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3章 互不信任
    在村民将脸朝向我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次旦大巫的表情,他的脸上只有焦急,似乎只担心村民的状况,对于敏度的举动并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

    我将黑水尸棺的炁场一次次地导入村民体内,并让这股炁场在他们身上游走,每个人都是健康的,只有头人的胃里有残存了尸毒。

    随后我又让敏度询问那些村民,头人平时吃什么,他们平时吃什么。

    村民说,他们聚集在犀牛泉以后,每天吃的东西就是一些糙米和少量肉脯,很快肉脯也没有了,他们就只能吃糙米和一些植物的根茎,泉眼附近为数不多的几条鱼也被他们吃掉了,再后来,就是吃自己皮带和靴子,而头人的伙食很丰富,他们每天都能吃上新鲜的肉,还能喝上羊奶、吃上奶酪。

    其间有一个村民透露,当头人将所有的鲜肉和奶制品吃光以后,就开始发动村民互斗了。

    听到村民的话,我不由地松了口气,头人的胃囊里之所以有尸毒,问题应该就出在他们吃的肉和奶上,肉奶被消耗光以后才发起争斗,就说明留给伤员的那些食物都是安全的。

    在村民说话的时候,次旦大巫一直表现得非常安静,直到敏度将村民的话翻译成汉语的时候,次旦大巫开始焦躁地踱起了步子,敏度那边刚把村民的话陈述完,次旦大巫就嚷嚷起来,他语气急促地对敏度说了些什么,在他说话的时候,还有一些村民在插嘴。

    敏度全程皱着眉头将次旦大巫和村民的话听完,随后才对我说:“次旦大巫说,一定是发电厂里的东西让两个头人得了瘟疫,其他人也说,头人曾带着人去过发电厂,原本是想寻找一些物资,可他们好像在发电厂里遇到了一些麻烦,跟着他们去的人都没能从那里出来,而头人出来以后就性情大变,内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我挑了一下眉毛:“刚才不是说,他们是因为食物吃完了才开始内斗的吗?”

    敏度说:“有些人确实是这么说的,不过……等等,马次有话要说。”

    说完,敏度就望向了马次,冲着马次说了些什么,马次也给出了回应。

    敏度点了点头,旋即告诉我:“马次说,两个头人将所有的鲜肉和奶制品吃完以后,就带人去了发电厂,他是伙夫,每天负责给头人做饭,头人的事他知道得也比别人多一些。他也是听头人说,发电厂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储藏室,土司带着亲族撤离的时候名没有动里面的物资,因为那时候发电厂就已经被占据了。马次没有跟着一起去,但他说头人从发电厂回来以后,就变得非常暴躁,争斗也就是从那天下午开始的。”

    我问敏度:“你问问他,发电厂被什么占据了?”

    敏度和马次交流的时候,次旦大巫也插上了嘴。

    三个人叽里呱啦地聊了一阵子,敏度才再次转向了我:“马次听头人说,发电厂里面有一个很可怕的恶魔,所有被它们触碰到的人也会变成恶魔。头人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东西,那不是人,也不是野兽和山神。次旦大巫印证了马次的说法,大巫说他曾见过那东西,在梦里。”

    我记得敏度说过,村子里当初是为了维修发电厂,才将吴林请来的,于是将视线投向了吴林:“你也见过那东西吗?”

    吴林点了点头:“我应该是第一个发现它的。”

    我问:“那是个什么玩意儿,邪尸吗?”

    吴林思考片刻,摇了摇头:“我描述不上来,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其实我也一直觉得,村子里出事很可能那东西有关联,就算没有关联也不能放任不管。发电厂里的煤早晚会被它吃完,到时候它就会跑到外面来,它的攻击性很强,但凡是和它遭遇的人都很难活下来。”

    换句话说,如今在犀牛泉的那些伤员依然身处在危险中,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少量的食物,但发电厂里的东西随时都有可能出来伤人。

    头人突然尸变的事必须先放一放了,我们得赶紧转移伤员。

    我看了看那些刚刚进入宝顶的幸存者,每个人都是面黄肌肉,他们应该没有更多的力气参与接下来的救援行动。

    无奈之下,我只能让次旦大巫从一直住在宝顶的人中挑选了四十多个壮丁,带着这些人前往犀牛泉。

    次旦大巫是对的,当这些人发现我们的队伍里有女人的时候,都表露了极大的反感和不屑。为了保证救援行动正常进行,我只能将仙儿和罗菲留下,一方面让他们盯住被软禁的土司,另一方面,她们留下来,也能帮敏度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参与救援的人有梁厚载、吴林、仓嘉、次旦大巫,刘尚昂留在宝顶,有他和罗菲在,潜伏在宝顶的炼尸人应该不敢有太大的动静。

