简短地对刘尚昂说一句:“我在这睡会,有人来找的话再叫我起来吧。”

    说完我就将头枕在沙发扶手上,没多大功夫就睡着了。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我才醒过来,没人叫我,是我自己醒过来的,当时仙儿就靠在窗户那边朝着外面张望,我坐起身来的时候发出的动静被她听到,她转过头来冲我乐:“醒了呀,你现在打呼噜越来越响了,差点把房顶都震塌。”

    我伸了一个懒腰,问她:“你看什么呢?”

    仙儿指了指窗外,皱着眉头说:“每次看到那个祭台,我心里就闷闷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凑到窗前看了看,夜色已深,一小撮月光穿透了迷雾,落在小楼后方的那片空地上,地面上的反光和不远处被阴影笼罩的祭台一前一后地出现在视野中,给人一种阴阳交割的感觉。

    仙儿说的没错,那个光秃秃的祭台确实会给人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像是有人在你的心口上堵了一个塞子,使得浑身的血液都无法正常流动了。

    罗菲端着一口香气四散的钢锅上了楼,我转身看向她手里的锅子,她则冲仙儿和我笑了笑,说:“听那个叫吴林的人说你们后半夜还要回一趟犀牛泉,你也一天没吃东西了,就给你弄了点肉汤,先吃点吧。”

    我耸了耸鼻子,用力将空气中的香味吸进了鼻腔里,那股香气十分清淡,但又蕴含着一股醇厚的鲜味,有点像鱼鲜,又有点像膻气不重的羊肉味。

    “锅里是什么?”我一边说这话,一边快速凑到了桌子那边。

    罗菲说:“是当地特产的一种鱼,据说只有土司才能吃。”

    她掀开了锅盖,浓浓的香气立刻扑在了我的脸上,让我顿时感觉到了强烈的饥饿感。

    仙儿用力嗅了嗅香味,又快速从背包里拿出了金属饭盒,坐在我对面:“我也想吃呢,怎么办?”

    我说:“你饭盒都拿出来了,还问我怎么办?这么一大锅我也吃不完,罗菲,你也一起吃点吧。”

    罗菲从随身的小布包里拿出了四双筷子,这时刘尚昂也从土司的卧房里出来,一路小跑来到了桌子跟前。

    他也闻到香味了。

    我问罗菲:“这锅汤是谁做的,用料相当讲究啊。”

    罗菲:“是那个叫吴林的人做的,我和厚载试过了,没毒。”

    这么说,不只是我,罗菲和厚载也无法信任吴林啊。

    我接过筷子,从锅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一尝到这醇厚的香味,感受到鱼肉上弹滑的口感,我立刻意识到了问题,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刘尚昂和仙儿的注意力全都在那锅汤上,只有罗菲察觉到了我的表情变化:“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点了点头:“这是布衣鱼的肉。”

    刘尚昂仔细嚼了嚼嘴里的肉片,也附和道:“还真是布衣鱼,你还真不愧是厨子,一口就尝出来了。可老黄家的人不是说,这种鱼只能在水墓里生存吗,怎么出现在深山里了?”

    我说:“这就说明村子里有一个水下墓穴,那个墓极有可能也是九大墓之一。”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楼梯那边传来了琐碎的脚步声,不一会吴林和次旦大巫就来到了楼上。

    看到他们两个我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转移伤员的时候我就对吴林说过,这段时间绝对不能让次旦大巫和敏度到二楼上来,可他怎么还是带着次旦大巫来了?

    吴林看到了我,就朝着我扬了扬下巴:“鱼汤的味道什么样?”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问他:“这些鱼肉你是从哪弄来的?”

    吴林说:“宝顶这边有个冷库,我是从冷酷里找到这些鱼肉的,它们早就被处理过,切成一块一块存放在那了。怎么,这些肉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打算将这里有墓穴的事告诉他,索性换了话题:“你们怎么来了?”

    吴林转过身去,对次旦大巫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次旦大巫点了点头,也开口说了些什么。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土司的房门就“呼——”的一声被推开,紧接着我就看到土司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刘尚昂立即起身,我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妄动。

    如今次旦大巫已经见到土司了,就算我们将土司重新塞回卧室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土司一路疯跑地来到次旦大巫面前,大声嚷嚷起来,次旦大巫看到他之后,先是一阵惊讶,但很快,大巫的脸色就变得非常平静了。

    不对,那不是平静,而是冷漠。

    看到次旦大巫是这样的表现,我就放心了。

    看样子,他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尊崇土司,我想,他作为这里的大巫,极有可能早已察觉到自己接触的那些佛教教义,有很多都是有问题的。

    等到土司嚷嚷完了,次旦大巫快速说了一些话,然后就转身下了楼,土司愣愣地看着次旦大巫的背影,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我朝着土司那边指了指,给了刘尚昂一个眼神,刘尚昂立即会意,他冲上去,一把抓住土司的领子,将土司扯回了卧室。

    直到被刘尚昂扔进屋里的时候,土司的脸上依然带着错愕的表情。

    我问吴林:“刚才次旦大巫对他说了什么?”

    吴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土司告诉次旦大巫,说你们是外面来的恶人,还质问次旦大巫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只拘禁了他,却没有拘禁次旦大巫。次旦大巫只是让土司好好休息,然后就走了。”

    说完,吴林又话锋一转:“赶紧吃吧,我们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等你吃饱了就去发电厂。另外,次旦大巫让我嘱咐你,不要带女眷。”

    仙儿显得有些不乐意了:“什么叫不能带女眷!”

    吴林:“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朝仙儿摆了摆手:“这是当地的风俗,咱们既然到了这,有些事还是得入乡随俗。你和罗菲留下来帮瘦猴,炼尸人有可能还藏在附近,瘦猴没有修为,他一个人应付不了。”

    完了我又问吴林:“还有谁参与这次的行动?”

    吴林:“我、你,还有次旦大巫,就咱们三个。”

    我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盯着吴林的眼睛问:“我的另一个同伴也不能去?”

    吴林说:“这是没办法的事,宝顶这边出了状况,那个姓梁的小子得留下来盯着。其实这次的行动,有你,有我,就完全足够了,可次旦大巫执意要跟着,我只能带上他,没有他我进不了发电厂。”

    听他的意思,他进入发电厂,并不是受次旦大巫的委托,而且我有种感觉,他这次回发电厂,其目的也不是要除掉那里的怪物。

    我直接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你回发电厂,有什么目的?”

    吴林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回答我:“我带来的黑铜盉落在那了,那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取回来。”

    我点了点头,又问他:“宝顶这边出了什么事?”

    没等吴林开口,罗菲就在一旁说道:“今天下午又有人尸变,梁厚载怀疑是炼尸人下的手。现在他已经在宝顶做了大阵,用来阻挡外面的尸气越过高墙。”

    我说:“有多少人尸变,怎么尸变的?”

    罗菲:“有一个重伤员尸变,尸变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之前吸入了太多尸气。厚载说,即便这个人的尸变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依然不能排除是炼尸人在他身上做了手脚。”

    我点了点头,心里头却叹了口气。

    这么说,梁厚载确实不能跟着我去发电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