    其实我现在也不太确定炼尸人是不是还藏在宝顶那边,刚才我仔细感应过,宝顶中并没有出现陌生的念力。

    刘尚昂的一颗音爆弹已经清空了宝顶到犀牛泉通路上的所有邪尸,这一路我们走得很顺,那只逃走的山神也没来找我们的麻烦。

    再次回到犀牛泉,聚集在这里的伤员见我们就像是见到了他们的救世主一样,有些伤病不是特别的严重的人开始欢呼。

    这一次我们总共带来了五十个人,以两个人护送一个伤员来看,我们一次最多只能运送二十五个人。

    滞留在这里的伤员一共有八十人,其中有二十个人属于重伤,我决定先将他们运走,另外,在下一次回来的时候,我们必须带上一些粮食,救援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我担心着这段时间里,有些人会因为精神太过放松而丧命。

    为什么精神太放松也会有丧命的危险?我不知道这件事如何用相关的专业知识来解释,但我想,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你为了某个目标而奋斗的过程中,不管多么疲惫、身体透支到什么程度,你都能保持最基本的健康,可当目标达成,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的时候,身体立刻就会出现问题。

    而相对充足的营养供给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这种事的发生。

    吴林说,次旦大巫一到犀牛泉,就立刻询问了这里曾发生的事,在那之后,他的脸就一直阴着,吴林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压抑的愤怒。

    上次来的时候太匆忙,这一次,我趁着其他人安置伤员的功夫四下里转了转,在被雾气笼罩的西南方向,我发现了一根高耸的烟囱,那里应该就是吴林口中的发电厂了,如今发电厂已经停止运作,烟囱里也没有烟雾冒出来。

    我试着感应了一下西南方向的炁场,那里盘踞着一道炁量不算太大的尸气。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我十分不解,既然发电厂已经停运,为什么村子的灯依然能够点亮。

    在返回宝顶的时候,我向吴林询问这件事,吴林的回答出乎我预料的简单:“因为那个东西。”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口中的“那个东西”,就是潜藏在发电厂,靠吃煤维生的怪物。

    八十个伤员,我们往返了四次才将他们全部转移到宝顶那边去。

    但在我们第三次撤回宝顶的途中,我最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三个伤员在刚刚离开犀牛泉的时候就开始出状况,有一个人身子抽搐,有一个人昏迷,剩下的一个则不停地流鼻血,三个人都死在了半路上。

    他们熬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生命却在即将被拯救的时候逝去,我一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当三个活生生的人在我面前慢慢死去的时候,我心里依然很难受。

    一向面无表情的吴林面对着三个人的尸体,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物竞天择。”

    我不知道他说出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我能感觉到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在游离,三个生命的失去,似乎刺激到了他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

    将最后一批伤员送回宝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次旦大巫上了年纪,整整一夜的操劳已经让他有些扛不住了,可他依然在所有伤员都得到安置以后才回去休息。

    说真的,折腾了一整夜,我和梁厚载也累了,唯独吴林,他好像是个根本不知道疲倦的人,料理完伤员以后,他就点了一支烟,一个人去了高墙那边,说是去那边看看情况。

    我不太信任吴林,担心他到高墙那边去,说不定是想和炼尸人联络,在他走后不久,我也悄悄跟了过去。

    可还没等我走到高墙下,吴林突然从我身旁的一条小路里闪了出来。

    他的动作很快,我心中一紧,立刻将手按在了青钢剑的剑柄上。

    吴林看了看我手中的剑,又看了看我:“你在跟踪我?”

    我也没打算骗他:“嗯,我想看看你要干什么。”

    “高墙那边风大,我去吹吹风,”吴林转过身,一边朝着高墙那边继续走,一边问我:“你不信任我?”

    我说:“我怀疑你和炼尸人是一伙的。”

    我看不透吴林这个人,但我觉得他能看透我,在这样一个人面前,藏着掖着可能让事情更麻烦。

    吴林走在我前面,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到他耸了耸肩,好像在笑:“正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次旦大巫根本没人信任我。”

    我问他:“你是做什么的?”

    吴林停下脚步,将身子转向了我:“我……算是个佣兵吧,也有人管我们这样的人叫做杀手,嗯,我也比较喜欢这个称谓,因为我喜欢在躲在阴影里杀人,不太喜欢正面交锋,虽然正面交锋也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听到吴林的回应,我顿时皱起了眉头。

    如果他是个杀手,我就必须抓住他,将他交给庄师兄了。

    另外,他隐藏在冷漠之下的那一份自大也有点让人反感,什么叫正面交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如果他的对手是二爷,我觉得他的胜算很小。

    吴林顿了顿,接着对我说:“我知道你是体制内的人,不过你没有必要将我当成一个威胁。我没有国籍,也没在中国杀过人。”

    说完,他又点上一颗烟,朝着高墙那边走了过去。